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女.答案

2017-03-20 09:30

鹿女.答案

缘份总是那么的微妙,我们的初次相遇并不算得上美好,可说是凶险万分。他将我从歹徒的手上救出,不顾自身的安危,用身体为我挡下即将砍来的一刀。

缘份总是那么的微妙,我们的初次相遇并不算得上美好,可说是凶险万分。

广告

他将我从歹徒的手上救出,不顾自身的安危,用身体为我挡下即将砍来的一刀。

从此,他的左手臂留下一条像是蜈蚣一般长而难看的疤痕,而这条疤痕却成了我们相遇、相识,相知和相爱的重要印记。

X X X X X

“欢欢,情人节快乐!”顾深把一份精美的小礼物递到我面前,“打开看喜欢吗?”

我并没有满心欢喜地打开,而是沉默了一阵子,随后才缓缓地开口。

“阿深,你是怎么了,最近变得好奇怪,不像平常的你……”

广告

“有……有吗?欢欢,你想多了!”他眼神闪缩,结结巴巴地开口说道。

“阿深,我……”

铃──

手机来电铃声响起,打断我刚要说的话。

广告

我的眼睛下意识瞄了眼他的手机屏幕,发现来电者是一个名叫“馨儿”的女孩。

他紧张地拿起桌上的手机,随后和我说了声抱歉,便走出餐厅外接电话去了。

我看向他那离去的背影,疑惑一直在心里不断盘旋。

隔天下午,我独自一人去到家里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进入门口的那一刻,我便看到我要找的人,一个身穿白衬衫的短发女人。

“刘小姐,请坐。”

我缓缓地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不知刘小姐想让我调查什么?”

我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静静地看着自己那紧握着的双手,不发一语,像是在考虑着什么。

“想必是有关情人的吧!”见我不回答,她猜测道。

“你……”我猛然地抬起了头,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说说看你的情况。”我的反应显然是在她的意料之内,她轻笑道。

既然已经被看破了心思,我也不好再欲言又止,只好将这几个月来的疑惑一一地告诉她。

“我和我的男朋友在一起已5年多,感情一直都非常稳固。”

“那不好吗?”

“好,这当然好!只不过最近的他变得好奇怪。”

“奇怪?”

“自从3个月前,他的双胞胎弟弟因意外去世后,他的性情就瞬间大变,对我极其温柔,不但经常买一些小玩意哄我开心,而且对我比以往更加要好。我曾问过他究竟是怎么了,可他却总是回避我的问题,像是在……隐瞒着什么。”我接着说道。

“你怀疑他劈腿了?”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又再一次被猜出了心思,我沉默了。

“3日后,同样的时间和地点,我将会带你要的答案给你。”

X X X X X

3日后。

“刘小姐,你要的答案。”女人将一个牛皮色信封递给我。

我接过信封,却没有急着打开。

“好的,谢谢。”

随后,我便没再多说些什么,带着信封,离开了。

到家门后,我掏出钥匙,缓缓地把门打开。

然而,在门被打开的那一刻,我瞬间被眼前的景色给惊住。

心形气球满天飞,鲜红色的玫瑰花瓣洒落在家里的各个角落,墙壁上贴满我们的合影,而每张合影的下方都写着一句十分俗气老套的话──我爱你。

“我想了许久,我是时候给你一个未来了。”顾深一步一步走向我,之后深情款款地对我说道。

他慢慢地弯下身子,单膝下跪,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戒子,然后认真地注视着我。

“欢欢,嫁给我吧!”

眼泪非常不争气地在眼眶里打滚,没丝毫的考虑,我就一把将眼前的男人给抱紧。

“我……愿意!”

“傻丫头!”他笑道。

此时,我把眼泪和鼻涕全都抹在他的衬衫上,内心的欢喜再也掩盖不住。

“你这衣服被我弄脏了,快去换换吧!”我傻笑道。

“嗯!”

待他进房换衣时,我顺手把已没用的信封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X X X X X

房间里…

顾深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干净的短袖T恤。

当他正准备换上时,却不经意地瞄了一眼自己的左手臂,随后像是察觉到什么一般。

他将手上的T恤放回柜子里,再从里面挑出一件长衬衫,然后换上。

两小时前……

咖啡馆里,短发女人边喝着咖啡边欣赏着窗外的景色,时不时又看了一眼桌上的牛皮色信封,像是在等待着某人来取。

不知是否因为在这漫长的等待中太过于无聊还是突然有所感慨,她不经意地自言自语了起来,说了些让人似懂非懂的话。

“世上还真无奇不有,弟弟却不是弟弟,然而却成为了哥哥。”


广告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