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丽薇的音乐魔法

2017-04-17 13:42

谢丽薇的音乐魔法

谢丽薇所看到的音乐,具有可以从小形塑一个人的性格、态度,甚至改变特殊儿童的一生的,无形且巨大的力量。
谢丽薇(立者)的苦心教学下,今日何家鸿已可完整弹奏简单曲目,这是妈妈林秀莲最欣慰的成就。(图:星洲日报)

谢丽薇所看到的音乐,具有可以从小形塑一个人的性格、态度,甚至改变特殊儿童的一生的,无形且巨大的力量。

广告

即使唐氏儿、过动儿、自闭儿,让他们从小接触音乐,直至他们真正了解并开始享受音乐之后,人生就有了不同的意义,他们就有可能活出不一样的色彩。

从小学钢琴的谢丽薇,中学毕业即成为全职钢琴老师,从未料到今日会以钢琴为事业,并且走上以音乐强化婴儿或稚龄儿童学习能力这条路。

更没料到的是,自己会以钢琴牵引特殊儿童去开发全脑,进而强化听觉、视觉、触觉互动,从中匡正社交功能,进而提升生活素质。

她说:“这一路走来,没有刻意安排,只是抱着有教无类的心态,接受所有愿意把孩子交过来的家长,再用心去和孩子相处。”

她的学生,在0岁至5岁之间的,都从声音、节奏开始学习,基本上5岁半以上才真正开始学习乐器的弹奏法。

始于特殊儿童指间的音符

广告

谢丽薇的教学之路,是遇上特殊儿童之后,才找到音乐的终极意义。她虽持有最高等级的钢琴教学文凭,是一名完全合格的钢琴老师,却非科班出身的特殊儿童音乐老师。

她立志要做一个专教特殊儿童的钢琴老师,包括搜读这方面书籍和网上资料,以丰富自己的特殊教学知识,准备更专注地朝特殊儿童音乐教学这条路发展。

对于特殊儿童如唐氏儿,过动儿、自闭儿等,她尝试用声音,用节奏陪他们嬉戏玩乐,最终都成功克服沟通障碍,把他们引入学习音乐,弹奏乐器的征途。

“对这些特殊儿童来说,请勿要求他们在三五年内弹得一手好钢琴。”

广告

陪伴特殊儿童学音乐的过程中,她个人有深切的领悟,她目睹且见证了乐器对特殊儿童而言是多大的挑战。“他们会被琴声吸引,也会察觉到声音和节奏之间隐藏的和谐,但是要他们简单奏出基本音阶,都得耗几个星期,几个月甚至好几年。”

唯有耐心可助特殊儿童克服学习障碍,家长陪同学习也是一种幸福,在谢丽薇(面向镜头)指导下,林秀莲陪着孩子何家鸿走了十余年的学音乐之路。(图:星洲日报)

音乐,让孩子有个转化情绪的枢纽

唐氏儿何家鸿,7岁开始就已是谢丽薇钢琴班的学生,迄今已届19岁,每周一天学钢琴的时段,一指一键的重复练习,持续至今已十余年,才成功掌握弹奏法,包括完整弹奏简单的曲目。

“对于一个特殊儿童,他们却可持之以恒,一再重复同样的指法,一再学习同样的曲目,直至有一天突然开窍了,所有基本功就发挥作用了,一旦他们发现自己可以完整弹出一个曲目,内心的快乐就已远胜生活中的万事万物,自信也就远胜任何人的鼓励和赞扬了,作为旁观者,这一幕真会让你感动久久,不可自持。”

何家鸿,也是谢丽薇的第一个特殊学生。“中学毕业那些年,我在音乐中心任职,有一家长亲赴中心询问是否有钢琴老师愿意指导特殊儿童学钢琴,后来那个音乐中心安排我接手,虽有心理准备,知道这名学生是唐氏儿,但是开始阶段还真难以适从,家长也一再安抚,强调不会在意学习进度,只要孩子有机会学习就心满意足,如此我才安心继续教下去。”

直至近年创办自己的学院之后,何家鸿也继续留在身边,一起走过师生同步学习,同步成长的历程。

就从何家鸿身上,她学会的是与特殊儿童相处的技巧:“你不能当成是教学,他们不明白你在教什么,他们对陌生的人、事、物都有害怕、恐惧、抗拒的心理,你会强烈感觉他们有敌意,因此开始阶段都必须由家长陪伴下学习。”

