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雪翠 ‧ 虚拟之战 ‧ 亲子现实

2017-04-21 13:08

许雪翠 ‧ 虚拟之战 ‧ 亲子现实

电子世界是虚拟的,教养是现实的,虚拟与现实之间,推陈出亲子网,牢不牢固,看我们的了!

“阿妹,koko玩那个royal crush到底是怎样玩的?”听我突然这样问,沙发上的阿妹瞪大双眼:“马麻有candy crush但是没有royal crush咯,而且不是crush,是clash,clash royale!”什么跟什么嘛?5岁的阿弟已按捺不住:“妈咪我知道!是打战game来的,battle!”用什么打?阿妹说:“skeletonarmy这些啦,作么?你要写在报纸啊?我不会,你最好问阿ko,他才是最pro的!”

广告

Pro?专家?!我一阵晕眩!上了中学的哥哥一直吵着要手机玩这款游戏,我初时不以为意,有时让他玩,有时不让。直到上两个星期参加一个泳池生日派对,一个电子游戏的收与放管教对话让我重新省思。

话说生日星是阿哥幼儿园同学,举家迁居中东多年后于去年回国,入读私立学校,所以朋友圈自然就是私立学校学生。初时我以为是不熟络而格格不入,但他说:“我不是不要参他们,人家的clash royale已经在arena10,我才到arena4,我拿什么跟人家谈?都是你!”什么arena?我脑袋可是转了好几圈才捉到重点,啊──同侪压力!

这就像以前的港剧与后来的韩剧,同学都在看,不看的人要如何以共同话题融进朋友圈,那可是一大学问。

当然,我们说要培养孩子独立思考,懂得如何不跟风也能交到志同道合的知心朋友,但毕竟十三四岁的年纪,这独立思考和自我认同还需要时间去学习和培养,那么,问题来了,在孩子们能稳稳站住以前,我们该如何拿捏收放?一句“他们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恐怕就有够父母应接不暇了!

给出容易收回难

我们已生活在电子科技巨网里了,iPad、iPhone不离手。阿哥上中一后,我的手机WhatsApp就新增好几个群组,原来现在的课外活动通告都是直接发到手机,我看迟些阿哥就会要求手机了!而这手机该不该有wifi,给出容易收回难,这可不是简易管教题了!

广告

专家调查发现,社交媒体的“like”和电子游戏,会让脑袋释放出一种叫“多巴胺”(dopamine)的分泌物,这种化学物质会直接影响人的情绪,产生兴奋感、愉悦感。换句话说,容易上瘾!

一个不小心,荧幕就成了电子毒,不只在跟我们抢时间、机会和缝隙形塑孩子的性格,还会大大损伤亲子关系。我在思考的当儿,碰巧在脸书的转发文里,“亲睹”中国一位父亲,在高楼下抚尸哭嚎的画面,新闻标题正是“父一怒将儿手机扔下楼,少年竟随机一跃而下”!而另一则新闻则是“父阻10岁儿看电视,儿跃楼轻生”,我真是心惊胆战!

摇电好友芬──我的亲子教养智囊团队一大要员。是的,大考题当前父母还得有后备军,三人行必有我师,大家一起脑力激荡,给彼此当“旁观者”;这通电话得出的结论是“管理”,芬说,孩子的IT时间需要“manage”,赏罚制不是最好的,但在找出更好的方法以前,这还是可行的。

电子世界是虚拟的,教养是现实的,虚拟与现实之间,推陈出亲子网,牢不牢固,看我们的了!


广告


广告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