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动战士钢弹模型梦!

2017-03-21 11:26

机动战士钢弹模型梦!

2016年GBWC马来西亚的成人公开组冠军梁国雄,以出色的作品“The Last Battle of Wing”(飞翼的终极战役),他的作品用了钢弹最经典的模型之一:飞翼零式钢弹(Wing Gundam Zero),一般简称为“Wing”,是机动战士钢弹W系列的主角机。
因为一则新闻,梁国雄把被藏在床底下的“爱好”翻出来,让这些未完成的作品,重见天日。(图:星洲日报)

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选用日本漫画人物担任吉祥物,这一点也不意外,因为动画/漫画文化一向是日本软实力最重要的一员,当大家在猜测吉祥物该由哆啦A梦、路飞、鸣人、孙悟空或月野兔担任的时候,机动战士钢弹已悄悄地抽身这场讨论,因为它早就有自己主场的“奥运会”了。

广告
梁国雄是2016年马来西亚区成人组总冠军,图为他的冠军之作“The Last Battle of Wing”,区域冠军最终可以到拿著作品到日本参加世界总决赛。他用黑箱子加射灯照明,打造独特的观看方式,加强了飞翼最后战役的悲壮情景。(图:星洲日报)

玩模型玩到去日本
​重燃钢弹“那团火”

日本玩具生产商万代公司(BANDAI)每年都会在世界特定国家举行模型比赛(Gunpla Builders World Cup,简称GBWC),可喻为“钢弹模型奥运会”,晋级者最后可到日本参加终极比赛,马来西亚就是其中一个晋级赛站。自2011年起,万代公司市场部长川口克己(Katsumi Kawaguchi)独当马来西亚评审。每年年尾马来西亚的选手都会聚集在吉隆坡切磋交流,马来西亚的赛事分两个阶段,入围赛在柔佛举办,吉隆坡则是决赛。

2016年GBWC马来西亚的成人公开组冠军梁国雄,以出色的作品“The Last Battle of Wing”(飞翼的终极战役),他的作品用了钢弹最经典的模型之一:飞翼零式钢弹(Wing Gundam Zero),一般简称为“Wing”,是机动战士钢弹W系列的主角机。虽然梁国雄最终没赢得国际赛冠军,但马来西亚的模型师称得上闻名世界,曾经出了4位世界冠军,10年间共赢得6座世界冠军奖座。

梁国雄是2016年马来西亚区成人组总冠军,图为他的冠军之作“The Last Battle of Wing”,​区域冠军最终可以到拿著作品到日本参加世界总决赛。他用黑箱子加射灯照明,打造独特的观看方式,加强了飞翼最后战役的悲壮情景。(图:星洲日报)

翻出床底爱好,有责任把“孩子”完成

今年32岁的梁国雄,玩模型超过10年。梁国雄热衷于模型,年少时参加过不少模型比赛,因而结识了一班钢弹模型爱好者和前辈,大家每次聚会的话题都围绕在模型。他得奖作品的雏形完成于2007年,当时还是学生的他闲暇时间较多,毕业后因为工作忙碌所以就把所有的模型收起来,藏在床底下。

“工作之后,我已经没有那团火了,我把模型全部收起来,它们从此就在我视线范围内消失。”生活和工作消磨了梁国雄对这个爱好的热情,直到某天,他一如既往地浏览网页,看到国外某模型师逝世的消息,这则新闻恍如一记警钟,梁国雄当场从椅子站起来,把藏在床底的模型翻出来,因为他也有一个未完成的模型。“如果我不完成它,万一我不在了,它永远就是一个不被完成的作品。”

广告

梁国雄认为有责任要把自己的“孩子”完成。

“我每一次参赛都是last minute,”跟大部份人一样,梁国雄也有拖延症,他把飞翼弄好之后,约了旧时的模型好朋友,“我把模型一摆出来,他们就开始骂。”模型好朋友当中有不少人是前辈,他们的评语对梁国雄而言非常有价值,

