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耀福·浅析朝野三国大战

2017-05-18 11:25

龙耀福·浅析朝野三国大战

自2009年以来,国内政局相对比较稳定,有利于外资进来,而中国政府最近倡导的一带一路,在大马的软体及硬体设施投资更是前所未有的进展神速,惟中资大量进驻本地也是一面双刃刀,国阵不得不防反对联盟尤其是马哈迪以马来民族主义的火攻。

反对党联盟经历了两次与国阵“一对一”的“改朝换代”对打后,终于打回原形回到308前的局面,多个选区如无意外将出现多角战,下届大选的“三国”对立局面基本已成定局。

广告

首先,掌握行政资源的国阵,其13个成员党的关系至今稳如泰山,偶有争执但大战前夕没有任何闹分裂的迹象,而且具有多元种族的整体形象,也涵盖了东马主要政党团体,其联盟方程式雄霸大马政坛60年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自2009年以来,国内政局相对比较稳定,有利于外资进来,而中国政府最近倡导的一带一路,在大马的软体及硬体设施投资更是前所未有的进展神速,惟中资大量进驻本地也是一面双刃刀,国阵不得不防反对联盟尤其是马哈迪以马来民族主义的火攻。

多项利好消息虽然偏向国阵,但纠缠国阵的种种负面议题及负面因素依然众多。国阵政府至今仍然无法消除人民对于贪污的负面形象,尤其是一马公司始终还是会成为反对党在下届大选中的重大炮弹。

最关键的问题还是经济问题。石油及原产品价格虽开始回温,但经济不景气的负面情绪已经弥漫市场,通货膨胀的压力成为许多低收入家庭不满政府的“东风”。国阵政府虽推出政策针对中下收入群,但只能燃眉之急,处于国家经济转型的电子商务经济尚需时间发酵,心急的选民或许无法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内看到任何对他们有利的政绩。

由旺阿兹莎名义领导,马哈迪出任顾问的希望联盟则成为国内的最大反对党联盟。希望联盟成员党同床异梦,彼此的目标及方向南辕北辙,唯一的共同目标就是要赢取第14届大选,尤其是在伊斯兰党加入混战战围后,希盟已经再经不起考验,内部的分歧会暂时搁下,与世仇马哈迪的恩仇录更是留待下回分解。

希盟更大的挑战还在后头,尤其是最具争议的议席分配问题。马哈迪与慕尤丁领导的土团党与伊斯兰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均是新党,两党的票源都是针对马来人,内部曾有声音谈两党合并但后来都不了了之,选票重叠与对阵有伊斯兰党竞选的选区均是重大挑战。

广告

被喻为安于东海岸势力的伊斯兰党宣布与公正党“分手”后,又宣布与民团党及爱国党成立所谓的第三势力,以此标榜自己为多元种族路线,试图在混合选区如雪州等走自己的路。伊党至今不懂为何仍然没有从历史中吸取教训,自1977年被巫统抛弃后,政治的孤独路都会惨遭失利,唯有与其他政党合作,反而会成为最大赢家,308大选就获得史上最佳的3个州政权。

马来西亚显然已经进入一个“太多烂苹果只能选一个不太烂”的政治现实。改变是必然,但选民要求改变的方向路在何方?沉默的大多数,依然还在等待这一天的来临。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