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阿学失败启示录

2017-04-21 11:52

郑丁贤·阿学失败启示录

选前,很多人定调说,阿学如果中选,代表少数族群在主流政治也有出头天,能者必然获得多数人的支持,这就是民主政治。

锺万学落选,不但他的支持者失望,隔海的大马华人也心有戚戚,怅然若失。

广告

选前,很多人定调说,阿学如果中选,代表少数族群在主流政治也有出头天,能者必然获得多数人的支持,这就是民主政治。

当时,我心里暗忖,阿学中选固然好,不过,他落选的话,岂非搬石砸脚?

不幸的是,印尼政治比一般人了解的更加复杂;阿学在一片期望之中,败给阿尼斯。

阿学不是败在能力和政绩,而是败在多数选民的种族和宗教的身份认同;而他的鲁莽和天真,加剧了他的失败。

以能力和政绩而言,他担任雅加达省长(接替佐科威,而非中选)期间,推行廉政,推动经济,发展基建,曾经获得80%雅加达人的肯定,不可谓不标青。

而他的对手阿尼斯,虽然曾经出任教育部长,却没有当过地方首长的经验,在雅加达的政绩是零。即使如此,他却得到约58%选民支持而中选。

广告

一句话,多数选民选的是宗教和族群,而不是政绩。

这是少数族群的政治宿命,要改变宿命,还有遥远的路途,而且,还得找到正确的路向。

阿学的失败,可以作为经验,值得少数族群政治斗争所借鉴。

第一丶缺乏宗教和族群敏感度竞选的中期,阿学在一次公开演讲,被指引用可兰经,亵渎伊斯兰。当然,这有被刻意误解,或是夸大的成份;不过,阿学的谈话,确实是游走边缘,才容易被利用作为打击他的手段。

广告

这也不是阿学第一次成为众矢之的。之前,他抨击公立学校规定女学生戴头巾,用语粗俗,就已经引起穆斯林反感。他缺乏敏感度,让保守派伊斯兰组织也将他标签为“反伊斯兰分子”。

作为非穆斯林,他过於自我,敏感度不够,而侵犯了许多穆斯林的感受。

第二丶不融入在地文化阿学成长於苏门答腊和加里曼丹之间的一个岛屿──帕里洞岛,而不是爪哇岛,更不是雅加达。

而他的华裔背景,也和爪哇文化相差甚远。

爪哇民族性格比较复杂,自尊心强,喜怒不形於色,表达方式也很含蓄,从政更有一套隐晦特色。

阿学却是大剌剌性格,有甚麽说甚麽,爱恨分明,而且不顾他人感受;上任之初,就公开斥责公务员和不同意见的人,让人惊愕。

有华人社区领袖,曾经为文劝告阿学应该学习礼貌,避免激起主流族群对华人的厌恶。结果阿学反驳,指这位华裔长者“二流头脑”。

印尼副总统尤索夫卡拉虽然和阿学站在同一阵线,却也曾经劝告阿学要懂得爪哇人的文化,不要伤害人们感情。

第三丶雄心勃勃,过於高调阿学自信很高,企图心旺盛;他过早以为雅加达省长是囊中物,同时从不隐藏以当上印尼总统为目标。

在他入主雅加达省长官邸之後,曾经说:“担任总统比担任省长更加容易解决国家问题,包括贪污。

他指着总统府方向:“谁知道,只要我搬到那一头去。”

有企图心固然好,但是,不懂得谦虚和低调,却容易让人反感,也成为对手针对的对象。

阿学有一番能力,也得到总统佐科威,以及执政党护航,原本机运绝佳。但是,他高估自己,低估对手,错估选民,冲撞大环境,以至让多数穆斯林结合起来反对他。

而竞选期间挑起的宗教风暴,扩大了族群和宗教之间的矛盾,也伤害了印尼社会的多元和中庸。阿学的竞选之路,究竟是一次进步,还是一次倒退?

这值得其它多元族群社会的少数族群深思。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