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 ‧ 【花踪热身系列十之二】八千里路云和月——追寻父亲的足迹

2017-05-10 15:08

白先勇 ‧ 【花踪热身系列十之二】八千里路云和月——追寻父亲的足迹

我在书店演讲了两个小时,放映多张父亲各阶段的照片,讲父亲的历史也就等于讲民国史,父亲的一生可说是民国史的一个缩影。
2012年四月下旬,白先勇参加于南京中国近代史遗址博物馆举行的“白崇禧与近代中国”研讨会,当地乃民国政府时期的总统府。

南京

广告

4月23日,我们从北京坐5小时高铁到达南京。第二天,在先锋书店有一场大型演讲及签书会,先锋书店在南京大学附近,原为停车场,改建成一家规模庞大的书店。那天演讲,以“父亲与民国”为题,外面下雨还涌进来千多听众,以年轻人为多,大概有不少学生。章诒和替我站台开场介绍,她写了一篇文章评介《父亲与民国》:将军空老玉门关——读书人一声长叹。

诒和对父亲的历史有感而发,所以文章写得深刻苍凉。我在书店演讲了两个小时,放映多张父亲各阶段的照片,讲父亲的历史也就等于讲民国史,父亲的一生可说是民国史的一个缩影。在台上,我感受得到南京听众的热切与好奇。大概因为南京曾为民国政府的首都,南京人民对民国人物、民国历史自然有一份亲切感。演讲完毕开始签书,足足签了3个钟头,近千本,书店里我的书卖得精光,我再也没有想到南京会有我这么多的读者。

第二天4月24日,才是这次南京行的重头戏:“白崇禧与近代中国”研讨会由南京大学民国史研究中心与南京中国近代史遗址博物馆共同举办。这是突破性的一次研讨会,这是第一次在中国大陆以父亲的历史为主题所开的研讨会,也是第一次以国民党高级将领为主正面客观的学术会议。而且主办单位为南大民国史研究中心,这是中国大陆研究民国史最有权威的学术机构,开会的地点就在博物馆,也就是民国政府时期的总统府,一个充满历史意义的所在,再往上溯,南京总统府就是太平天国的天王府。现在博物馆的陈列,大致还原民国时期的面貌,蒋介石办公室的摆设还是保持原样。因为这个研讨会不比寻常,主办单位特别谨慎低调,原则上不欢迎媒体采访,会议在总统府大礼堂召开,由南大民国史研究中心主任张宪文教授主持,南大教授有不少位,资深教授有申晓云、刘俊、张生、江苏省党校李继峰教授、南京师范大学经盛鸿教授等。

我看看大礼堂的环境,感到很眼熟。《父亲与民国》里有一张照片,是1946年7月1日,蒋介石就在这个礼堂里授予父亲国防部长印信时所摄,而66年后我却在同一个地点,参加“白崇禧与近代中国”研讨会,我突然感到父亲本人没有机会再回到南京,但他在天之灵却指引我替他完成了这趟南京之旅。

会中学者们发言相当客观中肯,对父亲抗日战争的功劳也做了肯定,这是大陆政府这些年来对待民国史渐渐放开尺度,往史实靠拢,我们这个会议才有可能召开。会中论到大陆一贯流行称呼民国时期地方军事领袖为“军阀”,父亲也一直被称为“桂系军阀”,我提出严正抗议,我说“军阀”是指拥有地方军队的首领,其势力仅及于地方,其利益目标也限于地方及个人。可是父亲参加武昌起义、完成北伐、抗战8年,都是全国性为保卫全民族而战,而且父亲麾下指挥的不仅是桂军,也包括中央军及其他军队,他绝对不是一个地方“军阀”,他大部份的时间都在中央政府任职。与会者都表赞同。开会的同时,在博物馆南京总统府做了一次相当规模的照片展,有100幅,都是从《父亲与民国》上撷取下来的,排列起来,图说了父亲一生。这些照片在大陆都是头一次露面,所以引起民众强烈的好奇,展览室就在总统府一进门的左侧,位置醒目,展期长达3个月,博物馆一天七八百人进出,父亲这个照片展的观众必定不在少数。《父亲与民国》这本书的影响,从南京也逐渐散布出去了。

第二天,我在东南大学做了一次演讲,东南大学前身是中央大学,蒋介石是校长。我在演讲时,提到抗日战争,父亲提出重要战略:“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以游击战辅助正规战,与日军做持久战。讲到这里,台下学生纷纷交头接耳:持久战是毛主席提倡的。我说毛泽东也分别提出了持久战的理论,可是父亲提出好像早一些,两人大概没有互相影响。

广告

南京城是一座历经11朝的千年古都,因为国民政府曾在南京建都,父亲与南京的关系当然也就比较密切了。1927年国民革命军进入南京,同时国民党内部发生了“宁汉分裂”的危机,蒋介石被迫下野,孙传芳军队乘机进逼南京,父亲自上海替革命军募款,返回南京路上,发现有孙传芳部队蠢动,父亲当机立断,马上成立临时指挥所,指挥中央第一军在南京近郊龙潭与孙军激战6昼夜,终于彻底击溃孙军,扭转乾坤,“龙潭之役”乃“北伐”史上最关键的一仗。行政院长谭延闿在南京设宴招待有功将领,即席写下对联赠予父亲:

指挥能事回天地

学语小儿知姓名。

1937年抗战军兴,蒋介石号召全国抗日,父亲首先相应,8月4日父亲第一个飞南京,“北伐”10年后父亲再度到南京,这是中华民族抵抗外族入侵生死存亡的一刻。父亲被任为副总参谋长,负责规划抗日战略之重任,展开8年烽火连天、肝脑涂地、中国人民死亡3千万人的惨烈战争。父亲抵达南京第二天,日本报纸头条登出:战神莅临南京,中日大战不可避免。

广告

813“淞沪会战”国军英勇牺牲15万,不敌日军优势炮火,终于撤退。日军进逼南京,蒋介石召开南京保卫会议,父亲及国军高级将领如李宗仁等,皆主张放弃南京,宣布为不设防城市,因为国军新败之余,来不及整军补充,南京无险可据,防守困难。蒋介石未采纳,认为南京乃国府首都不能放弃,唐生智自告奋勇守城,父亲陪唐巡视周遭防御工事,那天天气寒冷落雪,父亲看见唐身体虚弱,满面病容,还是父亲代他爬上山察视。日军破城,唐生智弃城而逃,日军屠城,30万军民惨遭残害。南京这座千年古城的人民,遭罹了有史以来震惊中外的最残酷一次灾难:“南京大屠杀”。

1945年抗战胜利,父亲带领我们全家飞回南京,第一件事便是去中山陵谒陵,我们都跟着父亲爬上那300级石阶,穿过“天下为公”的牌楼,父亲在告慰国父孙中山在天之灵:8年苦战,终于把日寇驱走,还都南京。

(待续)

第14届花踪文学奖颁奖典礼

2017年6月24日:7PM

吉隆坡城中城会展中心(Plenary Theatre)

*索票详情稍后公布。

本届花踪世界华文文学奖得主白先勇文学讲座

从《台北人》到《纽约客》花踪国际文学研讨会

2017年6月25日:9.30AM-5PM

吉隆坡城中城会展中心(Plenary Theatre)

线上报名:logon.my/20177

费用:社会人士RM35、学生RM20

出席者将获赠文凭一张;午餐自理。

询问:[email protected] /03-79658594(周一至周五,10AM-7PM)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