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 ‧【花踪热身系列十之四】八千里路云和月——追寻父亲的足迹

2017-05-12 15:56

白先勇 ‧【花踪热身系列十之四】八千里路云和月——追寻父亲的足迹

1949年国共内战接近尾声,父亲与桂军将领就是在榕湖家中开的紧急会议,李宗仁、黄绍竑、李品仙都到了,会议决定战和,父亲极力主张战到底,后来果然父亲与林彪战到最后,是国民党军队最后撤离大陆的一支。

桂林

广告

第二轮巡回演讲,首站是桂林,回到父亲的家乡。5月22日在桂林召开了“20世纪30年代的广西建设”研讨会,开会的地点就在榕湖宾馆,那原是我们在桂林的故居,后改成高档宾馆,但老房子还在,那是抗战后新起的,原来那幢洋房,1944年日军攻打桂林,炸掉了。

与会的人都下榻榕湖宾馆,我每次回桂林,都差不多住在榕湖老家。1949年国共内战接近尾声,父亲与桂军将领就是在榕湖家中开的紧急会议,李宗仁、黄绍竑、李品仙都到了,会议决定战和,父亲极力主张战到底,后来果然父亲与林彪战到最后,是国民党军队最后撤离大陆的一支。63年后,我跟一批历史学者又来到榕湖,开会研讨30年代广西建设——那是父亲最得意的政绩,把广西建设成“三民主义模范省”。参加会议的学者有台湾来的杨维真、张力,南京大学的申晓云、北京社科院的黎湘萍,还有几位广西当地的学者。研讨会足足开了一整天,在广西,这也是首次创举。1993年广西政协本来要在南宁召开一个讨论父亲历史的会议,学者们的论文都写好了,可是当时的政治氛围还不成熟,会议临时取消,我白跑了一趟广西,不过在桂林倒吃足了日思夜想的桂林米粉。

1944年是抗战后期极为艰辛的一年,日军攻打广西,父亲负责指挥“桂柳会战”,保卫桂林。广西子弟兵保卫家乡,打得十分英勇惨烈,但军力人数远远不敌日军,将士牺牲惨重,师长阚维雍自戕,八百多守军最后退入七星岩作殊死战,日军用毒气并火烧,八百官兵全体殉国是广西版的“八百壮士”,桂林陷落。

我们全家以及亲戚八十余口,由母亲率领,搭上最后一班火车逃离桂林,桂林城烽烟四起,一片火海。那是桂林这座古城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浩劫,整座城毁之一炬。

5月24日,我在广西师范大学王城校区做了一场演讲,听众来了千余人,在桂林、在自己的家乡,向广西子弟讲父亲的生平、讲广西的历史,我有一种迫切感,因为现在年轻一辈的广西子弟对30年代的广西不一定熟悉,至于对父亲一生的英雄事迹,恐怕也是陌生的了。但我感受得到听众的热情,他们有求知的渴望,很想知道被掩盖的那段历史。

后来我看到广西师范大学的建校史,广西师大本来是广西师专,原来是30年代父亲在广西主政时创校的,父亲身为军人,但最注重教育,在他的大力支持下,在广西以及在其他省里,创办过大、中、小各级学校。在他的故乡临桂县,他出资办过一所“东山小学”,现在还在,是为了乡下孩子读书办的。我在桂林念过中山小学,这所纪念孙中山的中、小学,校史上记载,创办人赫然是白崇禧,这是我最近才发觉的。我回去参观小学母校,居然校歌都没有改,我跟小学生们一起唱:我敬中山先生我爱中山学校。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