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约今城】郑锦华·捉迷藏

2017-05-19 13:28

【昔约今城】郑锦华·捉迷藏

近日在坊间闹得沸腾腾的金钱游戏,据说因为崩盘,某公司多处分行关闭没有开放“营业”,搞到注入金钱的会员人心惶惶,负责人也在此刻玩起“捉迷藏”游戏,不知所终。数于万计的会员发动四处探听寻找,只为了找出隐匿在不知处的负责人。眼前现代版大人玩的捉迷藏,与六七十年代一个人在找,多个人在躲的捉迷藏游戏恰好相反。
扮演“捉人”的在大树干伏手遮盖眼睛,背着其他人大声从1数到50或者100。(图:星洲日报)

近日在坊间闹得沸腾腾的金钱游戏,据说因为崩盘,某公司多处分行关闭没有开放“营业”,搞到注入金钱的会员人心惶惶,负责人也在此刻玩起“捉迷藏”游戏,不知所终。数于万计的会员发动四处探听寻找,只为了找出隐匿在不知处的负责人。眼前现代版大人玩的捉迷藏,与六七十年代一个人在找,多个人在躲的捉迷藏游戏恰好相反。

广告

昔日的年代,甘榜孩子是幸福的,不管晴天阴天,总把一出出传统游戏搬到宽阔的泥地上演。三四个人就可以玩得开心的捉迷藏游戏,在宽阔的空间,越能让人玩得兴高采烈,多少童年的欢乐回忆,也是在这一片片辽阔的土地一一刻记下来。

家喻户晓的捉迷藏游戏,甘榜孩子甚至大部份的槟城人都管它叫“Ah Ji Lo”,出处哪里?没人知道。平时生活,槟城老辈人也喜欢用“玩Ah Ji Lo”来当是两个人相约,不过还是三番四次找不到对方的一种比喻。

捉迷藏与一般传统游戏一样需要分组。游戏前,在几轮La La Li LaTam Pong到最后的One Two Tali Shom的分组和决定胜负下,输在最后轮次的,必须担起扮演“捉人”的戏角,在屋子板墙或大树干伏手遮盖眼睛,背着其他人大声从1数到50或者100,过程时快时慢,好让快要数到尾数时还没找到蔽身之处的人慌张失措。

游戏有它的规定,躲藏的人不能在屋子范围内匿身,主要避免扰乱住户的生活起居。屋子的墙角、草丛、大树身,多是被人用来当做藏身的地方,然而,躲在这些地方往往很容易被发现。一些比较大胆的,冒险爬到树上躲藏,开始第一次当然可以隐瞒过关,不过同样招数在下一场就不管用,很快就被揭穿发现。

大树身多是被躲藏的人用来当做藏身的地方。

一些富有“创意”的甚至选择躲进厕所,那年代甘榜的厕所多是设在屋外旷地,没有抽水设备,大小便都是掉落在一个木桶,躲在里边的人可以承受臭气熏天的粪尿味,无非为了要赢得一场游戏的满足感。

曾经就遇过一位大叔急着要用厕所,等了很久没看到有人出来,大声嚷叫,逼得躲在厕所的人夺门而出,那狼狈一幕惹来一场大笑。

广告

扮演捉人的在“数”的过程,多会边数边细心测听后面跑动的声音去向,方便在寻找目标人物时有迹可循。一些善于攻心策略的,会凭着测听到的脚步声去向,逐步前往目标人物藏身的地方找人,临近时还专程提高嗓子高喊对方名字,同时叫嚷“我来啦”“我看到你啦”,就是要让一些胆怯的担心被发现,然后移动身子,这样就可以凭着移动时发出的声音,轻易的发现及将目标人物逮个正着。

被发现点名的人,如果能比捉人的抢先一步跑到喊数的板墙或树干触碰,就能“起死回生”继续游戏躲藏,否则就成为淘汰者替换扮演捉人的角色。

躲藏的设法找个安全地带隐藏,找人的使尽浑身解数要把匿藏的人找出来,两者对立。躲藏的人被发现,虽然有起死回生的机会,不过如果重复多次,可就未必每次都能捷足先登“化险为夷”,除非结束游戏。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