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拉立卑·一座睡着的城市

2017-07-03 13:27

瓜拉立卑·一座睡着的城市

处在彭亨内陆的瓜拉立卑,这个昔日的首府,因金矿和锡矿而从繁荣走向没落。回归平静后,像一座是睡着了的小镇。
1926年的火车站,英国殖民时期的遗产。不对称的屋顶是它的特色。

处在彭亨内陆的瓜拉立卑,这个昔日的首府,因金矿和锡矿而从繁荣走向没落。回归平静后,像一座是睡着了的小镇。

广告

抵达瓜拉立卑时已是傍晚。我们把车停在日黎河边,看天空被夕阳染上鲜艳的黄色、橙色、红色。今天的云像棉絮,从对岸的树林深处向上空被抽扯,四散在辽阔的天空中。

这一幕,足以成为我们在瓜拉立卑所看到最动态的画面了。

因为瓜拉立卑像是睡着了。

瓜拉立卑的市中心在日黎河的西南方,许多店面依然保持着上世纪20年代的模样。亮着昏黄灯光的,那是少数还住着人还经营着生意的老店。

有一家杂货店的招牌写着:油糖、米豆、建筑、钢铁。我不禁寻想:杂货可以卖得那么包罗万象的时候,那是多久以前的哪个年代?

瓜拉立卑最热门的景点是火车站,全木制。月台上每一根柱子还挂着公共电话。我提起话筒,凑到耳朵。没有接驳音。原来就只是装饰作用。

广告

更多店屋是昏暗的。或铁门紧锁,或门墙坍塌。透过破砖破瓦,可以看到里面横长的植物。

我们在旧区、新区兜了几圈,就只看到一家华人餐馆,开在大街角落间。点菜的婆婆说,晚上就只有他们一家华人餐馆在营业。夜晚,大街冷清,停驻在大街电杆上的燕子,比走在这条街上的人还多。

火车站车长说:“这里9点之后就是一座死城。”事实果然不远。饭后,我们漫步在大街上,没几辆车,没多少人,更没几家开着的店。

全木制的火车站,连办公室牌都是人工手写的。
活生生的历史产物,活脱脱地呈现在火车站站长的办公室里。站长没有门牙,但笑起来依然亲切。他很乐意介绍火车站的故事,也热情地介绍这些机器的功用。
貌似《哈利波特》电影里的拱门桥,位于市中心北部,日军攻占时曾被炸掉过。河岸上的泥泞是河水泛滥的遗迹。
傍晚,绚烂的天空是这里最动态的一刻。

 变与不变

广告

如果只看过瓜拉立卑的现貌,也许会很难相信这座小镇也曾有过光辉的历史。1898年至1955年,瓜拉立卑曾经是彭亨州响当当的首府。

瓜拉立卑先因为发现了金矿和锡矿而开始发展,后因为矿产不足无法吸引足够外资而渐渐没落。1955年,彭亨州首府迁至关丹,瓜拉立卑渐渐静了下来。

近年来,瓜拉立卑也孕育了我国赫名鼎鼎的人物。当今首相纳吉就在这里诞生,著名歌手茜蒂诺哈丽莎也在这里长大。但瓜拉立卑并没有因为这些名人而有太多持续性的发展。

我不禁想,火车站站长把旧火车站的样貌封存到现在,是否在等待着瓜拉立卑成为旅游热点的那一天?

然而,火车站站长在这里站了35年岗,那一天依然还没有实现。

即便如此,昏暗中的瓜拉立卑,孤凄得却也非常温和。黑夜里,河风习习,树影袅袅,大街小巷中荡漾着一股古老的宁静。

愿意来这里探索的旅者,依然会被它独特的沉睡姿态吸引;愿意留下的,则可以游走于新世纪旧时代的复杂滋味中。

而我这两天,就在日黎河畔上、火车铁路旁,感叹时代的变迁,以及不变迁。

依着日黎河建起的市中心,有些店还在营业,有些则让植物来经营。
广阔的日黎河是汇入彭亨大河的其中一条上游。走在河畔上,心情自然地随着慵懒的河流悠闲了起来。
站在近百年的店铺前,我闭上眼睛寻味瓜拉立卑从前的盛况。
曾经,杂货店真的什么都卖。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