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败象已露

2017-05-19 12:04

林瑞源·败象已露

社会上各种乱象丛生,包括到处是垃圾、满街是大耳窿广告、治安败坏、吸毒问题严重;外国的评语也不佳,包括指控侵犯人权、贩卖人口。这些都是国家走下坡的迹象。我们必须要有羞耻心,否则永远不可能成为第一流的国家。

虽然距离2020年先进国目标只剩下2年半的时间,但是政治领袖已经鲜少提起这个宏愿,反而把焦点转向2050年国家转型计划。

广告

其实,大家都知道高收入先进国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不只是因为马币贬值,造成1万5000美元的人均收入遥不可及,也因为其他指标,达不到先进国的水平。

在管理上,我们还处于中学水准,譬如,收入与支出严重失衡,明知道必须缩减公务员薪酬,才可能控制行政开支,却削减发展开销,损害竞争力。

为了填补空虚的国库,政府成立了成员包括总检察署、警方、国家银行、内陆税收局及关税局的国家追税执法特工队(NRRET),加大追税的力度。

其中,绿野集团大股东兼主席李金友存放在一家外资银行为数1亿2600万令吉的定期存款遭内陆税收局扣押,相信与1997和1998年的应纳税额2250万令吉有关。李金友控诉,税收局以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AMLA)来调查他,是对他的侮辱,并提醒政府不要“吓死会生蛋的母鸡”。

政府财务困难,追税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过于激烈的行动将伤害商业,令商家心寒。

而且,为何当局不设法遏止黑钱的流出?

广告

根据全球金融诚信机构(GFI)的估计,大马2005至2014年黑钱外流达4310亿美元。如此庞大的黑钱外流,难怪经济欲振乏力。

对付贪官也可以杜绝国家资源的流失,但是,贪腐文化已根深蒂固,要连根拔起谈何容易?

现在不是小官小贪,而是位高权重者成群结党、营私舞弊,譬如,武吉阿曼毒品罪案调查部22名警官及警员涉嫌与贩毒集团勾结被捕;全国副总警长诺拉昔披露,这种情况不只出现在吉隆坡,而是全国都有。

此外,马六甲多名高级警官,包括2名警区主任,涉嫌包庇非法赌博及按摩场所业者也被反贪污委员会扣捕。

广告

警队的广泛贪污现象反映公共领域的道德问题,果不其然,反贪会副主席三苏巴哈林就指出,涉贪被捕的人士中有超过50%是公务员,因此反贪会在未来3年会着重在政府部门打贪。

但是令人怀疑,民众会成为反贪会的后盾,根据反贪会的调查,有16.5%大专生愿意接受贿赂,而19%大学生愿意以贿赂方式来避免受到对付,这显示人们并没有疾贪如仇。

当政坛盛行“你帮我,我帮你”,民众也期望政治人物派钱时,反贪不会有太大效果。

行政层面出现问题,人民的素质也让人担忧。

例如,金钱游戏风行,执法不严是原因之一,民众趋之若鹜,也难辞其咎;警方逮捕了李宗圣,还有许许多多的李宗圣。国家沦为金钱游戏国度,每个人都有责任。

国家未来仰赖下一代,但学子成了什么样子,一些涉及私会党,也有午夜飙脚车。

很多人的思维也与全球化脱节,比如雪州议长杨巧双的自传被北方大学讲师报警举报为宣扬基督信仰;TN50对话会发生冲突,非政府组织没有谴责动粗者,反而向遭掌掴者抗议。

这种是非不分、嚣张跋扈的行径已经颠覆社会价值观,然而国家领袖却任由它蔓延,不去拨乱反正。

社会上各种乱象丛生,包括到处是垃圾、满街是大耳窿广告、治安败坏、吸毒问题严重;外国的评语也不佳,包括指控侵犯人权、贩卖人口。这些都是国家走下坡的迹象。

我们必须要有羞耻心,否则永远不可能成为第一流的国家。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Going downhill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