“我不要看到这几支铁”、“为什么是这种色调?你到底在想什么?”诸如此类的批评,是因为看见梁国雄的潜质,希望他的作品更加完美。

梁国雄把模型拿回家后,又把它晾在一旁了,2015年比赛将近,他还是没对模型作出修改,于是他错过了2015年的比赛。

广告

第二年,同样是临急才又把模型翻出来修整。

匆匆打造布景
作品胜在沧桑而夺冠

“我有段时间参加比赛,觉得自己没什么体育精神,纯粹去享受大家聚在一起的氛围,对比赛不那么重视。我去到,把模型一摆就去跟朋友聊天,当然那些作品也没得奖。”梁国雄坦言,他对模型的“那股火”已熄灭,在赛场看到参赛者专注地摆弄模型,他会认为没必要那么认真,但其实深知自己的心态太不认真才是最大的问题。

他用天拿水把飞翼原本的颜色洗掉,“比较有经验的会知道怎样用,要很快,我不鼓励新手用这种方法”。天拿水腐蚀性强,会破坏模型的塑胶材质,但为了省时间,梁国雄凭着经验还是能够拿捏天拿水的分量和沾在模型上面的时间,在不破坏模型表层下,快速地洗掉颜料涂层。

谈起如何用天拿水把模型上的颜色洗掉,梁国雄说:“比较有经验的会知道怎样用,要很快,我不鼓励新手用这种方法。”(图:星洲日报)

“我之所以会这样呈现它,是因为某天半夜我醒来要拿东西,懒得开灯就随手拿起手电筒照明,当手电筒照到它时,发现这种观看的方式很有感觉。”于是梁国雄又一次匆匆忙忙地,用了最便宜、质感也不好的黑色硬质纸皮,做了一个稍嫌粗糙的箱型布景。“底下的那支铁枝,也只是用黑布盖着藏起来”,虽然临时的灵感、临时的加盖对梁国雄而言缺乏美感,但是作品呈现出生动和立体的沧桑感,其实非常吸睛,他靠成熟的技艺夺得马来西亚区冠军,可算是实至名归的。

谈起如何用天拿水把模型上的颜色洗掉,梁国雄说:“比较有经验的会知道怎样用,要很快,我不鼓励新手用这种方法。”(图:星洲日报)

接着梁国雄补充,“送去日本参赛,我当然再做过一个质感好的黑色箱子,也把固定飞翼的铁枝换了位置,整体看起来更好,铁枝也更难被发现。”拿到了马来西亚区冠军,多少都重燃了梁国雄对钢弹的“那团火”,他没想过玩模型也能玩到去日本,主办方提供的住宿和机票,对梁国雄而言无疑是一次旅游奖赏。

飞翼的最大吸睛点,在于机体的那对“天使之翼”,作品呈现了飞翼在动漫里终极之战中“力挽狂澜,不放弃战到最后一刻”的形象。飞翼的机体尤其是翅膀因承受不住武器发出的威力而开始散落,最终粉身碎骨。在粉身碎骨之前,梁国雄把飞翼战到最后一刻的精神铸成隽永。

梁国雄一部份的工具,他较少使用模型专用的切割工具和黏合工具,大部份是价格便宜的文具,除此之外,他也自行制造工具,方便为模型划造型线作业用。(图:星洲日报)

钢弹简介

机动战士钢弹(Gundam)动漫始于1979年,是日本动漫文化的代表之一,钢弹的长青很大部份仰赖于动漫的周边产品——模型。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全球青少年,甚至成年人迷恋这模型呢?买一盒钢弹模型,打开,会看到一片片的零件模型,干净整齐地被各自的透明塑胶袋包裹着,随盒附上一本步骤说明书。

按照书上的指示,剪下零件、动手组装,就会发现它的迷人之处了。钢弹模型现在的授权生产商为日本玩具制造商万代公司,非万代制造的钢弹模型,价钱较便宜,品质较粗糙。

钢弹模型(Gunpla)有多个系列和等级,按体型比例和零件精细度可分6等级:High Grade、High Grade Universal Century、Master Grade、Real Grade、Reborn-One Hundred、Perfect Grade。90年代以前,模型只有一个等级,后来人称这款绝版的模型为First Grade。另外还有一些特别系列的如:Super-Deformed(BB系列)、Non Grade、Mega Size、Entry Grade、Advance Grade及其他等等。

梁国雄是2016年马来西亚区成人组总冠军,图为他的冠军之作“The Last Battle of Wing”,​区域冠军最终可以到拿著作品到日本参加世界总决赛。他用黑箱子加射灯照明,打造独特的观看方式,加强了飞翼最后战役的悲壮情景。(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