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脚踏车道.马来西亚人准备好了吗?

2017-07-16 10:33

大马脚踏车道.马来西亚人准备好了吗?

近年,社会上推广各种骑行活动,政府也着手脚踏车方面的规划──建设脚踏车道、红绿灯,甚至RapidKL也开始建设停放脚踏车区以及允许折叠脚踏车带进车厢等设施。只是,相关的设施,到底给脚踏车使用者带来多少便利?推广之后到底有没有维修还是置之不理?我们是否已建立一个对脚踏车使用友善的环境?脚踏车通勤在马来西亚到底可不可行?
Brickfields的脚踏车专用车道入口,从这边开始可以骑到Midvalley,这段路的情况尚好,但位置不容易找,靠近百年佛庙Maha Vihara。

脚踏车路线图不是林猷进一个人闭门造车想的,他从大众搜集资料,不管是脚踏车使用者、非脚踏车使用者、用脚踏车上班通勤,或者只是假日休闲骑乘,只要有想法都能提供予他。集合了大家的想法之后,林猷进会做实地考察,记录下路况、交通情况、照明情况等等,把这些资料罗列出来,与一起策划的伙伴、民众讨论,最终才得出首要建议路线、次要建议路线、不建议路线等。

广告

这份路线图也注明了脚踏车店、脚踏车停放处、充气站、厕所、警察局、医院、火车站及其他等等;路面状况更详细标明有无照明、是石子路、休闲路线、人行道、上坡地及其他等等;脚踏车使用者的路线也注明:脚踏车专用道、人行道共用等、公路共用车道等,非常贴心详细。林猷进也说,在路上骑行到底危不危险也是很看个人因素,危险和安全的界线没有标准,因此他的路线图标注的是多种选择。

但林猷进认为最新路线图的资料其实也没有他预期的详尽,因为他赶着要在5月20日配合Ilham Gallery的展览而仓促制作。新的路线图加上了脚踏车道(Cycling Lane),也就是政府在2015年建设的脚踏车专用道,这条脚踏车专用道沿着巴生河,由中央艺术坊起始,经过敦辛巴丹路(Jalan Tun Sambathan),最后到谷中城。Elena和林猷进为脚踏车骑行普及做的努力,都是为了引起有关当局对脚踏车使用者的关注,进而改善和建设相关措施。

林猷进在Ilham Gallery展览了脚踏车骑行地图的来龙去脉,他坦言自己在做逆向的推广工作,希望透过推广脚踏车骑行路线地图,鼓励民众骑脚踏车,建立起脚踏车使用者社群,结合社群力量呼吁有关当局改善脚踏车设施。这项展览活动从5月起至10月结束,开放给大众,入场免费,详情可浏览:http://www.ilhamgallery.com/

脚车骑士
面对什么问题?

记者走访了市区的脚踏车道,以及行人、脚踏车共用的通道,三五步就设立着“行人优先”的告示牌,可是脚踏车与汽车的共用车道上却鲜少看见这类注意脚踏车骑士的告示牌,寥寥可数的脚踏车红绿灯只在新规划的脚踏车专用道上寻获,市区内基本上是与行人红绿灯共用。

时隔多年,政府建设的脚踏车专用道,从谷中城方向来,在还未到中央艺术坊就断了,通道被挖开,也放置了许多建筑材料;摩哆骑士也不顾政府的警告,依然偷用脚踏车道;市区内原本被涂画了蓝色的脚踏车共用道路,有的已模糊不见。

此外,脚踏车道也没维修,并出现各种大小坑洞的问题。

广告
市区内的一些购物广场也有准备脚踏车停放区,只是这些停放区并不显眼,比如Quill CityMall的脚踏车停放区在罗里上下货用的后门旁边。
脚踏车使用者与行人共用红绿灯及与人行道,但有些人行道上正进行升级工程,给民众带来诸多不便。

法律模糊的地带……

“你也看到那些脚踏车专用道,与国外的完全无法相比,”脚踏车快递公司Velo Express的创办人Arif Jordi如此说。脚踏车专用道并不是平滑的,有些部份是用一块一块石板衔接起来,石板与石板之间有条坑,脚踏车的轮胎小,每次过这千千万万条坑,屁股就会非常酸痛。说起脚踏车专用道,Arif Jordi是大力摇头的,他正职是一名舞台设计师,每次接到工作就往国外飞,曾在柏林、澳洲等西方国家短暂住过,每次出国都带着自己的脚踏车随行。比较起国外与国内的脚踏车设施和路况,他都对国内的情况感到相当失望,“我们的路太多洞了,我在路上看过的交通意外大部份的起因都是‘闪路洞’。”

