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俭伟:“政敌”频用举报权·“年轻华裔选民被删”

2017-04-07 17:29

潘俭伟:“政敌”频用举报权·“年轻华裔选民被删”

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及选举策略员王建民指出,就在反对党积极鼓励满21岁的年轻选民登记,以便在来届全国大选获得投票权,但“政敌”却频频利用选举委员会提供的“举报选民权”来举报新选民,把政治立场“吹反风”的年轻华裔选民从选民册中除名。
潘俭伟(右)说,目前新登记的选民中只有25%是华裔,但偏偏被举报的选民中华裔占超过90%;王建民也呼吁选民一定要出席选委会的听证会捍卫自己的投票权。(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5日讯)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及选举策略员王建民指出,就在反对党积极鼓励满21岁的年轻选民登记,以便在来届全国大选获得投票权,但“政敌”却频频利用选举委员会提供的“举报选民权”来举报新选民,把政治立场“吹反风”的年轻华裔选民从选民册中除名。

广告

潘俭伟披露,反对党自2年前开始发现华裔选民频频遭举报的现象,由于大选可能在今年内举行,他担心这项“国阵计谋”会越演越烈,使到许多新选民在大选时失去投票权。

“以目前新登记的选民人数来说,只有25%是华裔,但偏偏被举报的选民中,华裔竟然占超过90%,所以我们相信,这之中肯定有问题。”

潘俭伟提醒在1年内或近期才向选委会登记的新选民要频密检查自己的选民资料与状态,以免自己莫名其妙被举报,登记了但却遭举报成不了选民也不知情。

王建民也强调,他是根据数据来作出分析,并非作出毫无根据的指控。

他们接受本报专访时,发表上述谈话。

王建民:出席听证会免被除

广告

王建民奉劝所有收到选委会信函的“被举报选民”务必要出席听证会,若选民不出席,就会从选民册中被除名,白白失去投票权!

不过,听证会在工作时间举行,因此许多选民基于需要请假不方便,或居住在偏远地区长途跋涉,或害怕麻烦,都选择不出席听证会。

“以雪州为例,雪州选委会总部设于沙亚南,居住在郊外如适耕庄、瓜雪等的选民要来到沙亚南,来回就需要3至4小时的时间,加上出席听证会,选民就花了一整天时间在这件事上了。”

被除名需重新登记

广告

他说,一旦被除名则需要“重头来过”,需重新登记。

“因此,我建议被举报的选民将一些能证明自己申报地址无误的证据,如水电单电邮给选委会作为证明,这样就无需花时间出席听证会,选委会调查后就会将你登记为选民。”

王建民也指出,国阵及巫统向选委会举报选民时大多使用的理由有“身为当地居民的我不认识这位选民”、“我认为这位选民不是居住在这里”及“这位选民地址错了”等,因为选委会几乎都会对任何理由全盘接受。

“当然,我们反对党的确也会对可疑选民提出举报,但我们会调查清楚,比如一家杂货店竟然有20个新选民登记在同一个地址?甚至也发生同一个地址,有不同种族的居民,这些都是可疑的。”

他举例,柔佛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卡立本身也没有树立好榜样,他与超过30人登记在4间巫统办公室的地址,因此该党州议员已经向选委会举报。

选委会每季度都会向民众展示选民册,新登记选民及更换地址的选民资料都会获得更新。不过,在选民册公布14天后,选委会将接受民众针对这些更新的选民册作出举报。每1个人可举报最多20人。

3个月2550雪州新选民被举报

另外,2016年第4季度的最新数据显示,短短3个月就有2550名来自雪州的新选民被举报,其中79%为华裔,马来选民占14.2%,印裔6.3%。

这2550名选民来自雪州的24个议席,其中20个属于巫统议席。

王建民也向本报展示一个由巫统党员举报华裔选民的真实案例,即来自雪州格拉纳再也国会选区底下的斯里斯迪亚(SeriSetia)州选区,1名王姓选民遭名为加兹兰的男子举报,质疑他的选民身份。

“加兹兰给予的理由是,斯里斯迪亚的居民不认识这位选民,选委会接受这个理由,便传召王姓选民在今年2月底参与听证会,最后这名选民成功证明了自己的资料无误。”

他说,自己根据加兹兰的全名找到他的脸书账号,发现他是巫统党员,且时常与巫统格拉纳再也区部主席尤索夫出席活动,因此相信他是来自这个区部的巫统党员。

王建民也披露,由于王姓选民无故被举报,参与听证会浪费了该选民的时间,因此他有权向加兹兰追讨100令吉的赔偿,惟加兹兰至今都还在“逃债”。

 

被举报者谈话:

白先生:指上门找不到人
“被巫统党员举报”

来自雪州的白先生是其中一名被巫统区部党员举报的选民。

他对星洲日报说,他是在一两年前接获选委会的信函,要他在指定的日子到沙亚南雪州发展机构出席选委会听证会,信函表明,若他没有出席就会被取消选民资格。

他说,当天举报他的人就坐在他的对面,他必须先宣誓。而听证会的法官,就负责听取两边的说词。

“我问他,为什么举报我,并指责他为什么要带给我麻烦。他说,他上门来找不到我,怀疑是幽灵选民就举报我。”

出示大马卡证明是选民

白先生说,他虽然换了地址,但还是同一个选区,而自己也早已办理大马卡更换地址。当天他携带了水电单,甚至还带了房屋买卖合约出席听证会,以证明自己的确是当地的选民。

“不过,我只出示了大马卡,就证明了自己的身份,法官就指举报无效,要对方付我100令吉。”

他说,对方有表明自己是巫统梳邦区部的党员,当天室外还有4、5名党员。

在法官宣判他的举报失败后,白先生马上就要他支付100令吉,对方表示较后会付款,但留了巫统区部的电话号码给他,但多次打电话去,对方都推说州巫统的钱还没下来,至今依然还没拿到钱,只能不了了之。


广告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