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框里·框外】谢林霖·京都二条城

2017-02-15 18:39

【框里·框外】谢林霖·京都二条城

二条城曾经是第一任德川幕府将军“家康”在京都的寓所,建於1603年。让人感叹的是,同在二条城,1867年,第十五代将军德川庆喜在这里“大政奉还”,把政权归还给了天皇,结束了幕府将军的世袭制权。这一座城见证了德川家的荣枯兴衰,是日本历史朝代的转移之地,是天意,还是执着,唯有一个人知道。
从二条城的天守阁天守台可以远眺本丸御殿及本丸庭院的景色。

二条城曾经是第一任德川幕府将军“家康”在京都的寓所,建於1603年。让人感叹的是,同在二条城,1867年,第十五代将军德川庆喜在这里“大政奉还”,把政权归还给了天皇,结束了幕府将军的世袭制权。这一座城见证了德川家的荣枯兴衰,是日本历史朝代的转移之地,是天意,还是执着,唯有一个人知道。

广告

二条城有东西约长500米丶南北400米的围墙,挖有壕沟,由远侍厅丶式台厅丶大厅丶苏铁厅丶黑书院和白书院6栋建筑物组成,由东南往西北走向呈斜线排列。如果打开京都的风向图,就会发现到东南和西北是这里正常的风向,这样的斜线设计让建筑物坐北朝南的同时,在日照和对流通风中取得很好的平衡。

最出名的黄莺鸟鸣走廊,由宫殿通往接待室,由於地板建筑上的手法,让铁钉从下斜着往上钉,当重量随着脚步一下下压下地板时,铁钉会随着步伐的节奏在木头里一上一下的摩擦,发出有如鸟鸣的声音,有说这是古时的防御系统,让人无法在悄然无声下走过这个通道。我想,除了以上的解释,或许可以让行走的人更加意识到适当的礼仪,脚步当轻缓。

6栋建筑里每个房间的隔扇画,均按各房间的使用目的及用途而编绘,以远侍厅为例子,後面让皇室使者等待的房间,绘有老虎和豹在竹林的神态。老虎并不是日本的物种,体态看来并不真确,在江户年代以虎为雄,豹为雌的神兽象徵,用在远侍厅里以宣示主权,目的在於让来访的使者在等待接见时,有被环绕监视而产生胆怯的效果。至於用来接待朝廷使者的待客室内,则绘有枫叶丶长青松和花鸟图案,有趣的是,在幕府将军低阶上背後隔扇画的视角较高,画的是高处枝干的尾梢,使者坐的位置绘的却是树干从根处开始的部份,用画来拉高两者的距离,权势高低的分界很明显。而幕府将军盘坐的低阶後有暗门(chodaigamae)4扇,接见外客时有守卫在门後随时候命保护家主,让人从建筑里看到了当年暗地里的勾心斗角。

唐门以顶部弓状的“唐破风”为标志,雕有皇徽(金菊徽)丶牡丹丶凤凰。在唐门中间的横梁还有龙虎雕像,隐约宣示皇权。在江户时代,是只有贵族才能穿越此门。
宫殿玄关门口的顶部有麒麟挑起月梁,同时雕有凤凰等图案,两旁有透屏。

宁静优雅的将军起居室

一路往内院走去,来到幕府将军的起居室白书院时,就已经不是同样的景色。私人空间里免去了皇权的影子丶威吓的象徵,反而是一片宁静优雅的氛围。画的不再是金银勾线的牡丹,或是展翅高飞的老鹰,而是山水画一样的用色朴素简洁,就连画中的鸟儿也是安静的,不张扬的。

在这些漂亮的隔扇画或是袄绘(fusuma)里,不难发现构图和西洋画里普遍使用的焦点透视法不同,是中国唐绘或日本大和绘传统画中的散点透视手法:结合在不同立足点上看到的东西於一平面上,甚至在一个空间里结合不同比例尺的图像,在交界线用云雾遮掩,让人在静的景物里有行走移动的意境。这样的画法打破了空间的局限,让观者如同水上划舟一样,景物随着小舟而移动。

广告

来二条城,建筑固然精彩,然而这些隔扇画却更让人回味无穷。可惜的是,室内不可摄影,於是只能希望你去,和我一样徘徊在内迟迟不肯出来。

这就是有名的二之丸庭园,它是由家康时代初建,再由家光扩建为“池泉回游式庭园”,目前设有蓬莱岛丶鹤岛和龟岛。
现在看到的本丸(主防圈)御殿是从於1893年从京都桂离宫迁移过来,原来的宫殿和五重塔已经在大火中夷为平地。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