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悦玛.西贡舞曲

2017-03-20 09:11

骆悦玛.西贡舞曲

太阳下的Pham Ngu Lao似没有投影!醒来时莫明感到无限空荡,仿佛内里有幽声击打着猓,昨夜,似小军一队似狼犬几头,从暗处前进,它们不知猓已没有什么可以给予的了。
(图:衣谷化十)

01.

广告

太阳下的Pham Ngu Lao似没有投影!

醒来时莫明感到无限空荡,仿佛内里有幽声击打着猓,昨夜,似小军一队似狼犬几头,从暗处前进,它们不知猓已没有什么可以给予的了。

九点半,猓仍在床上,光线照进来,猓感觉着,闭着的眼里,看见自己仍在灰色的梦境里;床单玫瑰色,床褥鸭屎青,墙花有点残但不失美丽,窗框污点斑斑,猓曾被它们弄得不开心但现在不会了。

房里濛濛的,光线探射着,有些地方有阴影有些地方白了一片,看不清楚上面的图案;没关系,那些图案猓已不感兴趣,只有一些以前看过的,记忆里装着。

头上有吊灯,廉价的中国货,如果哪天掉下来,插在沉睡的脸上或勃起的下体,届时到地狱可能阎王不认得,以为牛头马面钩错魂,把猓送返阳间,复活毕竟是件乐事;更乐不可支的是:吓死那些暗中诅咒猓早死的表面看似“朋友”的敌人。

十点了。

广告

有风吗?

好像没有。

也许窗前有物经过拂动气流,或许,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猓伸直身体伸直双腿,喀嚓喀嚓———骨头的欢呼,欢呼一天的开始,是的,体内万物众生仍然活着。

广告

桃宋曾说猓躺着,仿佛很平静祥和,天塌下来都没有知觉,说猓是最乐观的悲观者,说猓的软弱,赚钱能力比人差……躺着的猓不愿起来,他能驳什么呢?因为,因为桃宋发过牢骚后,忽转一个弯,给猓温柔的拥抱湿润的吻,耳语猓:“谁叫我那么爱你!”这猓知道,感受着桃宋,从开始到今天没一刻放开:这就是猓,就是猓了。桃宋说猓恋过的那四个女人不知珍惜,猓忙说不知珍惜的是他。桃宋说可能是吧,旋即回头说:“幸好是这样,否则今天我不可能爱上仍是单身的你!”猓微笑一下,窗帘扬起,好像有声音,他转过脸,看见桃宋,透明的桃宋啊那么瑰丽!

02.

从卡车跳下来,霎时冷风割面,肤色棕褐的司机探出头挥手祝猓“一切好运”;那司机头发稀疏,不出三年应该所剩无几;猓笑一下,司机缩回头,卡车似大病初愈地走了。

笔直的公路,卡车慢慢变小,变小;猓站着不动,等卡车在眼里完全看不到为止。猓有的是时间,时间都在他这里,这些天他时间多的是,走路慢慢的,慢慢的走,有时猓一人,有时桃宋陪伴,陪他走路,也是静静的慢慢的。

猓:“急什么呀?”

桃宋:“如果一天四十八小时,可能我会死得比别人早。生活被时针分针刺着屁股猛跑,以前我也跟着它跑,上气不接下气,后来,谈过几次恋爱后的一日,仿佛被什么击中核心,霎时回过神,会意了,脚步学着放缓;那时,趁星期六星期日出走,到邻近地区放逐身心,步上那些木桥,由上望下,有水有鱼有舢舨,也是慢慢地流动;不,以前不是这样的,是我自己把一切放慢来看来感受。”

这里不似猓的出生地,略有四季之分。雨季时雨水哗啦哗啦,好像天上有天人投胎来尘世,伤心欲绝。猓缩着脖子,冷风呼呼,想到以前跟桃宋在西贡河附近的某条运河野餐的一个下午,用雨衣当席子,铺在松树下,买冰淇淋,买几种水果杂在一起的沙拉;河上有浮萍有莲花有舟艇响着咳嗽般的声音经过,身后远处有一条桥,造型颇前卫,跟运河的朴素相克,然而谁在意这个呢?

