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 ‧ 【花踪热身系列十之一】八千里路云和月——追寻父亲的足迹

2017-05-09 14:25

白先勇 ‧ 【花踪热身系列十之一】八千里路云和月——追寻父亲的足迹

在白先勇眼中,父亲白崇禧更像是希腊悲剧中的角色。从18岁参加武昌起义,领导北伐,成为抗日名将,直到最后不剩一兵一卒地逃离大陆,他曾说,父亲其实是个一辈子忠于民国的输家。

在白先勇眼中,父亲白崇禧更像是希腊悲剧中的角色。从18岁参加武昌起义,领导北伐,成为抗日名将,直到最后不剩一兵一卒地逃离大陆,他曾说,父亲其实是个一辈子忠于民国的输家。

广告

1994年,他开始整理起父亲的史料,并出版了《父亲与民国》、《疗伤止痛》等书,亦将近年来到各地追寻父亲足迹的过程,写成了〈八千里路云和月〉一文。【星云】特此刊出,以飨读者。

父亲白崇禧将军半生戎马,18岁1911年辛亥革命参加“广西学生军敢死队”北上武汉声援“武昌起义”,35岁率领第四集团军,一马当先,直驱北京城,推倒北洋政府,最后完成“北伐”。“抗日战争”8年,父亲出任副总参谋长,重要战争,无役不与:“台儿庄大捷”、“昆仑关大捷”、“武汉保卫战”、“桂柳会战”。“国共内战”期间,任国防部长、华中剿总司令,父亲与林彪从东北四平街交手,后来在武汉再度交锋,直到父亲退守广西,与林彪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为了保卫民国,父亲奉献了他的一生。然而父亲的历史,长年来在两岸一直未获公平的论述与评价,甚至时常还遭到污蔑、扭曲。自从1994年退休以来,我便着手搜集资料,访问有关人士,预备替父亲写传,呈现父亲真实的一生,于是便有2012年《父亲与民国》以及2014年《止痛疗伤——白崇禧将军与二二八》两部传记的出版。这两部书都由两岸三地三家出版社同步发行。《父亲与民国》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抢先于3月出版。这部书在大陆立刻引起相当大的关注,尤其其中有关“北伐”、“抗战”、“国共内战”数百幅照片,在大陆首次露面,新闻界十分好奇。两年间,我受到各地的邀请,展开了我八千里路巡回演讲,追寻父亲足迹的旅程。2012年我的行程:北京——南京——武汉——桂林——重庆——广州——上海——杭州。翌年2013,我去了西安,隔一年,更去了东北:沈阳——四平——长春,最后返回北京。这两年,由北到南,由西到东,跑遍了中国大陆几个重要大城,而这几个城市却跟父亲的戎马生涯息息相关。我马不停蹄穿梭于这些城市,向热切的听众讲解父亲的生平历史之际,同时也在追踪父亲当年在各个城市留下的身影及事迹。

北京

2012年4月21日,我终于在北京举办了《父亲与民国》的新书发表会。这部书能够在大陆出版是破天荒的一件事,其间曾经过一年多千山万水的波折,幸而到岸。发表会开始地点也颇难找,很多合适的地方不愿意接。后来终于找到政协礼堂附设华宝书院,这是一间布置古雅的所在,有书香气息。发表会下午两点钟开始,会场早坐满了各种媒体记者,报刊杂志、电视广播、网站,大概有三十多家,一些老朋友也到了场,作家章诒和、社科院文学所黎湘萍教授,还有北大、北师大一些文史教授。会上我讲述了《父亲与民国》成书的来龙去脉,更放映了一段父亲过世追悼会的纪录片,其中有蒋介石赴殡仪馆行礼献花的镜头,父亲的丧礼按陆军一级上将国葬的仪式,文武百官都到齐了,相当隆重,这是大陆媒体记者最感兴趣的影视资料。等到会后记者群访,他们抢着问的一个问题就是:两岸一直传闻白崇禧是蒋介石下令特务毒死的,是否是真?我借着这个机会把一直以来流传着的一个谣言严正澄清。原由是一位被国民党情治机关开除的特务谷正文捏造故事:蒋介石派特务酒中下毒,杀害父亲,并且派遣护士间谍下手云云,情节至为荒谬。第二天好几家大报的标题竟是:“白崇禧不是被蒋介石毒死的”。

我的一番澄清,引来大陆媒体强烈反应,后来台湾的媒体,也做了同样的回响。出版社后来计算了一下,登载有关《父亲与民国》的报道,在大陆超过一百家媒体以上。于是自新书发表会开始,《父亲与民国》这部书的影响力,从北京开始慢慢辐射出去。

