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晋玮·大马与数字经济

2017-03-27 11:10

张晋玮·大马与数字经济

数字经济对国民还有一个甚少被提及的影响,它跟数据有关。马云在达沃斯(Davos)受访时把数字经济与数据分析挂钩,他认为阿里巴巴其实也是一个以收集个人资料为主的企业。多年以来,阿里巴巴和支付宝搜集了大量的客户的买卖资料,当它们提供贷款时,它们会通过份析这些资料来断定贷款者的可信度。

随着大马数字自贸区的成立,大马向数字经济(Digital Economy)时代踏出了一大步。自贸区由大马与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联合成立,它将为大马企业提供一个国际贸易平台,帮助它们把产品推广到全球市场。数字经济将给予大马什么机会?它又会为大马国民带来什么挑战?

广告

数字经济没有一个固定的定义,大部份人把它与互联网和电子商务挂钩。美国商人塔普斯科特(Don Tapscott)就在1995年出版了一本书,名为《数字经济》,他被认为是最早提出“数字经济”概念的人之一。根据他的想法,数字经济不仅是电子商务,而更多趋向于通过科技把个人与企业紧密的连接起来,再利用人们的集体智慧改善各种经济活动的崭新概念。

若观察近年来数字经济的发展,它确实跟塔普斯科特的想法很相近。数字经济无论对个人或企业都带来了巨大的转变。数字经济利惠小企业,不利大企业。

以前,大企业可以依靠历史悠久的品牌,充裕的广告资金和庞大的市场占有率来推动增长,甚至垄断整个行业。自从有了数字经济,这些举措渐渐地失效,企业的品牌不及众网民的口碑;昂贵的广告不及社交媒体用户的联合推介;市场占有率再高也高不过谷歌、脸书和其他社交网站的用户。

数字经济帮助了小企业摆脱大企业的市场垄断,小企业和家庭营运的度假屋则利用类似Airbnb的网站成功提升它们的入住率,规模庞大的酒店业因此面临盈利缩水。许多网站如Freelancer和Airtasker把各领域的专业人士直接推荐给需要他们的客户,带领这些专才挑战服务行业里的大企业。优步、GrabCar和滴滴出行等租车软件也成功带领个人司机大举侵蚀传统德士公司。

马云在大马致词时指出,97%的大马企业属于中小企,但它们对大马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只有37%。他希望通过推动数字经济,帮助小企业扭转局势。若中小企能善用科技和融入数字经济,要达成以上的目标只是时间问题。但这也意味着大企业和一些无法融入科技的企业可能受到打击,甚至到了最后被淘汰。对于这些企业,生意转型和朝向多元化可能是它们唯一的出路。

若数字经济能振兴中小企业,这是否意味着它会为大马人增加大量的工作机会?这一点看起来有一点理所当然,但其实不然。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报告,从2001到2012年间,纵使数字经济使它的成员国的信息通信技术(I C T)行业变得活跃,但该行业所创造的就业比2001年的高峰期来得低。至于I C T以外的行业,数字经济在振兴中小企的同时,也会导致某些企业被淘汰;在提升企业利润之余,也会减低企业对员工的需求。在此消彼长的情况下,数字经济为国家带来的工作机会可能比想像中少。

广告

数字经济对国民还有一个甚少被提及的影响,它跟数据有关。马云在达沃斯(Davos)受访时把数字经济与数据分析挂钩,他认为阿里巴巴其实也是一个以收集个人资料为主的企业。多年以来,阿里巴巴和支付宝搜集了大量的客户的买卖资料,当它们提供贷款时,它们会通过份析这些资料来断定贷款者的可信度。

由此可见,当人们参与数字经济时,他们其实已经开始为企业甚至大众提供关于自身的资料。人们在网店的买卖行为,在社交媒体发表的言论,和利用搜索器搜索过的议题,这些都会被记录下来。这些资料随时可能成为雇主考虑是否聘请他们的因素,帮助屋主决定是否接受他们租房,甚至影响心仪的对象是否接受他们当伴侣。数字经济对个人深远的影响绝对不可忽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