事隔至今虽已十余年,家鸿的妈妈林秀莲提及这一过程,都还眼泛泪光:“我们要的不是让孩子成为演奏家,我们要的是让他可以和一般人一样学习和成长,当年我们确实跑了多家音乐中心和家庭钢琴班,要找到一个真正可以接受,完全接受我们的孩子的老师,真的很难。”

与何家鸿相处十余年,谢丽薇见证了家鸿被音乐收服的过程。“如果找不到情绪的出口,特殊儿童肯定会活得很暴燥和痛苦,音乐就给了他们一个转化情绪的枢纽,家鸿身上就明显看到钢琴改变了他的人生,琴声陪伴他成长,让他的性格也因此朝向温驯、体贴的方向发展。”

谢丽薇的教学之路,是遇上特殊儿童之后,才找到音乐的终极意义。(图:星洲日报)
进入正式音乐课程之前,必须先打破沟通障碍,在正式进入钢琴课之前,谢丽薇就以游戏方式与Ken Ji交流。(图:星洲日报)

始于伤心妈妈的心思

对于何妈妈林秀莲的感受,另一个特殊儿童的妈妈马柔燕肯定感同身受。“我的孩子Ken Ji今年9岁,自幼儿期开始发现自闭症状,自己都无法跟孩子沟通的时候,我几乎崩溃了,至少四五年时间陷入悲痛、绝望之境。”

直至孩子四五岁时,她才从悲痛过程中惊醒,下定决心振作起来。“我可以给他的保护,就是尽量引导他去学习如何让自己快乐起来,如何适当的照顾自己,如何去做自己喜欢的,开心的事,至少要让他有机会像一般孩子那样,真正学会一些事。”

从此,家住吉北日得拉的马柔燕,每周载着孩子赶赴槟城接受特殊治疗,也决定把孩子送去正规华小,为解决无法正常学习的问题,更选择学生人数少的郊外微型华小,并征求校方允许她陪孩子一起上课。

为此,她必须辞去会计工作当个全职陪读妈妈。“我知道孩子的学习障碍,无法直面吸收知识,甚至无法完整表达自己,一般老师肯定无法教学,我必须和他一起在教室听老师教的课,再用他所能吸收的方式去引导他学习,庆幸的是校方没有拒绝我,否则我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在华小陪读的日子,她坚持了两年,直到今年才开始把孩子送入特殊学校。

看着孩子成长过程一直无法与人沟通,因此无法正常学习,那等心碎实非外人所能理解。“学校的教育,确实给不到孩子想要的,这点我感觉得到,所以从不放弃寻找愿意接受他,可以教导他的绘画或者音乐老师。”

特殊儿童的妈妈压力何其大,载着孩子到处求学,马柔燕的付出非一般家长所能想像。(图:星洲日报)

“只要有老师愿意接受他,不论路程多远,我都愿意载着孩子去学习。”

马柔燕每星期载孩子花一小时路程,赶到吉中双溪大年陪孩子一起学钢琴。“不是每一个地方都有为特殊儿童提供音乐教学课程,即使有,也很担心负责老师是不是真心接受孩子。”

谢丽薇肯定明白马柔燕言下“接受”的意思,一如她完全接受何家鸿,并与何家鸿维持了十余年的师生关系,事实上这在何家鸿心目中,是远超师生的朋友,甚至家人关系。

面对Ken Ji,丽薇一样先从游戏开始,先从“交朋友”开始克服Ken Ji的心理障碍之后,才正式进入钢琴教学课程,而且避开乐谱理论等必须逻辑思考的内容,直接以声音和节奏代入感觉,趋渐引导Ken Ji奏出简单的音符,再让他从这些音符中听到和谐,找到乐趣。

今日,Ken Ji也已完全适应钢琴班,而且已经可以在妈妈不在场的时候专注学习了。“音乐的奥妙之处,就在于可让人不自觉的陷入声音和节奏的和谐中,即使无法以正规方式吸收知识的特殊儿童,也可以从学习音乐的过程中,强化自己的视、听和触觉感受,进而开始以视、听、触觉等对应外面的世界,久而久之即可走出自我封闭的状态。”

