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沙巴的两难题

2017-03-03 11:40

郑丁贤·沙巴的两难题

沙巴国阵其实没有掌握优势,也累积了一定程度的民怨,但是,面对四分五裂,没有动力的反对党,看在沙首长慕沙安曼眼里,正是予以痛击的最佳时机。目前,他等待的只是首相纳吉点头同意。

首相纳吉对沙巴展开4天访问;或许,亲临这个风下之州,可以让他找到是否适合提前州选的灵感。

广告

他面对的,是一个看似简单的算术题。上届大选,国阵在60个州议席中,赢得48席。这个成绩,虽然差强人意,但保住三分之二优势,勉强可以接受。

如果提前州选,国阵的收获一旦超过48席,那就是一项胜利,不但稳住沙巴州政权,也可以鼓舞国阵士气,为全国大选注入活力。

但是,如果成绩还差过上届,提前州选对国阵就没有意义;而若是远差于上届,譬如40席以下,那不但打击国阵士气,还会振奋反对党的全国士气。

这是纳吉的两难,他不能因为沙巴而影响全国大选,与此同时,他也不想失去州选的契机。

48是一个分界线,问题是,48之上,或是之下,目前没有人算得出;而且,落差很大。沙巴国阵人士信心满满,认为可以赢得50到57席;沙巴反对党人士则认为可以把国阵议席减少到40席以下,甚至有机会撼倒国阵,更换政府。

我在亚庇见到沙巴州首长署特别事务部长张志刚,他也是沙巴自民党主席。这位律师背景的州部长,谈话温文儒雅,看法审慎乐观。

广告

他预测如果近期选举,成绩和上届差距应该不远。

“但是,沙巴的政治比较复杂,变数很多;胜败主要还是取决于政治动力(dynamic);不管是国阵或反对党,如果要取得好成绩,必须掌握沙巴的政治动力。”他说。

他不讳言,沙菲益领导的人民复兴党(PartiWarisan Sabah),动力不容小觑。

复兴党展开巡访沙巴(Jelajah Sabah),在各地掀起一阵又一阵热潮;主要是沙菲益打出本土政治的主张,迎合沙巴人的自治意识;它以巴瑶穆斯林为主,接合多元种族的性质,也配合沙巴的族群结构。

广告

如果沙菲益制造的效应继续扩散,这会是一股强劲的动力。

况且,沙巴国阵缺乏像砂拉越阿德南如此推动自主的领袖,沙巴巫统也无法摆脱受到西马主导的色彩,这也沙国阵面对威胁。

问题是,尽管沙巴所有反对党都打出自主的主张,但是,却让选民看出它们只是利用自主作为幌子,却没有提出实质内容,缺乏贯彻的意愿,也没有落实的能力。

各反对党之间的互相伤害,超过于它们对国阵的攻击。本地报章上星期的一则封面新闻,就是行动党亚庇国会议员黄仕平抨击沙菲益,表示“怀疑沙菲益是真正的反对党领袖。”

复兴党副主席王鸿俊坦承,如果谈判失败,该党可能竞选所有60个州议席。

上届选举,反对党在另外5个州席获得的选票超过国阵,但是,由于是多角战,选票分散,最终让国阵胜出。

虽然这是血淋淋的事实,但是,政党嗜血的本性,让它们无法吸取教训,依然会自相残杀。

如今又多了一个强势的复兴党,反对党之间的内斗只会更加剧烈。选民看在眼里,对反对党更加缺乏信心,以至使反对党失去了原有的动力。

沙巴国阵其实没有掌握优势,也累积了一定程度的民怨,但是,面对四分五裂,没有动力的反对党,看在沙首长慕沙安曼眼里,正是予以痛击的最佳时机。

目前,他等待的只是首相纳吉点头同意。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Early election for Sabah? Tough decision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