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店枯木残锌电线不曾换新.旺梨镇最怕火苗

2017-03-16 13:22

老店枯木残锌电线不曾换新.旺梨镇最怕火苗

野新县近百年历史的乡镇─旺梨,其实是一个害怕火苗的老镇。
旺梨老镇的老店屋,最令居民提心吊胆,担心火神光顾。(图:星洲日报)

(马六甲15日讯)野新县近百年历史的乡镇─旺梨,其实是一个害怕火苗的老镇。

广告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镇上居民的忧虑,老镇上19间老店屋,仿佛是旺梨地标,枯木残锌,只要是电流短路,或是一把火苗,成排老店屋很快付诸一炬,被烧个干净。

经济风暴侵袭重建遭搁置

1995年,州政府提出旺梨老镇重建计划,惟全球经济风暴侵袭,造成这项计划宣告“胎死腹中”。

旺梨(Umbai),是一个弹丸小镇,以烧鱼美食闻名,早年居民以华人及马来人居多,但今时已不同往日。

70年代,华裔夫妻多生育,镇上的华人住户,几乎都是大家族,平均每户人家拥有10至15个成员,实是司空见惯的事,所以与马来住户差距不大。

叶赞文:人口迁移变死城

广告

2000年开始,旺梨老镇居民大迁移,从此改变了镇貌,急速趋向没落,直落垵花园的成立,“引诱”老镇整八成的人口,特别是华裔住户迁居。

诚如当地华社领袖叶赞文所说,如今的旺梨,不只是镇貌老态龙钟,还成了一个“死城”。

“早期,老镇的华裔居民,少说也超过300人,现在就算有28间住家和店屋,华人却少过50名,减幅惊人。”

22店屋仅剩10有营业

广告

他说,就拿成排老店屋来说,早期共有22间,清一色是板屋,离今也都有80年光景,其中3间已倒塌,被拆除了,剩下的19间,其中3间是危楼,没人敢住,屋顶也长草了,再扣除被空置单位,也只有10间尚有人经商,一间有人住。

“若你问我,这些老店屋做生意的商人,到底能支撑到多久?我也很难回答,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商店会越来越少,这些店面都会逐渐关闭,只因缺少安全感。”

他说,这些老店屋的情况,令见者都在担心,它们还会安全吗?无论建筑物的结构和材料,都已年久失修,十分简陋,只要是一把火苗,或是电流短路,后果就不堪设想。

“因为这样,打从1993年开始,老店屋的商家就不断地追问几时会重建这排老店屋,那时我担任马青旺梨支团团长,延至2013年,我连马华支会主席都卸任了,还是一直受到追问。”

叶赞文在旺梨土生土长,见证故乡的兴衰史,现年57岁的他是在16年前举家迁居斯里直落垵花园。

陈顺泰:盼重建挽老镇光辉

马华旺梨支会主席陈顺泰说,自从直落垵花园成立后,旺梨老镇有90%的商业活动都已转移到直落垵,造成老镇变得十分寂静。

“如果老镇店屋重建计划继续延搁,相信现在老店屋营业的商家也会打算迁离,最终变成全部空置。”

鉴此,他吁请州政府尽速展开旺梨老镇重建计划,挽住老镇的光辉。

他说,旺梨镇上的老店屋,要谈重建并非容易,由于商家都是租户,他们是向屋主租下店屋,而屋主又是向地主租地建店屋,有关土地又牵涉到许多地主,包括个人及公司名下,颇为复杂,所以拖搁了四五十年,仍然重建无望。

“基于老镇的利益与发展前景,我们希望州政府能够征用这些土地,展开重建计划,并提供租户、屋主及地主合理的赔偿。至于完成重建的店屋,能优先考虑让原有屋主及商店租户提出申请。”

他说,这排老店屋的电线10多年来都不曾换新,潜伏发生电流短路的危机,这是商家和屋主最感焦虑的。

郑金明:旺梨摩哆店最多

明光摩多店东主郑金明于16年前,由于看到旺梨缺少摩哆修理店,所以租下一间老店屋营业。

“我是经朋友介绍到来旺梨做生意,没料到开业没多久,镇上摩哆店越开越多,现在已有4间。”

他说,虽然同业多了,有了竞争,但对他影响不大,因为他的九成客户是马来人。

侯进财:光华小学人数逐年减

旺梨光华小学家教协会主席侯进财说,镇上人口大量外迁,也导致光华小学学生来源受到影响。

“坦白说,现在来自旺梨老镇的学生只有五六人,减少了许多。”

他说,该校现拥有118名学生,80%是源自旺梨延至实甘的华裔家庭。

询及未来学生人数会否增加,侯进财表示,这种可能性不大,除非有设立新的花园住宅区。

他说,该校颠峰时间,学生人数一度攀升到300多名,现在已减少了逾半。

陈顺泰:老店屋损坏到快要倒塌了。(图:星洲日报)
叶赞文:炳成宝号杂货店,营业至今已传到第五代,仍对老店屋不离不舍。(图:星洲日报)
旺梨最流行摩哆车,连没驾照没戴头盔的少年,也驾摩哆车到处跑。(图:星洲日报)
经不起风雨吹打老屋,摇摇欲倒,成了危楼。(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