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家‧理性应对宗教课题

2017-02-16 13:09

宋明家‧理性应对宗教课题

好几个大清早醒来,WhatsApp群组就有人转发一大堆有的没的,某官员握着漆刷顶着猪鼻子的修图丶某本地歌手自拍短片问吃猪肉能否捐器官捐血丶某网友说非穆斯林缴的税也应该分清真和非清真……纷花撩乱的讽刺气话,不断的粉刷憎恨愤概,家家户户漆上通红,全国的耳赤面红。

这丁酉春节过的不怎麽意顺心安。

广告

好几个大清早醒来,WhatsApp群组就有人转发一大堆有的没的,某官员握着漆刷顶着猪鼻子的修图丶某本地歌手自拍短片问吃猪肉能否捐器官捐血丶某网友说非穆斯林缴的税也应该分清真和非清真……纷花撩乱的讽刺气话,不断的粉刷憎恨愤概,家家户户漆上通红,全国的耳赤面红。

疯狂丶极端丶无聊丶封闭,都是负面难堪的讯息,而隔天就是元宵了!这春节就这样搅拌着猪毛过去了吗?想想还真不甘心呢!

点开联络簿,选了几位比较熟悉的马来朋友,问了几个相关问题,耐着性子下楼去打了两个套路,不出所料,回到家时手机已经塞满A丶B丶C丶D丶E丶F和G的看法和回应,都是26至35岁算是年轻有为的马来知识分子(包括某公立大学教授丶博士後丶博士生丶银行高级职员等),都很给脸写了长长的答覆,这里只捡重点译为中文。

A:伊斯兰分为四大教派,大马主流教派为沙菲宜(Syafie),主张穆斯林不可碰触猪狗或含有猪狗成份的物品。如果不小心碰到,就要以泥和水进行清洗(samak)。

B:除了Syafie教派,其他教派没说碰触猪狗需要清洗,因为可兰经和圣训(hadith)都没有这麽教导穆斯林。国内发生的种种所谓宗教事件,是某些权威单位对穆斯林社群的引导。

C:伊斯兰教义把粪便分为两种:najis berat和najisringan;前者如鸟粪丶血丶尿液等,只需用水清洗三次即可;後者包括猪和狗,碰到後需要进行samak才算洁净。

广告

D:现在的宗教局很仔细进步很多,让穆斯林方便不少。当药剂师的阿姨说以前的药物胶囊含有猪明胶(gelatine)成份,但当时没替代品,所以可被允许使用。穆斯林跟随一个教法但不会去改变它,有看法分歧就由长老会组织去讨论解决。

E:这猪毛风波本来就不该发生,我们不是拿来吃,也没碰触猪毛,为甚麽不能使用猪毛漆刷?那只是用来粉刷而已。

F:如碰触猪狗是为了良善目的,比如研究和医疗,只要事後samak那是被允许的。

G:网络上宗教司们有不同意见和诠释,有些比较保守有些开放理性,也有相互针对的。

广告

简蒙ABCDEFG指教,真个茅塞顿开丶恍然大悟丶豁然开朗丶醍醐灌顶!

《圣经》旧约利未记说骆驼丶兔子丶猪不洁净,都不可以吃,但基督教徒却没禁吃这些;北传佛教僧尼禁吃荤食,但藏传南传佛教却少有这特质。伊斯兰四大教派的渊源,也和其他宗教保守或开放教派的产生有着类似的成因脉络,即因时因地因人等因缘条件产生的。大马穆斯林普遍接受Syafie教法,我们凭甚麽认为他们极端?泰国缅甸等国的南传佛教僧众吃鱼肉,我们可以主观的批人家不慈悲吗?穆斯林面对的问题,和佛教基督兴都等教的问题没两样:分成保守开放几个教派,宗教司们争论不休,对某些经典教义的诠释各执一词。

设想某个宗教信仰的国家,如果保守教派成功影响多数人民或当权者,一板一眼根据既定教条的每个字句去奉行,那展现出来的政治民生氛围,就会类似其他国家宗教保守教派情况。再者,有些宗教教义是教条式的天启的,不容质问或挑战的,也就无法以理性逻辑去诠释它们。

能够理解这些原委,非穆斯林民众就无需有太多的情绪反应,而应该是去思索如何在这种乌烟瘴气政治局面丶保守民生情调下,在理性应对类似猪毛课题不合理对待的同时,也能维持和谐谅解。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