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哭求接管脏臭鳄鱼潭 ‧ “鳄鱼后”打造新景点

2017-04-21 09:10

父哭求接管脏臭鳄鱼潭 ‧ “鳄鱼后”打造新景点

父亲事业继承给子女,这原是一桩美事,然而所继承的事业是养了数百条鳄鱼的鳄鱼园的话,这就不是“普通的继承”这么简单,何况这项事业是要交给“女丁”?
改头换面的鳄鱼园提升为观赏性颇高的鳄鱼生态园。(图:星洲日报)

在这凡事都追求最新、最快的时代,由几代人一脉相承的企业已经少之又少。

广告

为此,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将带领读者们,一探由几代人坚守的行业,如何在时代变迁中屹立不倒,也一读后辈们如何守护先贤们的基业,将之发扬光大的故事。

父亲事业继承给子女,这原是一桩美事,然而所继承的事业是养了数百条鳄鱼的鳄鱼园的话,这就不是“普通的继承”这么简单,何况这项事业是要交给“女丁”?

5年前接手哥打丁宜南亚港南海苑鳄鱼潭的黄秀霞(52岁),显然与其他继承者有别,因为父亲黄创洲(已故)交给她接管的事业,即便是男丁来继承也是一大挑战,对她而言,更是必须鼓起勇气、决心和毅力踏入的全新领域。

黄秀霞坦言,当初她接下这个担子,主要是不忍见到父亲的“痛”,并非发自内心愿意继承鳄鱼潭。

黄秀霞:首次进入想作呕

她说:“我父亲当时哭着求我来接管,而我也泪流满面回应了他,但事实是,我心里十分不情愿,因为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踏入过鳄鱼园,那时推着坐在轮椅的父亲首次进入园区,我也几乎作呕,园区内真的太臭了。”

广告

她指出,其父一直以来都很疼惜园内的鳄鱼,平日也花了很多心思在鳄鱼身上,为此,她能够感受到父亲“很舍不得”这些“宝贝”。

有关南海苑鳄鱼潭,它“成型”的背后其实颇具传奇性。

 

这是第二代传人黄创洲早年逗弄鳄鱼的画面。(图左)早年的鳄鱼园泥泞处处、臭味熏天。(图:星洲日报)


祖父舍不得放生养了三代

广告

1920年,黄秀霞从事捕鱼业的祖父黄岳炎无意间捕获了一尾鳄鱼,由于舍不得放生,他过后将鳄鱼当宠物来养,没想到这一养就过了三代。换言之,不仅是鳄鱼园换第三代人继承,连园内的鳄鱼也繁衍了三代。

黄秀霞说,祖父将鳄鱼园交给父亲黄创洲的时候,园内的鳄鱼已有300多尾;之后她于2012年从父亲手中接管时,鳄鱼数量又增至800多,如今则有千多尾。

 

黄秀霞(右)感恩一路走来有妈妈陈佩翔的陪伴。(图:星洲日报)


弱女子打理鳄鱼园变女强人

一个弱女子要打理鳄鱼园,天天面对凶猛的恶兽,开始肯定不被人看好。

黄秀霞不讳言,周边的人包括园内的外籍员工,当年都抱着怀疑的眼光看她,尽管阻止的人更多,但她丝毫没有退意,因为她已答应父亲在10年的时间,将这座西马独有的鳄鱼园打造成吸引国内外旅客观光的景点。

黄秀霞犹记得,父亲要她接管鳄鱼园的那一天,如何试探了她。

“当时,父亲要我走入一个养了十几尾鳄鱼的鳄鱼池清洗,我当时没有退路,只好硬着头皮走进去。”

回想这段往事,她相信这是父亲要她克服恐惧、提升胆量的一个测试;如今想来,若没有踏出那一步,今天的她又会怎样?

