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辇筐脚双拖前路茫茫?(上篇):2021年禁B牌更新晴天霹雳.吉辇筐脚双拖或消失

2017-05-18 13:13

吉辇筐脚双拖前路茫茫?(上篇):2021年禁B牌更新晴天霹雳.吉辇筐脚双拖或消失

吉辇筐脚双拖网船是由两艘船合在一起,在海上拖网捕鱼。1980年期间,渔民在没有合法执照下常被取缔,抗议声不断,吉辇渔协代表四处奔走包括求助国州议员、渔业总监,也拜访时任农业部副部长拿督李裕隆,最后政府俯顺民意,1986年发出700多张执照给古楼及角头渔民。
吉辇双拖筐脚网船执照将于2021年被禁,大海茫茫,渔民不知何去何从。(图:星洲日报)

(霹雳.吉辇)吉辇筐脚双拖网船是由两艘船合在一起,在海上拖网捕鱼。1980年期间,渔民在没有合法执照下常被取缔,抗议声不断,吉辇渔协代表四处奔走包括求助国州议员、渔业总监,也拜访时任农业部副部长拿督李裕隆,最后政府俯顺民意,1986年发出700多张执照给古楼及角头渔民。

广告

此执照只在吉辇区专有,事隔30多年后,政府政策再改变,计划在2021年全面禁拖网船(B牌)更新执照,包括吉辇的筐脚双拖网船。

为2渔村浇大冷水

距离2021年至今4年余,吉辇筐脚双拖网渔民深感前路茫茫。原本已面对后继无人窘境的行业,如今政府再颁禁令,无形为角头、古楼两大渔村浇了一盆大冷水。

政府虽然提出替代方案,将转发浅海棱网(A牌)或改为传统垂钓、放鱼筌等方式,但筐脚网渔民诉苦这有如本来是驾车上班,如今要改搭乘巴士、骑脚车或走路,倒退回以前的捕鱼作业,也视为是“从头开始学习”,让渔民无所适从。

陈雄彪:执照是用心血争取回来

吉辇渔民协会主席陈雄彪接受星洲日报《大北马》社区报访问说,吉辇筐脚双拖网执照是用心血争取回来的,但1985年的渔业法令,也诸多限制筐脚双拖网的发展,例如罚款高、一些执照不能转换,或是三几年就冻结,须要上诉才能解禁,这一路走来,筐脚双拖网一波三折,导致许多业者渔民都不让孩子继承。

广告

角头古楼剩500多艘

陈雄彪说,目前的资料统计显示,吉辇角头与古楼的筐脚双拖网船剩约200余对(500多艘),少了约百对(200艘船)。从事筐脚双拖网船的渔民大多数都上了年纪,没了足够的年轻人接班,此行业慢慢也会自动消失。

他说,双拖筐脚网船的从上世纪80年代捕捉至今,捕获的渔获以虾及杂鱼为主,古楼、角头2个渔村,因为有筐脚双拖网的存在,令渔民的生活有所改变,两大渔村的发展也比其他渔村快。

大量的渔获也供应了市场的需求,减少进口,对国家社会贡献良多,还有一些渔获也充作其他行业的发展如咸鱼业、虾米业、养鱼业等等。

广告

他说,政府其实不能“说关就关”(取消执照),那渔民生活怎么办?

纪汉添:由古楼渔民创设再改良

当年参与争取执照的角头筐脚双拖网船的纪汉添(70岁)说,双拖筐脚网的捕鱼作业方式是由古楼渔民先创设,过后两大渔港的渔民再改良,使捕获量增加,提高收入,才能留住村民继续当渔民。

他说,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大家使用的捕角方式还是很落后,渔民采用独拖围网方式,鱼虾捕获量很少,仅够糊口。当年,他是渔协代表之一,常与主席张倬荣南下吉隆坡奔走会见部长、总监,求助政府颁发执照给渔民安心就业,渔业局还委派专家到来见证筐脚双拖网的捕鱼法,国州议员也从旁协助,终获政府发出执照。

他说,过后的30多年,政府就不再发新执照,因此执照是买少见少,筐脚双拖网的发展也是日渐萎缩,目前一对筐脚双拖网船,若是全新渔船器具包括执照,可要花上25万令吉,年轻人多数打退堂鼓。

纪汉添说,角头、古楼渔港的渔民包括棱网船、小船、拖网船,各自在海上讨生活,政府应体恤渔民,从长计议,并放宽筐脚双拖网禁令,让渔民安心继续捕鱼。

王喜盛:渔民“见步行步”

渔协董事之一的王喜盛受访时说,禁拖令是全国划一的计划,目前政府建议关了拖网,转发A牌浅海棱网执照,或鼓励渔民转至C牌深海领域发展。

他说,双拖网船渔民目前对于禁拖令还是保持见一步行一步的心情面对。

下篇预告:政府打算在2021年全面禁拖网船作业,势必打击各渔村的经济,尤其是古楼与角头……

筐脚双拖网船的捕鱼方式,以一对为主,共同拖网。(图:星洲日报)
吉辇筐脚双拖网的执照,全马只有角头及古楼渔村仅有。(图:星洲日报)
筐脚双拖网的渔获以鱼虾为主。(图:星洲日报)

 


广告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