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慧琪‧网军杀到,停看听

2017-04-21 10:34

白慧琪‧网军杀到,停看听

网络向来依据使用者的浏览习惯和喜好,不断“贴心地”送上或延伸相关的资讯。当人们习惯使用网络平台来社交(Facebook)丶娱乐(YouTube)和搜寻资料(Google),他们接收的资讯只会不断限缩丶窄化。

大选近了,首相纳吉吹响号角,号召国阵的“网络战士”准备万全,抗衡反对党的网络攻势。他说了,网络媒体将成为来届大选的主要战场。

广告

回顾2013年第十三届全国大选,行动党被指聘用红豆兵,在网络发动攻势。

不管指控是否属实,纳吉现下认了这招管用,而社交媒体功能越来越多样化,朝野两方在网络世界的火力势必将比上届大选来得凶。

网络向来依据使用者的浏览习惯和喜好,不断“贴心地”送上或延伸相关的资讯。当人们习惯使用网络平台来社交(Facebook)丶娱乐(YouTube)和搜寻资料(Google),他们接收的资讯只会不断限缩丶窄化。

也因网络的自作聪明,网络社群形成一组又一组的同温层,网民在各自志趣相投的舒适圈内相互取暖。

已故着名社会学家包曼曾说,网路让人有掌控的感觉,可容易地结交与绝交。

他认为,多数人利用社群交体不是用以团结或拓展视野,而是把自己锁进同温层里,听着他们自己的回音丶看着自己的倒影。

广告

正因网络如此的特性,放诸在马来西亚现今的政治环境,我对网络选战的成效相当悲观。

国阵和反对阵营的支持者各自沉浸在自己的网络社群,只看得见自己属意,符合自己想像的言论。网军在敌对阵营大量发布恶意丶毫无建设的留言,只会让原本划界的两方更为对立。

加上我国种族丶宗教多元,原已缺少跨界公共场域,理性对谈与营造和谐共识,网络社群壁垒分明的同温层只会加剧现实生活中各群体分裂。

网络选战无疑是政党取得政权的工具,为了选票,不惜撕裂群体。作为市井小民,我们是否有足够强大的心脏和信念,免疫於这些卑劣,准备撕裂群体的言论?

广告

身为政党,难道就拿不出理性,正确运用网络的便利,发表自己的政见,批判敌营的政策,带动选民理性思考和批判?

网军杀到,停看听。普罗大众可别被网军牵着走,届时闹得家庭丶办公室丶交友圈大伤和气。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