她本身也对很多特殊儿童家长没有尝试让孩子接触音乐感到可惜,同时也对大都市以外的小城镇如亚罗士打、双溪大年甚至槟岛以外的地区严缺可助特殊儿童强化听、视和触觉的音乐老师感到遗憾;“这也因此激发我朝这方面发展,我真的希望可以帮到更多特殊儿童通过音乐找到自己,即使无法全面疗愈自闭、过动或唐氏等症状,至少可在脆弱的心灵另开一扇窗,让他们通过声音的和谐,找到内心的自信和快乐。”

这些小玩具都是稚龄儿童和特殊儿童音乐课上很有效的教学工具,可让他在游戏过程中了解节奏,掌握音准。(图:星洲日报)
这些小玩具都是稚龄儿童和特殊儿童音乐课上很有效的教学工具,可让他在游戏过程中了解节奏,掌握音准。(图:星洲日报)
这些小玩具都是稚龄儿童和特殊儿童音乐课上很有效的教学工具,可让他在游戏过程中了解节奏,掌握音准。(图:星洲日报)

始于人生最初的音感

谢丽薇了解到人的学习,应该要从声音开始,音乐因此是学习万事万物之前必须先去接触,先去熟悉的东西。

她说,把孩子送去音乐学院,可以要求考试为先,意即追课程,追考试,一定要很快考上各级文凭,这无异于今日功利社会追补习班,追成绩,一定要孩子考很多A。

“学音乐不应该是这样的,学音乐不应该要有压力,事实上压力本身就已违逆音乐的条理,稚龄孩童学音乐更加不允有压力,一旦出现压力,就已不可能学习了。”

她的看法是,学音乐虽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压力冥冥中已在那里,需要老师去把复杂的课程简单化,陪孩子一起好好面对那些难题并与他们一起克服。

“学音乐当儿,孩子其实也在学习克服难题,稚龄孩童需要一步一步透过熟悉的唱歌跳舞学抓拍和音准,需要让他们本身先成为一个好‘乐器’,然后才去教他们如何掌握真正的乐器如钢琴,小提琴等,如此才能减轻或淡化学习过程衍生的压力。

从特殊儿童到稚龄学生,也让她看到针对不同理解能力的学生,音乐教学虽有差异,教学法上也可异中求同。“稚龄孩子不需要特殊儿童教学法,但是稚龄孩童的学习技巧,有时确可应用在特殊儿童身上,对特殊儿童来说,稚龄儿童那种非常单纯,不刻意学习,尽情玩声音的方式,比一板一眼认真学音乐的方式来得更有效。”

稚龄音乐知识也因此帮助她开拓特殊儿童音乐课程,两者之间相辅相成,让她得以从容应对特殊儿童的学习障碍。

家长和孩子一起学习的稚龄音乐班,让她更加确定学音乐未必可以成为杰出音乐人,却肯定可以成为善于掌控情绪,完全投入且享受学习过程的孩子。

双亲陪孩子一起玩是稚龄音乐课的特色,投入的家长脸上都会洋溢幸福感。(图:星洲日报)
(图:星洲日报)
(图:星洲日报)

始于视听触觉的天性

一个稚龄儿童学音乐,始于声音、动作和节奏,是纵合听觉、视觉、触觉的全方位学习模式。

这一模式,不是为了造就未来传奇音乐家而设计,而是要训练稚儿发挥与生俱来的听觉、视觉、触觉敏感度;找到动作与声音的关系,及隐藏其间的节奏感,就可以找到难以言喻的和谐。

把一个0至3岁的稚儿,交给音乐老师,他们能够教什么?

谢丽薇说,可让他们从伸展肢体,敲打物件过程中了解节奏,熟悉音感,学习过程中与双亲贴身互动,肯定是稚龄孩童最安心,最可强化自信的方式。

稚龄孩童音乐班和特殊儿童音乐课程,迄今在国内尤其小城镇都还不普遍,很多家长即使有所听闻,有兴趣为孩子报名,却也求教无门。

“尤其特殊儿童,更是一般音乐中心不甚欢迎,一般音乐老师也不太容易接受的学生,我自己是在接触几个特殊儿童之后,才真正体会这类家长和孩子渴望学习的心理,才因此在开办稚龄孩童音乐课程之外,也立志成为特殊儿童音乐老师。”


广告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