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教育不自主

2017-03-04 10:53

何俐萍‧教育不自主

在野党的一些政治人物开始频频针对西马将派大批宗教教师到砂拉越对联邦政府左右开弓,认为大举“入侵”的背后必有隐议程。当然,这些政治人物的担忧不是凭空想像,在一些内陆地区的学校确实曾经发生西马教师热心安排学生上宗教课,甚至诱导学生改教的事件而掀起轩然大波。

当普遍的砂拉越人还沉浸在自主权高涨的意识当中,一则有关砂拉越需要从其他州属调派640名教师的消息,让砂拉越人不得不从自我编织的美梦中醒来。

广告

砂拉越要把在1963年大马契约下,过去54年被噬蚀的权益逐步要回来。从已故阿德南,到现任首长阿邦佐哈里,两人都先后派定心丸,一切都像朝稳健的步履迈进。阿邦佐哈里上任后,还多次提到了当年的大马契约分别由时任首相敦拉萨和时任州元首敦阿邦哈芝奥本签署,如今两人的儿子分别是当今的首相和首长,是历史的巧合,显然也在暗示,自主权课题交到两人的手上,会有让人期待的成果。

自主权课题是政治筹码,却也可以是烫手山竽,纳吉虽然身段放软,也一再高调释出善意,但要索回自主权不是靠花言巧语,更不是今天说了,明天就能马上索回。正如砂拉越人渴切取回的教育自主权,美好的表相下,隐藏的是还是难有突破的不争事实。

阿德南生前宣布把英语和国语的地位列为同等,两者皆是砂拉越的官方语言。但这对砂拉越人而言,尤其是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他们是生活在纯英语或是以英语为主要语言的环境,也即使在70年代后,砂拉越全面接纳国语为媒介语,国文也取代英文成为主要教学媒介语,但在砂拉越的政府部门,包括法庭,比起国语,英语还是最通用的语言。

砂拉越仍然需要引进其他州属的教师是目前热门的政治话题之一,话题的争议和敏感不仅在于砂拉越需要填补超过400名的宗教教师,也引发民众忧学生被集体洗脑而再一次掀起改教风波。往深一层去剖析砂拉越仍缺乏师资的问题,它意味着砂拉越要在3年内落实90%师资是本地人,不是简单的任务,而且从去年宣布至今只剩下两年的时间,在教育局宣称除了宗教教师,砂拉越也需要申请从外州调派教师填补国中国文、历史、地理和数学科教师的情况来看,砂拉越在师资方面要做到“自供自足”,在三五年内都难以落实。

砂拉越教育局在2月中旬曾在官网发布召募教师填补伊斯兰教育、特殊教育、国文、历史、地理及数学科教师,强调以砂拉越人为优先考虑对象,列出的条件就包括必须愿意被调派到郊区或内陆地区执教、申请者一旦被录取必须服务满至少5年才可申请调职,以及一旦被选中,愿意在学校假期期间自费参加相关教育课程。扣除砂拉越缺乏401名宗教教师,要填补上述科目共239个空缺,严谨的条件加上申请时间短促,相信会因为很难达标,必须转为向西马的教师招手。

也从砂拉越仍必须向外州教师广开大门,以及必须通过联邦教育部申请,意味着在教育决策上,砂拉越仍必须以联邦的最后拍板为依归。砂拉越不能,也没有成熟的条件可阻止西马教师到砂拉越执教。

广告

在野党的一些政治人物开始频频针对西马将派大批宗教教师到砂拉越对联邦政府左右开弓,认为大举“入侵”的背后必有隐议程。当然,这些政治人物的担忧不是凭空想像,在一些内陆地区的学校确实曾经发生西马教师热心安排学生上宗教课,甚至诱导学生改教的事件而掀起轩然大波。也不仅只有学生被劝导改教,在一些长屋也发现西马组织有计划和有组织性安排原本信奉基督教的长屋居民改信伊斯兰,提供的一些福利也着实让部份长屋居民怦然心动。

但是,除非砂拉越州政府展开“锁州”的政策,切断和西马人的一切联系,否则要阻止极端宗教主义的入侵只能说是防不胜防,更何况解决师资问题不能以宗教化看待,以有色眼光看待所有的西马教师也有违砂拉越人向来引以为傲的包容和开明精神,也唯有砂拉越本身能做到全面裁培本土师资,真正落实教育自主,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