 

黄秀霞(左)逗弄鳄鱼给访客观看。多尾大小不一的鳄鱼。(图:星洲日报)

 

父传授鳄鱼知识

不仅如此,为了要让接手鳄鱼园的女儿更快了解园区的运作,黄创洲每天晚上不忘向女儿传授掌握鳄鱼脾性以及有关鳄鱼种种的知识;久而久之,当初对鳄鱼这种史前生物毫无实际概念的黄秀霞,也变成了“小专家”。

黄秀霞透露,为了实现父亲的遗愿,她真的很努力,甚至为了学习及照顾园区内的鳄鱼,把自己当时还年幼的孩子交托给姐姐看顾,自己则大部份时间待在鳄鱼园打理一切。

即便是大年除夕,她也牺牲了与家人聚首的机会,留在鳄鱼园与外籍工人一起吃团圆饭。

所谓“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经过5年打拼,她不仅成为了人们眼中的女强人,还从一个原本打算与鳄鱼“老死不相往来”的“鳄鱼绝缘体”,蜕变成天天与鳄鱼打交道的“鳄鱼王后”。

 

游客可在稳固的高脚走道上安全观赏鳄鱼。(图左);这座甫完成的咖啡座,让访客歇脚之余,还可坐在围墙处观赏鳄鱼池内的鳄鱼。(图:星洲日报)

 

转型成生态园
自任导缆员

黄秀霞很自豪,她向父亲担保的几件事,在5年里已逐步实现。其中最显著的改变,就是将原本脏臭、泥泞处处、安全性遭质疑的鳄鱼园,变成一座可悠闲踱步观赏鳄鱼生态的园区。

据了解,早期的南海苑鳄鱼潭,一些低洼区遇到下雨的时候就会淹水,可想而知环境条件相当恶劣。

不仅如此,未提升设施前,园区内的“恶臭”也让不少人却步,这一点,黄秀霞毫不掩饰,因为她自己也“深受其害”。

有鉴于此,她入主鳄鱼园时首要的任务便是想办法消除园内的恶臭。

规定每天清洗鳄鱼池

“我后来发现,这些恶臭是源自鳄鱼池内的尿液和屎味,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之后我就规定员工必须每天放水清洗鳄鱼池,园内的81个池毫无例外都要这么做。”

勤劳的清洗果然十分奏效,黄秀霞成功“驱臭”后,接下来更大刀阔斧改善园内的步道,经一番大整修后,建成了现今稳固、安全、视野更广阔,并且具备闭路电视监控的石灰高脚步道,相比于早期半砖半木板围起的走道,显然设备提升许多。

为了丰富及提高鳄鱼园的可观赏性,黄秀霞除了从硬体设备做出改变,也增加了软体即具教育性的导缆服务,让游园民众对鳄鱼了解更多,走一趟生物知识之旅。

自己担起导缆讲解员的黄秀霞,谈起有关鳄鱼的话题可谓滔滔不绝,让一旁听讲解的游人都觉得津津有味;然而,外人也许不知道,她以前原来是一个说话不多的人,但环境却促成了她今日的面貌。黄秀霞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挑战后,近期再实现了父亲的遗愿,让她深感欣慰。

 

南海苑鳄鱼潭园内有千多尾大小不一的鳄鱼。(图:星洲日报)


设咖啡座圆父心愿

“我父亲以前一直希望能在园区内设立一个让游人歇息的地方,所以我在去年10月也开始了这项计划,在园区入口处打造了一个宽敞的咖啡座。”

据了解,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她只花费了3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在原本的泥地上建起了这座规模相当庞大的咖啡座,让人大跌眼镜。

特别的是,咖啡座一边的围墙,一半特以玻璃围栏围起,以便坐在这里吃东西或休息的游人,还可观赏旁边鳄鱼池的鳄鱼大哥们。黄秀霞说,距离与父亲的约定还有5年时间,所以她未来还会继续展开不同的计划,希望有一天把这座传了三代人的鳄鱼园,塑造成家喻户晓的知名旅游景点。

 

这两尾鳄鱼大兄是在做日光浴吗?

 

哥打丁宜南亚港南海苑鳄鱼潭是西马半岛唯一的鳄鱼园。(图:星洲日报)

 

黄岳炎于1920年代捕获一尾鳄鱼后当宠物来养,没想到鳄鱼后来越养越多,逐步变成鳄鱼园的规模。(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