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俊杰‧学校没有A4纸

2017-03-04 11:06

许俊杰‧学校没有A4纸

“再穷不能穷教育”等这些老调调,说多了我也不好意思,吴健南是好心人,可他不能年年都捐白纸,看来为学校筹款是未来几代学生都要做的事,看似与课业无关,长远下去却也只会在我们的心里种下一个负面印象: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当学校年年都喊钱不够用,当校工为了孩子今天的课业而奔走寻找白纸时,确实有一些事情,需要立即纠正了。

我们的小学到中学生涯,都有一个共同点:为学校筹款,从国民型学校到独中都一样。这些80后的共同回忆,延续到今天依然“乐此不彼”,不是校方要学生四下奔走筹钱,也不是“为了让学生提早体验现实社会、训练口才与壮胆”等看似堂皇的理由,而是校方真的没钱去营运,偏远地区的微型学校甚至连日常开销如水电费、杂役薪水等杂费都拿不出,只好委屈了学生利用周末向大众筹款,周而复始,从上世纪80年代起,到今天依然可见学生在人潮中劝募的身影,想来十分心酸。

广告

一所学校的开销有多大,每个家长心里都清楚,除了政府有限的拨款,校方每年都得想方设法去筹款,应付那些永远都不够钱的日常开销、建校经费、发展费用、乃至水电杂费等,如今百物涨价,一间偌大的学校所需的开销也相应提高,我看过一些学校因为了省钱,墙壁斑剥了就用三夹板暂时遮丑;我看过学校厕所里的镜子破得只剩下一个尖角,高度刚刚好让小学生照脸,任由尖角暴露著,也不怕哪天割伤了人;我看过老师想尽办法将粉笔用到最后一划,盒子里的粉笔尽是短小又肮脏的,没一支雪白笔长,板擦也七零八落,勉强用尼龙绳捆绑着,仿佛一用力便可以扯落。

这些细节暴露了学校的窘境:没钱啊,能省就省,寒碜得心酸,但只要你往城市里的名校、高级学校走去看看,这些寒碜窘境全都消失,建筑物是堂皇的,每间附有冷气机、投影机设备的课室,粉笔都是雪白笔长;厕所有假花摆饰还有定时喷出香雾的设备,食堂里尽是美味食物,你若要挑出毛病,也许还能埋怨为何不设置名牌滤水机,最好也设置空气净化器,可别在每年烟霾来袭时呛著了我家的宝贝儿女。

你以为穷学校最悲凄的就是这个地步吗?那天我看见吴健南律师在脸书上贴文:某天竟然收到来自拉务园坵某国小校工的求助电话,要求捐助一叠A4白纸救急,或许是要影印作业给学生,却临时发生没纸了,学校里也没有闲钱买纸,情急之下就想到向好朋友求助了。

是的,这所国小的校工向他要求的,不是大数额的建校经费,不是大兴土木的装修费,更不是购买冷气机滤水品空气净化器的奢侈开销,却只是一叠A4纸来应急,当偏远地区的学校连A4纸都无法自行购买时,一叶知秋,我们的学校当今开销与收入制度,真的很有问题了。

他的贴文用意,是强调不必去验明真伪才来做,莫以善小而不为,因此他立即要求秘书将一叠A4纸交给校工。我能想像的是,当校工喜孜孜的拿着A4白纸回到学校时,校长老师们的心里有多悲凉,校工也有多么无奈苦悲,过去我求学年代,校方向外筹募的是庞大的建校经费,怎么国家发展20多年,偏远学校所缺欠的,不是安全与设备齐全的校舍,不是与时迸进的教学器材,却只是一叠白纸?

“再穷不能穷教育”等这些老调调,说多了我也不好意思,吴健南是好心人,可他不能年年都捐白纸,看来为学校筹款是未来几代学生都要做的事,看似与课业无关,长远下去却也只会在我们的心里种下一个负面印象: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当学校年年都喊钱不够用,当校工为了孩子今天的课业而奔走寻找白纸时,确实有一些事情,需要立即纠正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