桃宋的笑容比微风更暖猓心。猓的心温暖,他知道这样的下午这样的两个人被生出来的爱温馨地裹着不是容易的事——有的人穷一辈子都没有这样的一个下午。猓跟桃宋说时间本无意义,视乎人怎么使用它,怎么安置她在什么样的氛围里,这又与跟什么人在一起最为关键。

猓望着公路,路上无车,另一边很远那处隐约见一桥,冷风仍然割着猓的脸庞,桥两边的绳索不知会否将被一丝丝割断呢?如果有车经过那桥,不知会否轰然掉入河里……?啊,猓顾虑太过了。猓自己的问题尚未解决,心怎么挂虑到那边呢?脚下影子脆薄,路上有尘,天上无云无鸟,忽飘过一片叶,贴着猓的脸,猓欲呼喊,竟发不出声音——

03.

猓跟渡边奔过马路不久,那辆车身贴着“I LOVE SAIGON”的车子飞过那幢旧楼,呼呼声响着。

渡边昨夜由河内飞抵胡志明市入住Pham Ngu Lao区的廉价旅馆“SAIGON”,睡在猓旁边那床位;那时猓刚冲凉出来,他问猓是不是中国人,猓怕他找麻烦,说不是。

用手机上网,FB讯息箱里有几则留言,猓看马来西亚大选的各路消息与视频:“五月五,换政府”。上载几张游走此地的照片,写一则只有他跟桃宋才看懂的“状态留言”,最妙的是创造了“RUBYX3”这个词。

时间有气无力地在走,有点无聊有点空洞有点闷,翻动背包找旅游书《寂寞星球》,忽掉出以胶带捆着的《重构南洋图像》、《猫的命运》与《火般冷》———出门旅游之前在书城某书店“三本十元”的书堆里捞到的“宝”,猓都忘了带着它们来西贡!

猓喜欢看书但并非什么“文艺青年”,这几本书带着来也只是带着来打发旅途上的间隙时光,也许地域不同场景不同氛围不同,那些“华人的历史时间”,那些“移民的记忆、殖民的历史、家国的反思、城市的变迁”,尤其那“南洋意识”忽加剧了分量!人在异地,眼界与心胸开脱,当年祖父离乡,未抵“南洋”这异地,不知有没有过浪漫之想?

“南洋”只是学者论述上一种意识的表达,对猓来说本没有太大触动;只是今天,躺着翻阅,不知怎么,心情忽激昂起来……。

晚上,渡边问猓要不要出去喝点东西,躺在床上的猓身体不想动;渡边又问一声,猓忽弹起来:“Why Not!”

下楼梯时猓走在前面,渡边问他什么时候来的,猓说一星期前;在入口处见两个背包女孩在柜台询问,猓跟她们说“Highly recomanded!”

他们在巷口右边的小摊坐下,猓不想多走,不是怕累,而是如果忽然下起大雨,奔回旅馆也不会被淋得落汤鸡似的。小摊空着三张桌椅,猓说坐靠近灯那边吧,渡边说里面比较好;猓身上没几个钱,想他请客,就顺他意。

坐下了,猓:“有没有越南女友?”

渡边:“很多呢!”

渡边左手无名指有个大戒指,好像一颗眼珠,盯得猓心里不舒服;扭头看另一边,一张桌子两个女孩:“喂,短发那个合不合胃口?”

渡边:“哪个?”

两瓶STING拿来了。好不好喝?你说呢?只有赤鬼国有STING,算是特别吧。桌上有个白色包装的香烟,一个红色打火机,一个烟灰缸。

猓说这夜晚怪怪的,怕是将有事发生。渡边说会有什么事发生。猓说不知道。渡边笑一下,喝一大口STING,红色液体一下子减半。

渡边问猓为什么来赤鬼国。猓说是“宇宙之力”扯他来这里,以为渡边跟着会问什么是“宇宙之力”,却没有。

猓望着那两个女孩,给飞吻。

渡边:“我也是被宇宙之力扯来这里的!”

