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晋玮·中庸主义反击战

2017-03-20 10:58

张晋玮·中庸主义反击战

民粹主义在各国的影响力有所减退,中庸派便有机会反击,但距离彻底打倒民粹派还有一段漫长的路要走。虽然自民党在荷兰选举中打败了自由党,但比起历届大选,两者的支持率收紧了13个席位。若此趋势持续,难保自由党会在来届大选反败为胜。

经过一场苦战,吕特终于在荷兰胜选,成功保住首相之位。他带领自民党在选举中赢得33席位,打败了威尔德斯的自由党。自民党比自由党多13个席位。自由党大举脱欧和反穆斯林牌,专家一度预计它的得票率会超越自民党。

广告

在荷兰一战,吕特的中庸派算是打败了威尔德斯的民粹派。中庸派的胜利对欧洲其他民粹派,包括法国的国民阵线和意大利的五星运动造成信心的打击。它也成功避免了威尔德斯带领荷兰脱离欧盟。这也是中庸主义在英美迅速转向民粹主义后,第一次反击成功。

自由党除了得不到预期的选票,它还被荷兰各大党领袖杯葛,大家都扬言拒绝跟它合作。荷兰政治向来由多党执政,当没有任何党派得到过半数的席位时,即使是得票最高的党派也需要联合其他政党才能执政。自由党被杯葛意味着荷兰民粹派的前景备受限制。

除了荷兰,民粹主义在其他国家的影响力也有下降的趋势。在英国,民粹主义壮大了脱欧派的势力,最终让英国走向脱欧之路。正当首相梅伊努力启动脱欧程序之际,苏格兰首席部长斯特金却扬言要为苏格兰争取第二次公投,让苏格兰人民决定是否要脱离英国。

在英国的公投里,绝大部份的苏格兰人选择了留欧,若举行第二次公投,苏格兰脱离英国而重投欧盟怀抱并非不可能。虽然梅伊已表明不会批准苏格兰公投,但斯特金也表示不会轻易放弃。脱欧派不理政治专才的劝告,不顾专家对英脱欧的负面分析,坚持选择脱欧。如今,脱欧的坏处渐渐浮现在眼前,民粹主义的光芒也逐渐暗淡了下来。

在美国,民粹主义成就了特朗普。他当上了美国总统后,推出了多项政策,企图取悦他的选民。最受瞩目的一项政策,莫过于禁止某些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此政策的原意在于提高美国本土安全,但它为很多人带来了不便。

许多美国企业聘请外国精英,部份精英来自被特朗普禁止的国家,特朗普的举措不仅约束了他们进出美国的自由,也为雇用他们的美国企业带来不便。虽然特朗普贵为总统,但在司法独立的框架下,他的政策一样受到法律的约束。他的禁令被法官判为违法,政策无法顺利执行,这无疑会让支持他的国民对他的执行能力失去信心。

广告

民粹主义在各国的影响力有所减退,中庸派便有机会反击,但距离彻底打倒民粹派还有一段漫长的路要走。虽然自民党在荷兰选举中打败了自由党,但比起历届大选,两者的支持率收紧了13个席位。若此趋势持续,难保自由党会在来届大选反败为胜。

此外,在荷兰大选中,自民党其实被逼借用了民粹主义的力量才赢得大选。大选前,荷兰因为禁止两名土耳其部长入境而与土耳其的关系陷入僵局。此事被威尔德斯用来造势,他大事谴责土耳其对荷兰的批评,这使他的支持率大增。荷兰是土耳其最大的投资者,两者关系密切,但吕特为了力保自民党的支持率,也被逼与土耳其划清界限,对该国展现前所未有的强硬态度,这才保住了该党的支持率。

此外,自由党在竞选中凭各种反对穆斯林的策略提升支持率。吕特眼看自己的支持率节节败退,为了力挽狂澜,也开始对外来移民摆出各种强硬的姿态。他警告移民要安份守己,否则会被赶出荷兰,此举跟威尔德斯的竞选策略有所相似。

荷兰选举只是中庸反击民粹主义的一个开始,两者还有一条漫长的斗争之路。胜负在接下来的欧洲各国选举自有分晓。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