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行动党,你争气些

2017-03-26 13:02

郑丁贤·行动党,你争气些

主流马来社会排斥火箭,中间人民和火箭疏远,不是没有理由的;除非它能够真正和主流社会以及公民舆论沟通,以及显现它有能力处理多元种族社会的复杂问题。

关于行动党,我必须说,我对它有着复杂的感情。

广告

在它弱小时,我是它的支持者;在它被打压时,我是它的同情者;在它成长时,我是它的期盼者;在它已经壮大时,我是……,我希望是它的其中一个监督者。

这一个过程,从80年代至今,贯穿超过30年;这也是火箭政治历程的一个缩影,从一个在边缘求存的反对党,到如今不但是大马绝大多数华人支持的政党,也是国会第一大反对党,也是两个州的执政党。

伴随它的壮大而来的是政治权力,以及经济资源;而在任何民主社会,权力和资源,都必须受到监督,这是民主政治最有价值的部份。

接受监督和批评,这是行动党应该具备的素养,毕竟它也是因为民主政治而有今天的权力和资源。

几天前,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州首长林冠英先生,向星洲日报发出律师信,针对星洲日报刊登民政党槟州联委会主席邓章耀谈话的新闻,要求星洲日报道歉和赔偿损失。

这或许是星洲日报历史上接过的“最无厘头”

广告

的律师信。

该篇报道,没有加插记者的意见或评论,纯粹只是引述邓章耀的谈话,而且内容是关于公共政策,而没有针对任何个人。

这是最常见的新闻报道,也是记者每一天采访和报道的方式。

如果不允许如此的报道,相信世界上不会有报章的存在。

广告

按照惯例,如果当事人不同意报道,他可以作出澄清,表达不同意见。而且,星洲日报也提供了这个机会和版位行动党的政治语言,还停留在一个“粗放型”

政党的阶段。

“粗放”泛指利用原始模式,以低技术,低知识来经营一项生产。结果,必然是浪费、缺少效率,产能低落。

21世纪的今天,大马人民的政治意识已经提高许多。人们希望政党之间的竞争,是文明的竞争。

从政者要有法治观念,要能人性思考,要理性问政。

用粗暴的语言,针对个别人士的谩骂和侮辱,不符合文明标准,也失去民主风范。

这种做法,也使社会更加对立,让马来社会对行动党产生更深的“种族极端主义”的印象,无须巫统或马来西亚前锋报多下功夫。

作为第一大反对党,也是超过80%华人选民支持的政党,行动党在国家重大课题,影响华人未来前途的事件,却看不到它的力道,也看不出作为。

355修正案,行动党除了把责任推给马华,要马华部长辞职之外,有没有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案?

行动党没有解释它和伊党合作导致的后果,更没有道歉。

行动党在国会的议员数目,是马华的5倍,这代表行动党获得更多的非穆斯林的委托,它责无旁贷,为何要依赖马华?

而如果要马华部长辞职,那行动党的36位国会议员(扣除已退党的沈同钦),是否要一起辞职?

行动党已经壮大,拥有更多权力和资源,是不是也应该负起更大的责任?

人民爱护行动党,行动党是不是也应该反馈人民?

主流马来社会排斥火箭,中间人民和火箭疏远,不是没有理由的;除非它能够真正和主流社会以及公民舆论沟通,以及显现它有能力处理多元种族社会的复杂问题。

写了这一些,悉出诚意,并不是要攻击行动党,而是真诚的希望行动党能够反省,争气一些,不要辜负国家和人民。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DAP, do not let us down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