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芳龙·从“说书”到流言传播

2017-05-19 12:08

陈芳龙·从“说书”到流言传播

回到今天,资讯如此流通发达,“三人成虎”、“巫蛊之祸”依旧在政坛、企业界、日常生活中天天上演。能够阻止的,就是“论语”中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让流言止于智者!我们若非“智者”,但也不应推波助澜!

“说书”,也就是“说故事”(但一不小心会形成流言散播),宋朝(公元960年─1279年)的说书风气极盛、在当时民间广为流行,惊堂木一敲随即万人空巷!宋朝人的“说书”威力,最终说出了罗贯中的《三国演义》、说出了关羽的义薄云天(关羽死于公元220年,三国初期兵败荆州被东吴孙权所杀,在陈寿的《三国志》《蜀书六:关张马黄赵传》中,看得出来关羽并非三国的主角);也说出了曹操的大奸大恶(《三国志.武帝纪》对曹操的评价是“不念旧恶、非常之人,超世之杰矣!”,可见陈寿对曹操的评价很高),关羽的义,曹操的奸,全拜宋代说书人因戏曲效果而夸大传播的结果!至于《水浒传》,更是宋代说书人热衷的话本,无论武松景阳冈打虎,林冲雪夜上梁山等等场景,全是拼凑自宋朝说书人的故事。当然背后隐藏了“揭露官逼民反,歌颂起义,发扬忠义思想”!

广告

宋朝,没有电视、手机、网络,说书成了那年头民间资讯传播的主要管道,所以说书的传播力量很强,甚至可以颠覆正史,可以说神了关云长,也可以说死了曹孟德。《三国演义》对一般百姓的影响,更甚于陈寿的正史《三国志》。

以古鉴今,关、曹二人也不就是现代网络霸凌下的得益者与牺牲者?

最近,甚至近几年来,网络霸凌的课题一再出现在报端,当然流窜在市井小民间的网络霸凌,更千百倍于此。所以星洲日报先后推出“暖势力”和“求真”

的版面,除了报道人间有温情,也同时“在失真的时代,坚持求是精神”,这很值得肯定的,但流传在一般人,你我之间的流言呢?

《荀子.大略》说:“流言止于智者”,但谁是智者?有心人想要诋毁,或彼此有利害关系冲突(不管是权力斗争、男女三角恋、私人恩怨),都必然乐见谣言传播,发流言的人虽非智者,但心计极深,因此很多流言很难平息。

香港城市大学教授黄成荣就指出,因为网民很多时候受到集体行动的影响,不觉得参与霸凌可能会把别人摧毁,也不觉得“将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是不道德的。

广告

大家应该听过“三人成虎”的典故;战国时期魏惠王准备将大臣庞恭和太子送到赵国国都邯郸当人质,那年头通讯不发达,庞恭担心二人一离开,就有奸臣在背后放冷箭;于是乎,先向魏惠王说了一段话。他问魏王:“今天如果有一个人说大街上有虎,您信吗?”;魏王说:“不信!”;“如果两个人说呢?”回日:“半信半疑!”;“如果三个人都这么说?”魏王说:“这样我就相信了!”。庞恭告诉魏王:“我离开了魏国去邯郸,相信背后有人说三道四,希望大王明察”

魏王也答应了他。结果,他前脚一离开,谗言纷至,最终魏王依旧相信了小人的谗言。

中国四千多年历史,被流言霸凌而造成皇帝弑子,将相灭族的案例很多。就说汉武帝(公元前157年─公元前87年),他是中国历史上最为人称道的君王;但到了晚年(西元前92年)却发生了宫廷内部的“巫蛊之祸”,当时武帝的宠臣江充因与太子刘据结怨,指使胡巫向武帝说宫中有邪气,并诬告太子在宫中埋有用以作法诅咒的木人,企图谋反。武帝信之,派宰相刘屈牦带兵镇压,追捕太子而引发战争,太子刘据最后兵败自缢,“巫蛊之祸”前后造成四十多万人罹难;一场杀戮,造成大量军事与政治人才流失,这也是造成西汉政权后来走向衰败的重要因素。

流言,可以让一个盛世逐渐走向衰亡,可见其伤害力量多大?荀子说:“流言止于智者”;但像汉武帝这等明君都会受流言所害,更何况一般人呢?

广告

回到今天,资讯如此流通发达,“三人成虎”、“巫蛊之祸”依旧在政坛、企业界、日常生活中天天上演。能够阻止的,就是“论语”中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让流言止于智者!我们若非“智者”,但也不应推波助澜!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