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焕然‧海南岛没有海南鸡饭‧海南岛没有海南鸡饭!

2017-06-11 11:47

安焕然‧海南岛没有海南鸡饭‧海南岛没有海南鸡饭!

受邀到海南师范大学研讨会发表论文。趁此之便,和祝家华校长一同到文昌老家走走。乡人请吃,订了一只肥大的阉鸡。一斤(500克)阉鸡46元。

不叫海南鸡,而是叫“文昌鸡”。其实就是白斩鸡。只是这文昌鸡多是放养再笼育,七八个月才宰杀。肉质结实,口感和新马一般的“海南鸡”不同。

广告

受邀到海南师范大学研讨会发表论文。趁此之便,和祝家华校长一同到文昌老家走走。乡人请吃,订了一只肥大的阉鸡。一斤(500克)阉鸡46元。

还算合理。

很香,油而不腻。咬劲“十足”。如果牙齿不好,还劝你少吃。当地人笑说:“新马所谓的海南鸡饭的鸡,肉质太软了,没有甚麽口感。而文昌的鸡是放养的。”

我最初笑问:“哪里有那麽多放养的鸡给你宰?”

後来到祖籍老家文昌会文村丶山宝村走走,啊!到处都是“走地鸡”。

随处可见,自然放养。据当地人说,文昌鸡是孵出的小鸡就开始牧养,在备杀前一个月又把这鸡笼养於阴暗处,喂食育肥。一只文昌鸡宰杀上桌,至少养了七八个月。你讲好吃不好吃?

广告

不过,有一点我要讲实话。那文昌鸡饭的“饭”,普普通通。还是我妈妈煮的比较好吃。我们的海南鸡饭,姜多蒜多,有的还加班兰叶丶牛油,讲真的,比海南老乡的还要香。

是不是“改良”了。不懂。倒是(美国)尤金.N丶安德森《中国食物》曾这样指说:海南鸡饭是在新加坡而不是在海南得到了最好的表现。以整只鸡被食用,同时米先用麻油炒(按:应不是用麻油,或有误),然後放在鸡汤里煮滚而成的鸡饭,这是原属近东的烩肉饭的做法。作者甚至怀疑海南鸡饭是“东南亚的一项贡献,被海南的厨师从印度人或别的南亚民族那里借用来的”。

哎哟,这样的推断,不懂是真是假,有空可以研究看看。

在海南文昌用餐,文昌鸡虽是极品,但我反而喜欢这鸡饭的汤。里面黄黄的小块,那是木瓜。用木瓜熬煮的鸡汤,清甜。

广告

另外,我点一道想吃的菜:木瓜炒冬粉。难以想像的滋味。好吃。人家笑说:那是以前“穷苦人家”吃的菜。

我听母亲说过,我外婆以前常讲:别小看这道家常菜。以前在海南文昌,土地贫瘠,木瓜能长但难结果。有木瓜吃,已是幸福事。是一道过年过节有亲朋戚友来才煮的“名菜”。

我也不懂是真是假。反正就是我们儿时的“集体想像”。

这次来海南,一路吃吃喝喝,尝了很多道地名菜。但夏日炎炎。第一天到海口,海南师大的邢寒冬老师带我们走老街。累了,进到巷口小食店,喝新鲜椰子水。对海南人来说,椰水是“生命之水”。清甜丶晶莹,解渴。

但你问我在海南,吃喝最爽的一餐是甚麽?

不是文昌鸡,也不是甚麽鸭鸭鹅鹅,而是下午茶。吃喝最开心的竟是这家位於海口市华侨大厦旁的两层老旧店屋“星岛餐厅”的咖啡香。

听说,这家餐厅的老板是早年从新加坡回来的老华侨,把南洋海南咖啡的“传统泡法”都带了回来,而且保留传统原味。不仅保留原味,这间店的装潢摆设还保留了“南洋风貌”。下午饮茶,多是悠哉闲适的顾客。这是“海南文化”!

泡咖啡的头手还是拿着那枝长长的勺子,这才是“正宗”海南佬泡咖啡的工具。温杯丶水烧。当地友人告知,老板还是一杯一杯慢慢泡。这家星岛餐厅啊,顾客总是坐满。为甚麽呢?你要喝好咖啡,慢慢等啦!没有一点“闲情”,还真坐不住。

这家餐厅的咖啡是以套餐售卖,一杯黑乌乌的咖啡,再加一块西式面包,11块人民币。可能是考虑到“中国人”,咖啡乌和炼乳是分开的。炼乳则另用一小杯盛装,随你意调配。我觉得这样更好,不像大马,每天要讲kurang kurang manis!

来中国开会总是匆匆。但这回虽是短短三天,却是少有的节奏。脚步放慢,从容丶自在。祝校长开心,喝了两杯咖啡。我点了一杯咖啡後,再加一杯奶茶。

“出国”到海南,有“家”的浓郁情感,还在这杯香浓咖啡。而这一刻,还真让我感领,近代海南,是一个受“南洋”影响很深的“中国”。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