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吉人用壁画保存历史.胶林岁月绘大胶房

2017-06-28 10:48

榕吉人用壁画保存历史.胶林岁月绘大胶房

村民在大胶房外墙绘上昔日的胶林生活情景。(图:星洲日报)

(森美兰.马口27日讯)榕吉也有壁画,地点就在安乐村的大胶房!

广告

保留大胶房故事

胶园岁月堪称所有榕吉人的集体回忆,在大家相似的泛黄记忆里,每户人家都是起早摸黑,顶着晨曦往胶园里钻,从早期的骑脚车到如今的骑摩哆车,经过那一条熟悉的黄泥路前往胶园。

随着年轻一代长大,完成中五学业后,很多人毅然走出深藏在胶园里的住家,到大城市去闯世界。当大家有了一番事业后,大部份人选择在外地安家,榕吉的年轻人越来越少。

若不是有老一辈口口相传,相信榕吉昔日有一间大胶房的故事,将永远消失在记忆长河中。

有鉴于此,榕吉B村村长刘南昌决定顺应最近的壁画之风,将胶园的岁月,以壁画形式烙在大胶房已经斑驳的旧墙上。

在老榕吉的回忆中,南洛时代所建立的大胶房,就是当地一个相当重要的地标。只是随着岁月转辗,大胶房从过去的璀璨,慢慢被时代吞噬,如今整座建筑只剩下外壳耸立在原地,四周长满杂草小树。

广告

刘南昌:半年完成壁画

刘南昌总觉得,大胶房的墙壁,只要加以利用,即可成为很好的画板,为当地增添特色。当他向榕吉居民传达想邀人做画的念头后,即获得大家良好反应,数名年轻居民决定担起这项任务。

他认为,为了突出地方特色,胶园生活是一个很好的题材,因此壁画内容就朝这个角度探索。

当他提出这项概念时,获得许多村民认同及配合,一名村民萧自弘自去年杪开始,经常顶着烈日,进行这项绘壁画的工程。

广告

事隔半年后的今天,整幅壁画算大功告成,刘南昌联同榕吉A村村长梁广然及C村村长陈小贤到场巡视时笑称,虽然这幅壁画不算栩栩如生,但也算是带出胶园生活的印象。

老员工奈都话当年

占地约1万3000余英亩的榕吉园丘,在未被南洛集团拆卖之前,曾是全马面积最大的橡胶园丘,它于1967年拆卖之后,当地增加了许多小园主,农业环境依旧是以橡胶为主,直到近年来,很多小园主才开始翻种改种油棕。

位于榕吉安乐村,占地约10英亩的大胶房,曾经是当地非常重要的历史资产,在榕吉开埠史上记下非常重要的一笔。

《花城》社区报记者在采访大胶房壁画一事时,在刘南昌安排下,成功找到榕吉迄今唯一曾经在大胶房里工作的印裔老员工奈都。

现年84岁的奈都,对于当年大胶房的记忆仍相当清晰,他是于1956年,即十余岁的时候开始进入大胶房的办公室当助理,由于掌握一些英文,因此获得当时南洛洋人经理赏识,被擢升为正式职员。

南洛大胶房于1967年因为园丘拆卖而停厂之后,当时厂方曾经要安排他到另一间位于芙蓉的南洛胶房工作,但是他最终以路途遥远,必须离乡背景为考虑前提而停工,留在榕吉。

他说,事隔半世纪的今天,很多同事都已过世,在榕吉只剩他一个人曾有在大胶房里工作的经历。

大胶房熏干胶片

奈都回忆,当年南洛集团所拥有的榕吉园丘,以及大胶房为当地人提供了许多就业机会。当时,大胶房的功用就是把四面八方送来的胶水熏干胶片,而且是24小时操作,工人分为3班轮值,每班8小时。

“当时许多工人都是印裔,华裔仅少数,主要是因为厂房里常年弥漫浓浓的阿摩尼亚味道,非常难闻,华人很多都受不了而离开。”

当时,遴定为A级的胶片将被送往英国,致于B及C级胶片则供本地市场。

奈都说,当时送到这座大胶房来加工的胶水,不仅来自榕吉区,也来自多个属于南洛集团的胶园,每天都有专车把胶水送往榕吉大胶房来。

当时大胶房拥有本身的电力房,不仅给厂房提供电力,也提供电源给当时的榕吉医院,这所医院如今已关闭。

据知,在五六十年代,很多乡村仍未有电源供应,因此大胶房一带,算是榕吉最早拥有自主电力的地区。

大胶房停产变民宅

随着榕吉园丘于1967年间拆卖,曾经是南洛集团在马来半岛最大型的榕吉大胶房也因此停产,如今仅剩坚固的厂房外墙,依旧在诉说昔日风彩。

刘南昌说,大胶房停产后,厂房内很多铁条及铁制设备皆被拆除,以二手废铁方式被卖光了,如今只剩下外墙。

随着许多小园主进驻榕吉,大胶房范围慢慢成为一个新兴住宅区,就是如今的安乐村。当时的办公室、电力房及秤称站等建筑单位,全部都是坚固的水泥建材,如今已全部改为民宅,拥有新主人。

刘南昌带记者到安乐村走动,迄今耸立的蓄水池,还有大胶房旧址坐落于中央,四周都是70年代之后建起的住家,昔日胶房工人宿舍如今变成住家,有些建筑物则难敌岁月摧残而腐朽。

自从接任B村村长后,刘南昌不断发动居民在安乐村各处进行清洁运动,栽花种草美化环境,如今走进安乐村,可以看到整个环境已焕然一新,花开处处。

目前,安乐村共有60间住家,59间是华人,只有一间是印裔。

刘南昌说,先贤将这个住宅区取名为安乐村,或是希望居民都能够安居乐业吧。

昔日的榕吉大胶房,自1967年停厂后,如今只剩外墙。(图:星洲日报)
大胶房内的情景。(图:星洲日报)
昔日的胶房职员宿舍,如今已变成民宅。(图:星洲日报)
村民自去年杪开始,顶着烈日来进行壁画工程。(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