父亲与北京这座城市有几段特殊因缘。1928年6月8日,父亲以“北伐”东路军前敌总指挥名义,率领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长驱直入北京城,6月4日安国军大元帅张作霖撤出北京,在皇姑屯被日本关东军炸死。北京政府群龙无首,国民革命军进城,北京人民夹道欢迎。经过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后,中国人民,尤其是知识阶层,渴望一个现代国家的诞生,北洋政府的腐败作风,不符人民的要求,当时北京人民对充满朝气理想的国民革命军是抱有很大期望的。至于父亲领军进北京,则是他戎马生涯中第一座高峰,也可能是他最高的一座,完成“北伐”,父亲才35岁,正是意气风发的一位青年将领,6月11日记者访问:“广西军队进北京,乃历史上向所未有之事,公意如何”?

广告

白君满面笑容,状至愉快,曰“太平天国时,两广军尝一度进抵天津,至于进北京,诚哉其为破天荒也”。

可以想像得到当年父亲马上英姿、顾盼自雄的神态。他在故宫门前拍了一张照片,那座门上的横匾竟刻着“崇禧门”3个大字,暗合了父亲的名字,好像北京城欢迎这位白马将军的到来。北京这座古城经历金、元、明、清、民国北洋政府,做过八百多年的首都,人文荟萃,民国初年的新式学堂多集中在北京。6月26日,父亲应邀到北平女师大演讲:国民革命与世界革命。女师大的学生都是“五四”时期新女性的菁英阶层,父亲的演讲主题在鼓励妇女经济独立,进学参政,加入国民革命,父亲这一番鼓励女权运动的话,大概女师大的新女性都听得进去的。接着父亲又到清华大学做了一次演讲,由罗家伦校长邀请。父亲领着国民革命军最后完成“北伐”,一时成了万人瞻仰的英雄。当时父亲年轻气盛,不懂收敛,锋芒太露,因而功高震主。同时广西军队势力高涨,蒋介石感到威胁,终于发动“蒋桂战争”,国民革命军,兄弟阋墙,国民党失去统一中国的黄金机会,埋下了最后覆亡的恶因。父亲被通缉并革去党籍,连夜仓皇离开平津,坐船潜回广西。“北伐”父亲立了大功,可是一夕间从巅峰跌倒谷底,经历了事业上第一次大起大落。

1945年,“抗战”胜利,经过16年,父亲又回到了北京,10月10日,父亲以抗日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的身份代表中央参加了北京日军受降典礼,在北京太庙举行,由孙连仲将军主持大典。那是北京城内万众欢腾的一个日子,自从卢沟桥事变,北京城及其人民饱受日军蹂躏的痛苦,8年后终于拨云见日,父亲与北京民众都分享了胜利狂欢的一刻。

父亲最后一次到北京是1947年2月,时任国防部长,到华北视察,国共内战已经开打,北方战云密布,父亲到北京会见北平行辕主任李宗仁,商讨华北防卫问题。

广告

北京是座千年古都,历尽沧桑,看过多少朝代的来来去去,英雄们的起起落落。父亲每次到北京,也总在历史大转折的一刻。(待续)

白先勇简介

1937年生,广西桂林人。台大外文系毕业,爱荷华大学“作家工作室”(Writer’sWorkshop)文学创作硕士。

小说家、散文家、评论家、戏剧家集于一身,著作极丰,代表作有短篇小说集《寂寞的十七岁》、《台北人》、《纽约客》,长篇小说《孽子》,散文集《蓦然回首》、《明星咖啡馆》、《第六只手指》、《树犹如此》,舞台剧剧本《游园惊梦》、电影剧本《金大班的最后一夜》、《玉卿嫂》、《孤恋花》、《最后的贵族》等。

第14届花踪文学奖颁奖典礼

2017年6月24日7.30PM

吉隆坡城中城会展中心(Plenary Theatre)

*索票详情稍后公布。

本届花踪世界华文文学奖得主白先勇文学讲座

从《台北人》到《纽约客》花踪国际文学研讨会

2017年6月25日

9.30AM-5.30PM

吉隆坡城中城会展中心(Plenary Theatre)

线上报名:logon.my/20177

费用:社会人士RM35、学生RM20出席者将获赠文凭一张;午餐自理。

询问:[email protected]  /03-79658594(周一至周五,10AM-7PM)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