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细亚的孤儿(三之二)精忠报国国安在?异乡弥漫孤军魂

2017-03-21 06:37

亚细亚的孤儿(三之二)精忠报国国安在?异乡弥漫孤军魂

美斯乐小镇两旁,都是依山而建的旅馆、店铺和民房,可说是山区最热闹的城镇了。然而在上世纪50年代以前,美斯乐原是一片广大的荒山野岭,几乎人烟灭迹,猛虎毒蛇穿梭之蛮荒地带。60年代初,这里住了好些少数民族,以及零散的华人,其中一人便是胡光曙。一直到1961年孤军首领──段希文将军,率领第五军三千余名官军进入泰境开发美斯乐,后来又有不少边界的佤族、阿卡族、瑶族、苗族、回族等,从云南、缅东地区迁入美斯乐,与当地人共同谋生,形成今日的美斯乐。
想起那些死在战场上、丧生在荒野毒蛇猛兽口中的弟兄,张文焕不禁悲从中来。(图:星洲日报)

村中最老的前国民党兵──张文焕

广告

张文焕一口浓浓的云南腔调,在胡光曙在旁“翻译”之下,才把他过去点点滴滴重现在我面前。

目前也是中国出生、从中国过来的仅存老人,今年93岁的张文焕说,他的故乡在中国云南凤庆县,昆明高师毕业。在1949年,当云南省主席卢汉叛变投共,共军部队浩浩荡荡进入云南的时候,他与千余名同乡决定投身国民党部队,跟随李弥将军部队打游击。

那时候他已结婚生子。离开那一夜,幼子还在熟睡,太太在大树下大哭着,他与第一任太太指腹为婚,小时候就已经许配给对方。他这一走,此生再也没有回去过。

在中国境内反攻共军,一共打了3年,撤退到中缅边界又继续开战。由于他在猛撒学校第一期通讯队毕业,因此在总部担任电台长业务管队长。那时候有3部电台,他们通过各种通讯方式联络台湾、泰国的军部,比如用电报传达情报。

“当时我的工作最忙,打仗时期几乎整个月都没有站过起来,一直专注地发电报。”

他也曾担任游击队队长,在中缅边境抗争的时候。“打游击期间相当苦,最苦!”子弹无眼,但他庆幸在枪林弹雨中,别人的子弹打飞了他的帽子,枪火差一点烧了他的屁股,但却一直是擦身而过,从来没有射中他。

广告

他说,孤军在泰缅边界打了将近10年,天天都在打仗。“缅军打我们,中国共军打我们,寮军打我们,四面楚歌,可我们还是生存下来了。”

由于游击队长期在森林中打仗,身上所穿的衣服已经是破烂不堪,后来终于等到李弥将军来救济,带来了衣服和弹药,他看到这群兵官破衣烂裤、垢面蓬头的惨状时,不禁痛心流泪。

“我曾经用一支竹竿在湄公河几天几夜到泰国来,你们相不相信?”曾经有个机会可以脱离厄运,然而上天让他与孤军并肩作战。

张文焕跟随着段希文的第五军,几经辛苦辗转来到泰国边界,一行人进入泰境的打马江边等候撤台的时候,收到蒋介石秘书长的亲笔密函,希望三五军全体官兵留在泰缅边界,没想到这次再也没有机会离开,两支军队在异国他乡成为“政治的弃儿”,在原始森林中挣扎求生。

广告

第五军当时留在勐安,泰北当时还是荒山野林,处处有猛兽老虎毒蛇还有蚊症,造成不少孤军在丛林中死去,后来便迁移至美斯乐。原本台湾总部要求他们设法自力更生3个月,3个月后便恢复补给,然而苦等一年,孤军与眷属坐吃山空、逐渐窘穷,抓襟见肘却始终等不到补给。

为在这片土地上生活,段希文将军就带兵士们开垦荒地,在勐安及美斯乐两地集体种植生产稻谷、蔬菜、水果、茶树,增加粮食也争取食品销售,以维持部队的生活。他们甚至开始当“保镖”的生涯,保护缅北商贾护运货物,从中收取保护及搬运费,所运的货物五花八门,甚至包括鸦片。

1968年以后的事,便是为泰国政府出征剿泰共和苗共了。经协商,这支部队协助泰军剿灭苗共,并接受泰国政府的补给;最后缴上武器,加入泰籍。

经过莱弄山战役、帕党山战役、帕蒙山战役,还有死伤最为惨重的班卡护路战役,包括张文焕在内的幸存者,终于得到了永远的和平。

写书纪念精神领袖──段希文将军

张文焕离开部队之后,则是担任泰北华文教师长达30年。1992年,他把自己的著作《段希文将军──滇缅边区奋斗史》出版成书,书中以段希文将军为重点人物,详细地记录了孤军从中国千里迢迢来到泰国美斯乐的艰辛过程。

“这是我真正经历的事情,一点都没有造假。柏杨的小说《异域》,只有三分之一是真的。”

过去一直跟随在段希文将军身边的他说,段希文是他与孤军的精神领袖。

当在异邦立足后,段希文大力兴办教育,不只出资在美斯乐创办了兴华中学,也让当地学生和边远贫困学生免缴学费,甚至每年保送40名优秀学生到台湾等地上大学,如今曾经资助的学生遍布海内外,或已经回来当老师。

人称“希公”的段希文,于1980年5月23日去世。伤心的他写了一篇悼念文:在我一生的戈马过程中,我曾经看过不少的带兵将领,他们个个都凶神恶煞、耀武扬威,毫无慈悲。但是段将军并不然,他文武双全,有仁有义,赏罚分明,处事软硬兼施,大公无私。

梦回
战争不曾远

战争的后遗症,就是经常梦见自己还在战争中,或是错觉自己听见枪击的声音。张文焕常常像失心疯一样,对老婆喊:“战争又来了,我们快点走!”第二任太太,是他后来在满堂村认识的,如今也是一个70岁的老妇人。

孤军第二代胡光曙曾经到台湾去谋生,然而最终还是回到泰北生活。(图:星洲日报)

最早生活在美斯乐的军二代──胡光曙

自称在美斯乐小镇中住了最久的第二代胡光曙说,他的父亲胡荣耀是段希文当年的教官、团长,曾经训练了不少军人。

“我们在这里住了55年了,我在4岁就来到了美斯乐。”胡光曙出生在泰北满堂村,1岁的时候搬迁到芒刚,4岁又随同父亲搬到美斯乐,那时候孤军还未抵达美斯乐。“那时候,这里只有3户人家。”

1960年代,段希文将军率领第五军来到美斯乐开荒,协助了泰国政府消灭了反政府武装、泰共和苗共之后,将孤军改编为“泰北山区民众自卫队”。

“还记得,那时候段将军要成立集训队,我在1976年毕业的时候就加入集训队,我是第一期集训队队员。”集训队就像当地警察一样,主要是维持当地治安。

胡光曙印象最深刻的事,是段将军每个月给学生看两部电影,“当中我最记得的是《火烧红莲寺》!”

胡光曙曾经在美斯乐、漂排当老师,间中为了生活,曾经辗转去到台湾、日本打工,1996年回到美斯乐,在兴华中学担任老师至今。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对我这个第二代人来说,除了泰王以外,段将军就是我们的恩人。没有段将军的话,我们后代子女以及美斯乐也不会走到今天。”

 

【亚细亚的孤儿(三之一)世人遗忘他惦记.孤军活在他心】

【亚细亚的孤儿(三之二)精忠报国国安在?异乡弥漫孤军魂】

【亚细亚的孤儿(三之三)印记难除恩更难忘.泰国是吾家!】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