Elena也有相同的经验。她骑脚踏车通勤的这几年,被其他车碰撞倒是没遇过,唯一一次比较严重的意外是没留意到路上的洞,闪避不及所致。有时候下雨刮风,树木倒下挡着通道,移开树木的工作进度也不如公路那么快,树木会移开一些位置,让脚踏车能通过,但往往几天过去了,树木的残骸也还在,“那也许是好心的民众移开的。”Elena补充道。

另外,Arif Jordi指出,马来西亚没有法律规定脚踏车骑士的装备、交通责任,也是其中一个大问题。“很多时候我们跟行人共用人行道、红绿灯的,有一次我(骑着脚踏车)过行人红绿灯,但警察拦下我说,你不能这样做,虽然你没错,但如果我不拦你,别人会议论我们警察没做事。”

广告

模糊的法律,让脚踏车使用者失去交通使用权力和安全保障。Arif Jordi接着说,他在外国的骑行经验,墨尔本的脚踏车设施非常不错,不仅有平滑的专用车道,也有完善的脚踏车交通灯系统和明文规定,“外国也有共用车道的情况,但他们有明文规定,柏林注重灯和刹车器,墨尔本注重灯和头盔。哥本哈根的市长骑脚踏车上班即使没有人为他开路也很安全。”语毕,Arif Jordi玩味地笑了笑。

Arif Jordi是Velo Express的创始人,脚踏车快递是他的兼职,对他而言这座城市的管理方式太老派了,他希望脚踏车使用者的市民权益可以被正视。
已经模糊的脚踏车道,布满大大小小坑洞的路面,没完没了的升级工程,不仅对驾驶人士带来困扰,对脚踏车使用者而言更是危机四伏。

脚踏车该停在哪里?
你的选择是……

Velo Express曾把脚踏车锁在巴士车站,却遭市议会执法人员剪掉锁头扣留脚踏车,原因是脚踏车停放在巴士站阻碍人行道。快递公司的员工也必须先缴300令吉拖车和存放费予市议会才能赎回脚踏车,但赎回的时候,价值3000元的脚踏车已遭严重破坏。这起事件引发脚踏车该停放哪里才不算违规的争议,快递公司员工后来报警求偿,他认为市议会没有权力破坏和扣留脚踏车,因此必须赔偿这件事造成他的损失。市议会则指出,如果附近没有脚踏车停放区,脚踏车可以停在摩哆格,快递公司员工把脚踏车停在巴士站,阻碍人行道明显触犯条例。

Arif Jordi表示,脚踏车被破坏得太严重,律师正为他们向市议会追讨赔偿,市议会其实没有权力毁坏市民的私人财物,他接着补充:“那是一个废弃的巴士站,你知道的,我们的城市有很多这样的巴士站。”市区的脚踏车站说少不少,说多不多,轻快铁的脚踏车停放处集中在远离市区的站,市区内的一些购物广场也有准备脚踏车停放区,只是这些停放区并不显眼,比如Quill City Mall的脚踏车停放区在罗里上下货用的后门旁边。

“停motor parking很危险,那些地方通常都很暗,”Elena说,一些摩哆停放区没有柱子、照明不好,通常都在僻静的地方,为了人身安全,她情愿停在巴士站和路边的柱子。不完善的设施与法规,是导致脚踏车使用者被边缘化的主因。

结语

“脚踏车使用者是马路上最容易被忽略的一群。”询及马来西亚到底是不是一个对脚踏车使用者友善的地方?脚踏车通勤可不可行?大部份的脚踏车使用者都会这么回答。“设施不好固然是一回事,但我们的城市实在太老派了,接受不了新事物。”ArifJordi认为骑脚踏车是一种新时代的生活方式,但是骑行推广了好些日子,活动也办了很多,大家依然还没适应马路上有脚踏车使用者,“每次我经过的时候,都吓到了好些驾驶人士,他们的表情就像看到外星人那么惊讶。”Arif Jordi无奈地说。

我们的公路上有非常多没有耐性、脾气臭的驾驶人士,这群人不是来自特定的族群,他们是马来西亚人,有些可能还是我们认识的街坊邻里,他们也许脾气突然上来,也许天生急躁又自私,每每驾驶的时候就将脾气和自私统统表现在手里的驾驶盘。若从驾驶态度分类,他们大致可分为3种,第一类是路霸,马路上横冲直撞的极度危险人物,会故意挑衅其他公路使用者;第二类是粗心者,经常忽略其他人,驾驶态度也较随心所欲,尤其转向时不习惯用信号灯;第三类是文明者,他们乐于礼让任何人,也守法。

设施尽管不够完善,路面状况也糟糕、多坑洞,脚踏车相关的交通法规也不完善,但最重要的还是国民的人文修养问题。马来西亚的脚踏车骑行之所以还不能普及的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可归咎于我们糟糕的公路文化。国民的人文修养还没提升以前,建立再多的设施也没法突破脚踏车骑行推广的瓶颈。


广告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