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钦亮·再谈他们已经遗失的中华魂

2017-07-09 13:05

郑钦亮·再谈他们已经遗失的中华魂

虽然说印尼已经没有排斥中文教育了,但也不会像马来西亚一样有政府管制的华小,并获得津贴,毕竟纯华裔只占全国人口的不到5%,没有纳入印尼教育体制里面,华裔真要守护母语给下一代,只能靠自已。不过近年政府倒是有成立一个汉语教育的协调机构从旁协助,算是印尼华教与政府对话的一个窗口。

三年半以前初到雅加达的时候,我用了一些日子探索这里的华人世界和华教世界,去探访了一些当地比较活跃的华团如印华百家姓协会和客家联谊会等,也接触了当地华文教师公会的华文教育前辈、一些德高望重的文化界前辈和作家、画家和诗人等等,也与大部份中文报的前辈们打了招呼,交了朋友。

广告

我记得当时的我很自以为是的认为找到了印尼华教、华团和华文刊物在中文于2000年回归华人世界后15年,却依然无法寻回苏哈多推翻苏卡诺的1965年之前,中文未受禁用并且百花齐放时期的“三魂七魄”。

那时候我还偷偷的打了分数,觉得这十多年印尼各阶层学习和发展中文的动力可能只是找回七魄中的五魄,但三魂最多只回来一魂。

然后我大言不惭的跟他们说:你们必须合作起来搞一个像马来西亚董总的组织,由它来一统印尼华文教育的教学和师资,包括设计适合目前印尼的教材,才有可能唤回印尼中文教育的所有魂魄,不然你们各有各教,各自分头向中国方面求助,根本是乱了套,也让中国方面的好意却帮倒忙。当年的百花齐放,今日已是乱放了。

说完之后,我还为自己生长在马来西亚并庆幸学得有点水平的中文而洋洋得意,也把老前辈们纷纷客气对我称赞“中文很好”的客套话当真了,但是啊,印尼华教真正回不去1965年之前的真正原因,哪是我肤浅的,三言两语的“只欠董总”论,就是真理。个中原因,还真的是千丝万缕,千言万语说不尽!

如果说苏哈多时代禁止华文的32年不足以害到一个语言的死亡,那么用32年的时间来让一个语文被凌迟得支离破碎还是足够的。至于2000年之后如何拯救华文,谁在拯救,拯救到什么程度了,这其实是一首华教悲歌,而且唱起来比起“长恨歌”还长!

虽然说印尼已经没有排斥中文教育了,但也不会像马来西亚一样有政府管制的华小,并获得津贴,毕竟纯华裔只占全国人口的不到5%,没有纳入印尼教育体制里面,华裔真要守护母语给下一代,只能靠自已。不过近年政府倒是有成立一个汉语教育的协调机构从旁协助,算是印尼华教与政府对话的一个窗口。

广告

所以我看到的是,一些华团有实力的老人们出钱出力设立三语学校,为同乡会或宗亲会的00后孩子们提供一个学习母语留住根的环境,这些伟大贡献都很令人感动,可是它的师资链一直是一个大问题,因为它没有政府提供的中文老师,所以只能定时向中国求助供应断断续续来来往往的短期就换人的义务老师。

我还看到,基于师资的不定性和各华团乡团各自申请,中国方好意从各省政府调来供应的义务老师是带着热诚进入印尼的华教世界,但他们并非带着一套符合及统一的教学方式和教材而来,反而是根据该学校正在采用的教学施教,单单是熟悉教学环境及理解教材,都得吃掉一部份义务老师的逗留期了。这种现象的长期循环,又如何造就一个稳定及高效的语文学习环境?

我也看到印尼华教界和大学有在各自培养华教人材,中国一些大学还特意配合中央的策略,让印尼大学中文系的学生转到大陆进修两年后,便可以较宽松的分数制度取得中文硕士班文凭。或许这是一种用心良苦的鼓励,或许这样的水平在目前是足够回到印尼当私立小学甚至中学的中文老师了,但我的经验是,曾经在这里试用过4名相关硕士生,他们都无法在两小时内完成一则通顺无误的500字新闻。

我更看到许多现代父母让孩子去私立学校或学院学中文的心态和给予孩子的观念,是去学“外语”、“主要能沟通就好”、“有助往后在职场运用”……,不像大部份马来西亚华人从小就理解学中文是学母语,把根留住。

广告

所以说,以这样的心情去学习一个语言,它的成就通常也只能那样了,因为达不到灵魂。是了,世界中文歌坛长年都有马来西亚歌手冒出头来,唱写兼备,印尼好像没出过几个,不知是不是因为他们少了中华魂?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