郑丁贤‧不是猪的问题

2017-02-10 12:11

郑丁贤‧不是猪的问题

其实,我对猪的误解,起於10几年前那一场猪瘟。看到猪传染的病毒夺走人命,然後见证人类毁猪的人猪大战惨状,可能心灵因此受到创伤。

看了昨天本报封面,才知道猪全身是宝,不只限於做肉骨茶和猪毛刷,还可以做火车煞车器和面膜,对乘客安全和女性颜值,都产生贡献。

广告

顿时,我对猪大哥猪大姐的好感增加不少。

其实,我对猪的误解,起於10几年前那一场猪瘟。看到猪传染的病毒夺走人命,然後见证人类毁猪的人猪大战惨状,可能心灵因此受到创伤。

自那时起,每每看到桌上猪肉,就想起猪与人的恩冤情仇尚未了结,不忍举筷,也难以下噎。

与人共餐时,人们见我不吃猪肉,熟悉者会调侃说:“你甚麽时候改信了伊斯兰?”

不熟悉者,会投以异样眼光,忍了半天,然後偷偷问座上其他朋友:“他是穆斯林吗?”

这些经历,往往让我啼笑皆非。

广告

我的意思是,在马来西亚,猪是很特别的动物。它和华人有亲密关系,多数华人是无猪肉不欢,甚至有“不吃猪肉不是华人”的饮食民族主义。

但是,对於绝大多数的马来同胞,猪是不洁之物,作为虔诚的穆斯林,那是禁忌,可兰经清楚志明,没有疑问。

在华人和马来人之间,猪不只敏感,而且尴尬。尔之砒霜,我之蜜糖,太过没有交集。

但是,这就是大马多元社会的现实。多元的意思,就是你我并不相同。

广告

华人没有可能去告诉马来人说:“猪很好啊,你们应该和我们一样去喜欢猪,接受猪。”

马来人也不必告诉华人:“猪是不洁之物,你们不该吃,也不该碰。”

不同就是不同,不必也不可能强行变成相同。

然而,多元也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虽然不相同,但是,彼此可以互相尊重和谅解,不去侵犯或干扰对方;这是和而不同。

猪毛刷引发的问题,其实就在这里。

大部份穆斯林不知道毛刷是猪体材料制成,如果他们知道,就不会购买,如果卖者刻意隐瞒,那是欺骗。

当然,卖者不会刻意隐瞒,没有人会为了那蝇头小利,为自己和社会带来大麻烦。卖者没有说明猪材料,基本上是大意,习以为常,忽略了多元社会的情况。

问题并不是猪,而是标签;只要贴上标签,对大家都好。

为商品标签是业者对消费者应有的责任;没有标签产品内容,就有误导之嫌。

明知猪是穆斯林的禁忌,也明知是毛刷是猪体材料,却含含糊糊的卖给穆斯林,这肯定会引起他们的不满。即使我不是穆斯林,也能够理解他们的感受。

如果事情搞大了,成为宗教事端,卖者包括进口商丶批发商和零售商,不能说没有责任。

但是,我也不能苟同贸消部官员,以及部份穆斯林非政府组织过於激烈的反应。

贸然的取缔充公,以及号召杯葛和反击,有可能会把单纯的标签问题,扩大成为种族和宗教问题。

贸消部应该给予业者一段时间,纠正他们未贴标签的缺失。这不是宽待业者,而是避免争议升级,伤害社会和谐。

贸消部长下令取消充公行动,这是正确的决定。要化解多元社会的争议,绝对不能靠惩罚和打压,而必须是沟通和协商。

标签的背後,其实还是多元社会应有的相互尊重和谅解,包括对猪的态度。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What has it got to do with the pigs?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