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华全·救国必先救党

2017-07-11 12:09

温华全·救国必先救党

目前来看,行动党无疑是处于骑虎难下之势。若完全不理会重选的要求,则有如抱着一颗计时炸弹,当局可能会在关键时刻才吊销注册,让行动党运作瘫痪。假使不赞同重选而坚决通过法律途径挑战注册局决定,一场官司打下来必将旷日耗时,到时不管结果如何都难免会把行动党长时间拖入一种不确定的状态中。倘若届时大选过后官司败诉,一切终将又回到原点。

就在第14届全国大选于10个月内随时可能举行的这段关键期,社团注册局向民主行动党抛出了一颗震撼弹,下令20名中委必须重选。

广告

回到事件源头,2012年12月行动党的党选因票数成绩错置遭党员投诉后被注册局要求重选;该党于2013年9月29日进行重选,过后又被投报程序出现纰漏,过了快4年,如今注册局才宣布当时中选的中委会在法律上属不合法而要求再次重选。

根据注册局的说法,1966年社团注册法令和行动党的党章是重要法律依据,而依法选出的党内要职才有权力签署大选候选人的委任状,以让候选人合法代表该党上阵。

这番解释反而让更多的疑问浮现。既然行动党之前不合法中选的领导层无权签发大选委任状,那505当选的国州议员是否也同属无效?法律上如何诠释他们现在的地位?另外,注册局为何需要用那么长的时间来判定一件如此影响深远的重选案?

以现在这个时间点来看,前后拖延了快4年在此节骨眼才要求重选,如果说注册局的动作背后没有政治牵制恐怕没有人会相信。这跟2013年大选前夕行动党担心无法以火箭标志竞选几乎如出一辙,怎么看都暴露了当权者为了对付政敌而祭出的最笨拙粗糙的烂招数。

不过,尽管是烂招,对行动党而言却是戳中要害的狠招,比直接宣布吊销注册更具杀伤力。假设现在吊销注册,看似重挫行动党,但却是让行动党能以“被迫害”的姿态大打悲情牌收割民心,同时也能将其他负面政治因素降低或转移,在选情议题操弄上更能冲击执政党,反而是有利的。

如今当局只是要求重选并言明行动党仍是合法社团,无意吊销注册,却是技巧性地把皮球踢回给行动党。

广告

火箭支持者就算责难注册局刁难或政府玩臭,群情愤慨的局面大概就不可能那么激烈了。

目前来看,行动党无疑是处于骑虎难下之势。若完全不理会重选的要求,则有如抱着一颗计时炸弹,当局可能会在关键时刻才吊销注册,让行动党运作瘫痪。假使不赞同重选而坚决通过法律途径挑战注册局决定,一场官司打下来必将旷日耗时,到时不管结果如何都难免会把行动党长时间拖入一种不确定的状态中。倘若届时大选过后官司败诉,一切终将又回到原点。

如果听从注册局要求重选,行动党现领导层则将面临以下困境:一、打乱原先的人事布局。许多政党都将党选展延就是考虑到以稳定的领导层迎战大选。如果重选,根据社团法令就得使用截至2012年12月15日的党中央代表名单,涉及来自865个支部的2576名中央代表,而其中一些已退党与逝世。这意味着目前的领导层人马在当前派系未明的情势下极有可能会出现意外的变动。

二、时间的紧迫性。如果行动党领导层不当机立断遵循注册局的要求短期内举行重选,磨蹭拖延的结果,纵使最后党选完成,接踵而来的全国大选布局也将让行动党疲于奔命。

广告

话说回来,行动党在整个事件中不能说没有半点责任;你当然可以骂注册局离谱可以说是政治迫害,但6年内三番两次的中委选举都遭到自己党员的投报,一个国内最大的反对党党章制度与党选监控怎会轻易授人以柄?这或许是行动党领袖该反躬自省的事,而不是总认为错的是别人,却没发现真正的敌人其实正是自己。

尤其让人感到惊讶的是,与敦马哈迪抱在一起口口声声要“拯救大马”的林吉祥在事件处于假设性的情况下隔天即打出“退出政坛保火箭”

的悲情牌。在他心里,党固然高于国,为了保住党,人情竟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也许正是在这种人治思想的主导下,党内已沦为部份领袖的一言堂,而众叛亲离、群雄出走就显得一点也不奇怪了。

几个月前才割除了4位退党的马六甲国州议员“毒瘤”,现又陷入重选风波;常言道攘外必先安内,看来行动党还是先把党内事好好搞定,再来谈救国大业吧!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