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绮珊·掌握三语不再是华人独有优势

2017-04-21 11:06

万绮珊·掌握三语不再是华人独有优势

掌握三语不再是大马华人独有的优势,越来越多友族也跟我们一样会说华语,以及其他外语。

上周日采访日本皇太子德仁亲王出席在吉隆坡日本俱乐部举办的第14届高中生日语演讲比赛,赛後,亲王与5名得奖者简单交流,得奖者均能以日语与亲王直接沟通。

广告

我访问了其中4名得奖者:苏丹阿兰沙中学的莫哈末丹尼尔丶武吉占姆国中的杨艾莉丶巴生康文女中的冯嘉燕和循人中学的刘俊贤。他们都是16至17岁的高中生,我很好奇他们从何时何处学得一口流利日语,第一名到第三名回答,他们都是在学校学的,而第四名的刘俊贤则是自学日语。

丹尼尔丶杨艾莉和冯嘉燕异口同声告诉我,他们是动漫迷,所以在学校选修日语。

丹尼尔说,从中一开始,学校让他在华语丶日语丶阿拉伯语和法语选修一科,他选择了日语。

丹尼尔,杨艾莉和冯嘉燕就读的中学都是国中,当我以为选修语文课是大学才有的事时,这三所国中已经开始提供国际语文选修课程,而且还培育出掌握三语丶四语(杨艾莉和冯嘉燕都会中文)乃至五语的一代。

我很惊讶,国中竟已如此进步,从这个方面来看,甚至超越独中。

我於是想,现在有哪些国中有语文选修课?网上关於国中教外语的资料相当少,不过早在2009年,教育部就计划让更多寄宿学校和普通学校教授日语,日语师资每年增加,当时,全国共有43所寄宿学校和29所普通学校备有日语课。

广告

莫哈末丹尼尔就读的苏丹阿兰沙中学丶杨艾莉的武吉占姆国中和冯嘉燕的巴生康文女中正是其中备有日语课的寄宿学校丶高表现学校和普通学校。

反观就读独中的刘俊贤则没有他们幸运,他告诉我,他说的日语来自自学,以及参与过的校外日语课。他去年才开始学习日文文法,此前一直累积单词的知识。

我不禁想,独中或以考试为主设计课程的传统学校,是否有甚麽地方出错了?当我们还在挣扎甚麽语文课多少节数丶甚麽语文用甚麽版本的课本时,有的学校已经远远摆脱成见,让有能力的学生更上一层楼。

除了丹尼尔他们,我也遇过不少懂得中英巫文以及第四种语文的人。比如,法国总统访马时,其中一个会说法语的司仪先生,他是马来西亚人,是华人与法国人的混血後代,精通4语,可能还会其他语言。还有预防滥用酒精和药物丶管制丶康复委员会副主席罗帝文,他是印度人但说得一口流利华语。金正男被杀事件时,日本媒体蜂拥来马,一个会说日语的马来导游带了一家日媒的记者来星洲日报访问,全程兼当翻译,他跟我说,他原是工程师,但因为会说日语,现已放弃工程师事业,专门带本地马来人到日本旅游,这样的差事好玩多了。我还发现,连KLCC某咖啡馆的马来侍应小姐也会说华语。

广告

掌握三语不再是大马华人独有的优势,越来越多友族也跟我们一样会说华语,以及其他外语。我不会因为自己现在还是少数能说三语的人而感觉优越,反而因警惕於即将来临的激烈竞争,想着多学一种语言。所以,如果你还有种族优越感,请放下那不切实际的优越感,切切实实地与友族们一起进步吧!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