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勇成‧学鸵鸟埋首沙堆

2017-03-21 11:13

陈勇成‧学鸵鸟埋首沙堆

在互联共享的时代,电检局的“用心”只会是徒劳;但自己跟不上时代的脚步,却要求他人学鸵鸟埋首,宁可眼不见为净的表现,我无法苟同。

《美女与野兽》未能在大马上映,电检局主席阿都哈林提出有三部份不适合本地观众之馀,更以马来西亚至今没有承认同性丶双性恋者与中性人群体(LGBT)为由,担心一旦放行,人们会觉得我国承认该群体。

广告

在互联共享的时代,电检局的“用心”只会是徒劳;但自己跟不上时代的脚步,却要求他人学鸵鸟埋首,宁可眼不见为净的表现,我无法苟同。

从法律层面上看,大马确实对非异性恋者不友善,电检局的担忧并非毫无理据。但我国的法制与施政本来就存有许多主观标准,仍有可以被挑战的空间。

再说,电影和其他艺术创作一样,其本质是反映当代思想与价值观,除了娱兴,当中许多作品甚至随着时代演进,直接或间接地协助催生出一套超越宗教丶种族与国界的普世价值。改编自真人真事的《无名英雄》(Hidden Figures)就是近期代表作之一。

大马作为民主国家,或许不是最糟,但似乎渐行渐远。只因上层的有色眼睛,就强迫国人都戴上滤镜,以致本地电影制作备受打压丶人才外流,创作与思考空间缩小。国人的世界观与包容度亦然。

如今,电检局靠着一部童话,试图把异己都照成妖。但看在理性的民众眼里,是谁怀抱邪念?是谁在蛊惑人心?大家心照。


广告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