这使猓大吃一惊,渡边是第一个这样回答的人!

接下来的谈话确实渡边的“宇宙之力”跟猓所言的相似。

当他转过脸给猓一个微笑时,猓先是一愕,接着便忍不住笑起来。

猓忽想到中学同学S:他常绷着一张脸,好似脸部肌肉失去松弛的功能,或胸中含着万千心事解不开。他笑一下,然后惯性衣袋取出墨镜戴上。戴上墨镜的他是另一个神态。猓也有墨镜,但不常戴,主要是不喜欢那个戴着墨镜的造型。他以前曾叫猓换个镜框,总有适合脸型的。猓却不热衷。中学毕业后,猓跟他几乎没有联络,仅通过一次电话,问猓一个女同学的电邮地址(那女同学他俩暗恋过);猓说没有,两人因为她而聊了近一小时,并交换了电邮地址;即便如此,也是极少互通讯息。

渡边说要在附近逛逛,那夜,猓先回到旅馆。

夜晚有人出门有人归家,有人开始有人结束一天的活动。如果夜晚比白昼长,不知人类的生活将作何变动?太阳与月亮的分工又如何?或许月亮得到的赞颂比太阳多了!

惺忪间听到渡边回来,按手机看时间:0417AM,闻到满身酒气的渡边说:“对不起喔小姐……”

04.

不知怎么,脑海一直浮现西贡河之景。

猓知道,如果没有桃宋,西贡河只是这城市一条沉默之河。

柴棍市被几条运河切割,支流不少,河道对此市居民似乎没特别感触;可是西贡河不同:一个星期五的下午,猓与桃宋来过这里;有个简单又甜蜜的野餐,河边有松,不疏不密生长着。天上流云,有风,风里有香味,好像桃宋的发香。猓知道只是心理作用,但又怎样呢?猓开心着,桃宋开心着;拍照,录影。猓说西贡河河上河下的精灵都会为我们祝福———当两人吻着,那些纯真那些美感,就是天上飞机也要停下一秒。猓说我们的爱可能摄受不少生灵为我们祝福,替我们开心,帮我们开拓前路。桃宋信吗?她信的,可是没似猓信得充份。猓看见云里天使的欢颜。

〈Eye In The Sky〉,这歌二十几年了,仍然触动猓心,唱给桃宋听,她作一个眼睛的手势,借指见月乎?猓望着天上,上面似乎真有一颗隐形之眼;这样的情形,猓在各地见过几次。也许猓心所寄,而成幻象,即是这样也没关系,猓感觉良好就好了,往往生出壮大的快乐与希望,对于明天、未来他俩的每一天、明天以后的明天、明天以后更多的每一天。

想过没有,两个人是怎么开始在一起的?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两个人的生活叠在一起成一块拼图,不能只是我拼我的你拼你的,最后落得个“图不成形”———重拼吗?如果有机会重来还好,但世事往往一去不回就没有再见的一天:望着残局徒叹一声而已。

那时猓在Dalat旅游,冷空气令人欢愉。〈春香湖〉底下可能有越南女诗人胡春香的幽魂?她的诗猓未曾读,从资料得知,她当年的勇气确是惊人。猓一方面喜欢有主见刚强的女人,一方面担心吻着她们时唇片亦刚硬如铁。

桃宋说想念猓,猓说更想念她。

桃宋骑着她白色的摩哆车英姿焕发,或许她刚中带柔或柔中带刚,不管如何,西贡河旁边,桃宋温婉似河水……

醒来时莫明感到无限空荡,这一次……仿佛内里有幽声击打着猓、越南女诗人胡春香……窗外,看见远处,远处那桥有两只黑鸟,在接吻……

注:Pham Ngu Lao,于越南胡志明市,背包旅馆林立

(图:衣谷化十)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