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绮珊·生产力

2017-06-05 12:24

万绮珊·生产力

在部长公布报告之前的一个星期,我在UCSI大学采访一个有关第四波工业革命的研讨会。研讨会多是泛泛之谈,但大马厂商联合会副会长李祖国对于生产力一针见血指出,“目前有两个‘快速致富’的机会,是大学应与企业合作的,一是自动化,二是机器人。”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公布两份报告,马来西亚在报告中的表现都不令人满意。

广告

第一份报告是瑞士洛桑国家管理发展学院(IMD)所发布的《2017年世界竞争力年鉴》,我一看到马来西亚的排名,连连叹气。这已经是马来西亚连续3年在世界竞争力排行榜中名次下滑,2014年第12名、2015年第14名、2016年第19名,今年第24名。更重要的是,今年的排名是过去12年来最低的一次,比2007年的第23名还要低。

发布会结束后,我们记者紧接着去隔壁的研讨室采访下一份报告的推介仪式。这一份是马来西亚生产力机构发布的年度生产力报告,马来西亚在2016年的劳动生产力增长为3.5%,但距离第11大马计划设下的3.7%的目标还差0.2%。

第11大马计划是2016至2020年的计划,在计划的第一年,我们还未达标。

就连贸工部长慕斯达法也不再辩解什么,只说虽然距离目标只有0.2%,但政府会严正看待这0.2%。对于世界竞争力排名下滑,他也决定成立一支特别工作队,矢言明年改善我国竞争力。在他针对两份报告的声明中,他都提及今年5月推介的马来西亚生产力大蓝图,认为大蓝图肯定会加强马来西亚的生产力增长,进而提高竞争力。

在部长公布报告之前的一个星期,我在UCSI大学采访一个有关第四波工业革命的研讨会。研讨会多是泛泛之谈,但大马厂商联合会副会长李祖国对于生产力一针见血指出,“目前有两个‘快速致富’的机会,是大学应与企业合作的,一是自动化,二是机器人。”

他告诉在场观众:“现在行业最需要的是自动化生产过程,你问很多中小型企业,要自动化生产吗?他们会说要,但接着问:‘我能在哪里找到这些公司?’,而当他们收到报价时,就退缩了,因为太贵。”然而,“我以马来西亚公司报价的三分之一的价格在中国得到同样的技术,在中国,协助工厂自动化生产过程的服务很容易获得。”

广告

他也说,在第4波工业革命时代,我们需要很多机器人,但在马来西亚却找不到一家生产机器人的公司。“但我在泰国找到一家生产机器人的公司,也在中国找到很多这样的公司。”

李祖国说这番话的意思是建议大学应以正确的方向,培养行业真正需要的毕业生。自动化、机器人化、人工智慧是生产力的关键词,但真正要执行时,企业却只能望洋兴叹,谁又能真正帮助他们呢?

一个记者在报告的推介仪式上向部长婉转地提出这个问题,部长立刻比了一个钱的手势,直言更多自动化意味需要更多的钱。

“钱始终是一个挑战,政府已经拨出一些钱来鼓励企业采用自动化,这些钱放在马来西亚兴业金融有限公司(MIDF)那里,但当然不够。”

广告

“(这笔钱的)使用率也不高,这只是一笔2亿令吉的软贷款,企业能借到的钱不多,所以对企业而言不是很有吸引力。”

最后,他只能说,“我们正在研究,看看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部长知道问题在哪里,或许是一个好的开始,希望下一年竞争力和生产力报告发布时,部长不再那么无言以对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