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虹‧美女和夭寿

2017-03-21 11:38

黄晓虹‧美女和夭寿

如果不是《美女与野兽》导演比尔干顿(Bill Condon)在电影上画前接受英国杂志《Attitude》独家访问时,先抖出他在电影中安排了一个出柜的男同志角色,到底有多少人会察觉到真人版童话电影有小小的断背情节?

公众对於《美女与野兽》被删4分多钟的疑问,由电检局揭盅了──片中三个部份不适合本地观众:第一是仆人来福(LeFou)从後面抱着男主人加斯顿(Gaston)歌唱;歌词有性暗示;影片最後场景(为保持神秘感不宜描述)的问题。

广告

好朋友在外国看了这部电影,和许多观众有同感──看不出到底有甚麽断背情节值得哗然。硬要指有的话,最多觉得来富的举止有点娘。

如果不是《美女与野兽》导演比尔干顿(Bill Condon)在电影上画前接受英国杂志《Attitude》独家访问时,先抖出他在电影中安排了一个出柜的男同志角色,到底有多少人会察觉到真人版童话电影有小小的断背情节?

就因为小事到察觉不到,不论报上网上或路上的公众对电检局骂翻了,觉得矫枉过正,丢脸丢到外国去。

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为甚麽导演要把一个同性恋桥段放进一部改编自童话故事的电影中。

如果像一般观众评述,这个情节根本是一闪而过,打个哈欠也会错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意即少了这个“顽皮之作”,不见得会影响整部电影精髓,况且原着本来就没有这段剧情。

常想寻求突破的比尔干顿,一早自爆这是迪士尼电影史上第一个同志角色,说明有意图借这个争论性角色带出同志课题。

广告

他要拍出的作品不止只有娱乐,如迪士尼认为,电影应该代表不同的族群丶文化和性取向的人,希望电影带出一个意义──希望创建一个有包容心的社会。

另一个用意是为了纪念卡通版《美女与野兽》的作词人阿升曼霍华德,一位患爱滋病去逝的同性恋者。

卡通版《美女与野兽》有更大隐喻,为这部卡通片写出许多动人歌词的霍华德,把片中野兽刻画成和爱滋病患者一样,都是受到诅咒的人,期待有一天可以摆脱命运的诅咒,替这部卡通片注入希望和期待。

狮子最後解除魔咒变回王子,但是霍华德却未能战胜病魔,逝世时还来不及见证《美》片完整作品出炉。

广告

不论爱滋病或者同性恋者,的确需要社会的包容和接纳。观众不会因为看了《美》片而爱上狮子,更加不会因为看了同志电影而变同志,同性恋却是社会无法逃避的课题。

导演既然选择踩在LGBT议题的刀锋上,会赢来掌声,当然免不了也有非议。

大马电检局对LGBT的政策很清楚,他们的难题在於既然导演先招认片中有同性恋情节,他们就无法一只眼开一只闭,他们必须回应另一个保守的宗教社会的质问。电检局针对大马迪士尼的上诉,星期二就会有结果,大部份人都不希望野兽在大马成了夭寿(福建话,意即夭折)。

如果把《美》片分为两个版本,会不会是两全其美的方案?一个版本删到乾乾净净连拉手镜头都欠奉,就不必想太多或担心看了定力不够;另一个版本一刀不剪,想看完整版的观众也可享有他的权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