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势力】成立10周年.9月专场演出.聋人鼓队:我们可以

2017-03-09 20:01

【暖势力】成立10周年.9月专场演出.聋人鼓队:我们可以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今年是吉隆坡YMCA聋人鼓队(Deaf Beat)成立10周年,8位聋哑鼓手将于9月22至24日,在八打灵再也白沙罗表演艺术中心(DPAC)呈现长达75分钟的专场演出,与支持者一起验收十年汗水的成果。
李慕义(左一)教授林健祥(右一起)、蔡福财和刘明鸿连打3鼓。

(吉隆坡9日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今年是吉隆坡YMCA聋哑人鼓队(Deaf Beat)成立10周年,8位聋哑鼓手将于9月22至24日,在八打灵再也白沙罗表演艺术中心(DPAC)呈现长达75分钟的专场演出,与支持者一起验收十年汗水的成果。

广告

刘文安、罗绍宁、余可欣和刘明鸿,从鼓队成立初期加入鼓队至今,他们以手语异口同声地表示,要继续与鼓队走下去,学习更多花式,向世界展示聋哑人也可打得一手好鼓。

2007年,联昌国际银行基金会发现聋哑人可以玩音乐,于是资助吉隆坡YMCA聋人俱乐部组成鼓队,成立了我国第一支由聋哑人组成的二十四节令鼓队,并邀请手集团担任教练。

聋哑人鼓队的鼓手各有职业,每逢周一和三,他们早上上班,晚上8时30分就到俱乐部练鼓至10时30分,有时甚至练习到晚上11时,长期坚持很不容易。鼓队在成立之初拥有20名成员,但后来因为升学、工作、结婚、生子、距离的关系,一个接一个离开。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放弃过的,就是刘文安4人。

刘文安:加班也要过来练习

刘文安表示,他对打鼓的热诚让他持续到今天。

“我会耐心地与团队继续走下去,希望我能坚持到更多人加入鼓队。”

广告

访问当天,刘文安比其他鼓手迟到,原来他是在加班后赶过来。

“我会尽量安排时间过来练习,能来多少次就来多少次,加班后也过来练习。”

他表示想要学习新的花式,把技术提升到更高的水平。

对于鼓队10周年演出,他担心因为工作关系跟不上进度,但他会努力尝试。

广告

罗绍宁:有家庭仍要继续打鼓

罗绍宁是刘文安的妻子,两人育有一子。

她说,她在为10周年演出学习新的花式,但她会被家庭和孩子分心。

尽管如此,她仍要继续打鼓,继续做团队的一分子,继续学习各种不同困难的花式。

余可欣:走过10年不会放弃

余可欣则说,她从未想过自己打鼓打了10年,她很庆幸10年后她还可以继续打鼓。

“这不容易,但我不会放弃,我要向世界展示我们做得到,我现在放弃打鼓就浪费了。”

她说,鼓队在2007年时有20个会员,他们一一退出时,她确实有点沮丧,但她没有因此泄气,她相信,8个鼓手也可以大展身手。

她表示打鼓让她更有自信,鼓队曾到柔佛、槟城、怡保、台湾、香港、柬埔寨、印度及波兰等地表演,“我们到越多地方表演,我们的经验更多,自信更大。”

刘明鸿:聋人也可打鼓

刘明鸿一样从未想过要放弃,“我想出名,我要提升公众意识,让他们知道聋人也可打鼓。”

对他来说,打鼓困难的地方是记住花式,所以他常常在家练习。

聋哑鼓手主要靠打鼓的震动和乐谱分析声音、感受声音;左一起为余可欣、陈淑俐和张凯仁。


李慕义:克服每阶段困难
“他们比我想像更坚持”

从2008年开始当助教,2013年接管鼓队并担任教练至今,也是手集团专案经理的李慕义说,他在聋人鼓队里常常会经历这样的阶段——每次以为鼓手不能做好,结果他们做到了,到了下个阶段,觉得这个阶段对他们来说很难,可是他们又成功克服。

李慕义曾因深造而暂时离开鼓队,但当他回来时,让他惊讶的是,很多成员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坚持打鼓。

“我以为我回来会看到不一样的人,结果他们比我想像中坚持更久。”

多年的相处让李慕义学会以简单的手语和聋哑鼓手沟通,而鼓手主要靠打鼓的震动和乐谱分析声音、感受声音。

需花更多时间协调动作

他说,教聋人打鼓与教没有听障的人打鼓其实没有多大分别,只是打鼓很讲究动作的协调,当8个鼓手一起打鼓,他们听不到彼此的快慢,所以需要花很多时间协调。

DPAC的演出是继聋人鼓队在波兰艺术节的演出后,在马来西亚的第一场专场演出。

聋人鼓队在波兰艺术节的演出是一场40分钟的专场演出,完全以打鼓呈现,本次配合鼓队成立10周年纪念,李慕义想要提升鼓队在波兰的演出水准,让鼓队为马来西亚带来75分钟的表演。

想要鼓声融入剧场元素

剧场新生代导演蔡德耀受邀加入筹备这场演出,李慕义想要在鼓声中融入剧场元素,非常令人期待。

他认为,聋人鼓队未来的方向是从鼓手转变成专业表演者。

“这么多年过去,打鼓已不再是鼓手下班后的休闲活动,而是他们一项用心的专业。”

探讨专属聋人表演模式

聋人鼓队从现在就开始准备9月的演出,李慕义想要通过这次演出探讨专属于聋人的表演模式。

“人们常想,聋人打鼓是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他们做到健全的人做到的事,令人很感动,我觉得这个观念是错误的。”

“当然,这是一个阶段,10年过去,是时候让他们发展出属于聋人、健全的人做不到的表演模式。”

李慕义打算从聋人鼓队的体验,发展出属于他们的表演模式。

“聋人的语言是很视觉性的,所以我们想尝试用震动做演出,用他们比常人发达的感官做一场演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