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美珊 ‧ 这么一“简朴”寨

2017-06-28 18:54

苏美珊 ‧ 这么一“简朴”寨

导游Prum在每一个景点都尽力为我们解说,间中他以那柬埔寨口音极浓的英文道出柬埔寨人民的苦。我这才知道,我们每个人缴的四十几美金入门票,只是让富者更富,贫者更贫。

一行十余人的观光团,自备了好几箱的白开水带上飞机,一起飞去这个国家。我见到如此大阵仗,更为忐忑、战战兢兢、惧怕,却又碍于旅费已全数交缴而被逼赴约。这是一个普遍上大家认为落后、肮脏、经济萎靡的国度。我带着对这些观点的认同,脑海将这些歧视性的偏见存档,讷讷地搭上飞机。我心里打好了算盘:绝不吃路边的任何食物,让泻肚子的可能性归零。

广告

下了飞机,柬埔寨的阳光洒在身上,远远超出了“温暖”的温度范围,热情得不太讨喜。更甚的是,除了炎热,那里的天气多了一层郁闷,空气懒懒地疏于流动,恍如一个大灶炉,人们或站或坐都被“焖”出了一身汗。

车子驶在到处窟窿、凹凸不平的黄泥路上,让我的窗外景色也断成一节一节的,高低起伏,无法处在同一个高度的平行线让我慢慢欣赏。我转而聚焦窗外的人们,有慵懒赋闲的年轻人躺在树丫与树丫之间绑着的摇椅:轻轻摇晃身躯,单膝屈起,手臂遮眼,一幅好整以暇、与世无争的形态在屋外乘凉。还有一群群全身脏兮兮的小孩子跑来跑去,看来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并没有被每天数以万计的旅者所打扰。

车子继续穿梭于景点之间,从古迹到现代式酒吧街,每个出入口附近,都会看见一群又一群的孩子聚集,一样是一身脏兮兮的衣服,一样跑来跑去,但是神情与状态却又不是我在车里看到的一般悠闲自在。这里的孩子,聚集在一起不是为了玩耍,更不是为了旅游参观,而是拿着一叠叠的明信片,有些拿着围巾,见人就兜售。大家内心都清楚知道,一旦向他们购买后孩子们就会像蜜蜂出巢一样飞追过来,一窝蜂地争着要你买、买、买。有些甚至卖口乖游说:给我糖果、你很美,可以买一个吗?每一个景点都必须重复发生一遍。我们一行人都是教育界人士,对这些学龄孩子的怜悯之心特别容易被煽动。果然,一句“我没有钱读书”让一半的人沦陷了,统统掏钱购买根本不需要的围巾、明信片,有者甚至乐捐——付钱但不取任何物品。或许,这是小孩团售现象一直存在的主因吧,只要不放弃总会有收获。这些孩子啊,你知道吗?你其实不是卖明信片或者围巾,你其实在卖着人们的同情心啊!

不是想像中可怕旅途上处处可见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者,那个在景点素描的荷兰男人;那两个帅气高大的美国年轻人甚至让我犯花痴,前去要求合影照相。这么多访客的国家,就算不至于富裕强大,但肯定能够让经济有点起色。但这个古老的国家仍旧处于世界上第三国度的地位,路上可见文化古迹被封锁,牌子上显示XXX国的管辖权,是柬埔寨出租还是售卖予他国则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柬埔寨自己没有能力将古迹修复,只能将这些文化资产拱手让人,让外来势力干涉。

导游Prum在每一个景点都尽力为我们解说,间中他以那柬埔寨口音极浓的英文道出柬埔寨人民的苦。我这才知道,我们每个人缴的四十几美金入门票,只是让富者更富,贫者更贫。入门票的收入几乎悉数落入统治者的口袋,看似欣欣向荣的旅游业,并不能让人民从中分得几羹。旅游业,成了统治阶级的家族事业。Prum的愤怒完全可以被理解。

6天的旅程,我为自己来之前对柬埔寨的那份嫌弃与惧怕感到羞惭;不齿于自己利用他人的弱势来壮大自己的优越感,此乃小人的作为也。柬埔寨根本不是想像中那般可怕。毕竟我不但没泻肚子,反而被那调味独特的食物和极便宜的啤酒塞满我的脾胃,带着多出了好几寸的腰围回国。或许,柬埔寨真的是“简朴”寨吧,谁知道那躺在树间躺椅,闲哉闲哉的年轻人内心不是舒畅闲适的呢?谁说不停奋斗的人生才会是精彩的呢?

广告

人各有志,不就是这样吗?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