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一直很争气

2017-03-30 19:14

行动党,一直很争气

民主行动党,半个世纪以来,为了追求“社会民主主义、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我们面对国阵形形色色的打压和考验,多少领袖、干部和党员,为此而付出血泪代价。

民主行动党,半个世纪以来,为了追求“社会民主主义、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我们面对国阵形形色色的打压和考验,多少领袖、干部和党员,为此而付出血泪代价。

广告

在如此艰辛严苛的政治逆境下,即使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我们都没有放弃和平斗争的路线。世纪之交更托科技革命的洪福,进步的理念获得越来越多各族人民的理解和支持,才得以告别“万年反对党”的宿命。

坦白说,我们不仅要在独尊单一种族霸权的国家开展民族平等的斗争,也要在宗教挂帅的封建土壤捍卫宪政世俗的基石,还要在党国威权主义的牢笼挣得自由和民主,更要在政党财阀收购、收编没有专业良知和道德风骨的传媒污蔑围剿下坚持用和平手段来赢得民心,行动党半个世纪以来的实践记录,再再证明我们表现得十分争气。

除此之外,我们的新兴政权还得面对国阵更疯狂的反扑,在国家民主制衡体制越发被纳吉个人专政手段拆卸的情况下,恶法检控、警权恐吓、传媒抹黑、流氓肆虐、暴力袭击等等威胁反对党人的手段排山倒海,但我们都很争气地挺住,挺住了大马的民主,没有倒下,也没有如援交媒体那样跪下。

针对郑丁贤《行动党,你争气些》所说,行动党曾是一个“边缘求存的反对党”,还声称行动党被打压的时候他很同情。事实上,长期观察郑丁贤言论的读者都不难发现,他到底是行动党斗争的同情者,抑或国阵文化霸权的辩护士,已不言而喻。

50年来,行动党与低下阶层人民共进退,不断为备受压迫的各族人民发声,绝不是如郑氏那样,以精英口吻或笔调睥睨一切,偶尔对于基层人民施予一点同情甚或对行动党假惺惺地施予一点怜悯,但总体上是为纳吉的倒行逆施涂脂抹粉。

故此,人们大可不必把郑先生在〈行动党,你争气些〉对行动党呵护备至当真,他真正爱的是其实国阵和纳吉,“国阵的中庸”,“纳吉的干练”,得让他足以日日歌功颂德,夜夜保驾护航。

广告

行动党作为州的执政党成员,受到监督,乃天经地义,但不是跌入无日无之的国阵媒体谎言之巢臼中而不做出反击,才叫做“尊重新闻自由”。大马是一个威权国家,不是自由国家,权贵享受的是污蔑反抗者的“新闻特权”,而被污蔑者却没有享受充份抗辩的“新闻自由”。这个简单道理,难道长年沉溺在堕落传媒大染缸的郑丁贤会不明白?

就以林冠英为例,槟首长碍于去年邓章耀在媒体面前诽谤他放弃原可以获得2亿2000万令吉的收入,导致槟发展机构蒙受损失而发出律师信给邓章耀。星洲日报在还没获得首长、州政府、槟发展机构的求证下率先刊登,更糟的是只因为邓章耀一句话就刊登,完全没有要求对方出示证据。这已经牵涉到首长作为槟发展机构主席的个人诚信,因此首长讨回清白,在起诉邓章耀之余,在法律上也必须起诉散播此谎言的报章,若果只起诉《星报》一家,就会被质问为何没有起诉如《星洲日报》及《光明日报》的中文主要报章,所以请问郑丁贤,这何来“无厘头”之说?

槟城州公开招标,开源节流,理财得当,为槟人民储存盈余作为福利发展基金,这是进步政治的体现。反观在2013年大选期间,因为1MDB大举玩弄金钱政治,企图影响选举推翻民联政府。最为遗憾的是,当时的中文媒体三大组织槟城中文报记者协会、报界俱乐部、北马记者职工会,却在一个晚宴收取当时资金还来历不明的1MDB一马福利基金各5万令吉,合共收取了15万令吉。请问这是一个有专业操守的媒体组织应该拿的钱吗?

要知道,全马人民对1MDB极度反感,因为它涉及了520亿令吉贪污丑闻及10亿美元捐献丑闻,伤害国家至深,不仅动摇国本,更让大马在国际社会上臭名昭著。但所谓扮演“监督与制衡”角色的第四权媒体组织,居然是当晚收取最多不明现金的团体,已让新闻从业员的公正及尊严荡然无存。

广告

行动党的理念不只是要赢得华人支持,也要寻求马来人、印度人及各族人民支持。为何行动党数十年来为了“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这项理念而走得艰辛崎岖?就是因为数十年来国阵一直用党国机器及媒体对于各族进行分化,操弄种族和宗教情绪,撕裂国民团结。

好比在上一届大选,巫统利用马来报章,诬蔑行动党将主导未来新政权,“殖民马来人”,指民联里的公正党安华与伊党哈迪只是行动党傀儡,“出卖马来人权益给华人”。然而,一些中文舆论则紧跟马华的说法,谎称行动党与伊斯兰党结盟是要出卖华人以推行伊刑法及赢华人的票却帮马来人,要求行动党和伊党必须划清界限。这种马来报和华文报玩弄“双面人政治”的宣传手法,星洲日报的郑丁贤,你会感到陌生吗?

505变天不成,尤其在聂老离世后,伊党哈迪路线变质,起异心勾结巫统,单方面否定“民联共同纲领”,执意要与巫统一起推行伊刑法。行动党认为这有违宪政世俗国原则,果断与哈迪切割,及后更与伊党断交,民联遂不复存在。这些具体的历史脉络,郑丁贤的“理性论政”是不会告诉你的。

我们不会天真到相信火箭和伊党决裂后,受国阵控制的中文媒体会称赞行动党立场鲜明果断。马来报依旧天天攻击行动党要“殖民马来人”,公正党旺姐及诚信党沙布只不过是行动党傀儡;这时郑丁贤又转风向跟马华中宣局口吻一样,要求行动党“为壮大伊党而道歉”,认为伊党要与国阵联邦政府推行355修正案,行动党是罪魁祸首,目的是为马华解套,也替推行355法案的巫统及纳吉政府解套。对吗?郑丁贤。

这种分而治之的手法,从英殖民政府遗留给巫统,再让马来报和堕落的中文报相互配合,发挥到淋漓尽致,好比郑丁贤文中首几行说到多疼惜行动党,接下来通篇以睥睨姿态数落行动党那样地虚伪。

为了让中文媒体享有不被国阵收编和束缚的新闻自由,星洲日报和郑丁贤,好心你们,争气点吧!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办事处

 

【星洲声明】 相煎何太急?回应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办事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