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艳】李天葆·历劫仙女吐明珠

2017-05-19 18:01

【非常艳】李天葆·历劫仙女吐明珠

近来见有一书,刊载马师曾红线女故事,翻阅,原来不过是大事记,依照年份顺序,但仅止于寥寥数句说明而已,看来是资料存录。
80年代中期红线女独唱会光碟封面。

近来见有一书,刊载马师曾红线女故事,翻阅,原来不过是大事记,依照年份顺序,但仅止于寥寥数句说明而已,看来是资料存录。红线女之所以被称之传奇,就是与人不一般,人家问起最佩服哪个老倌,她略微考虑,还是回答是马师曾——星海浮沉录里戏剧化的情节,到底也并无二致,艺术舞台与爱恨情仇,掺杂了戏曲搭档的默契,撇开世俗男女关系,她大概觉得只有他值得赞叹。反正她懂得的种种,都先来自他这里,仿佛他是定义红线女的第一人。没有他点滴灌溉,也不见得长出这一枝红艳。她轻描淡写,似是当中没有激烈的恨意。偶尔看两人演《彩蝶双飞》,珠帘秀一角,感谢关汉卿,自己在窦娥冤里明白,“决不低头让敌人”,她着红裳,蓝色头巾长带,双举白袖,烈女形象不输窦娥。家里书箱里存有一册《红线女小传、日记、文选》,里头广告词语:红线女传奇一生你知道多少?本书将让你得到满足!她写一篇散文〈勒杜鹃〉,叫我恍然大悟,原来小时候唤九重葛作杜鹃,并没有错,红线女说是“勒杜鹃”,勒,就是刺,且看她的文字:“……不正是勒杜鹃开放了两串红花,侧枝上也开了花,渐渐开了一丛丛,一簇簇,每条枝梢都开了花,像是胭脂泼洒一般,映红了小楼一角……”自喻勒杜鹃,火红如烧燎,花艳炽热,但有勒,刺儿随时伤了人,也会伤了自己。

广告
红线女早期和薛觉先合演的《冤枉相思》。
红线女饰演王昭君,独步粤剧界。
红线女饰演王昭君,独步粤剧界。

是那时红线女久待祖国,刚抵港“拜访”,造成轰动——80年代中期流行口袋书,两小本红线女传奇写得更加详尽,唱片行里不乏她的女腔专辑。成腔成家,过往的旧曲重新灌录,化为自家之风格,一字一声拖沓拉曳,一唱三叹,缭绕迂回,韵味十足。像是〈摇红烛化佛前灯〉,过去著名小曲〈红烛泪〉,也就唱得曲折多姿,引人入胜。后半部补叙身世,自诉凄凉:……怀旧忆残宵,低徊泣子夜,倚遍十二栏杆,遥望着那秋云变态;忆起我未完花烛夜,教我长思粉面郎,无缘有恨,却怜一别离天涯。”原戏曲大概只剩下改编的光影版,而且不是红线女主演,如今独留此曲,茫茫人海老早忘却剧情,翻来覆去倒是唱之不厌。时光流逝,成为红线女一人独唱会的曲目。红线女50年代的电影《怨妇情歌》,被称为有点接近费穆的《小城之春》,但我想戏里有黄曼梨,肯定不会蕴藉含蓄,凄婉有余,诗意不足。后来找到老七十八转唱盘,是《怨妇情歌》的主题曲:……银河月满,落花飞落鬓云边,夜归人空对旧时庭院,残荷飘水面,何曾有并蒂莲,鸳鸯独宿并缠绵……女腔未形成,但柔婉凄哀,娓娓动听,仍是红线女的本色。

穿过时代的火烧火炼,红线女摆脱政治年月,举办个人演唱,她细心的梳了五凤翻飞头,描眉画鬓,乍看酷似其爱徒南红,穿纺纱礼服,蓝红二色,在台上俨然再生花——典型通俗剧的女王,大风大浪的撼动,到底没让她倒下,不止亭亭玉立,抬起下巴,脂光粉艳的一腔一字,如游龙飞凤,翱翔上天,是天音天声,再徐徐下凡,俯瞰红尘。她端然轻笑,唱遍岭南,赞美荔枝,热闹花市,或是民间的平湖秋月,戏曲里的佳人心事,一首首不间断的音绕云霞,玉盘走珠。她是异数,本来是戏台花旦,不满足于眼前一切,苦修炼丹似的,口里吐出明珠,珠光抛天际,光照青云碧海,活得就像历劫仙女,一再反复抵抗逆境。

电影《怨妇情歌》,红线女与吴楚帆主演。
当年香港出版的两种关于红线女的书籍。
50年代粤语小曲歌书,以红线女当封面。

 


广告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