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重选是逼害?还是大礼?

2017-07-12 12:56

郑丁贤‧重选是逼害?还是大礼?

他回覆:“才不是。我原本对政治已经冷漠,不想让政客再干扰心情,只是,最近火箭被下令重选,我的火气又上来了!”

朋友传讯说,平静的心,又起波澜。

广告

我回讯:“恭喜,是不是又有第二春了?”

他回覆:“才不是。我原本对政治已经冷漠,不想让政客再干扰心情,只是,最近火箭被下令重选,我的火气又上来了!”

“哦!怎麽会生气呢?”

“怎麽能够不气?行动党的党选,已经过了这麽多年,现在才来说有问题,这分明是政治迫害,我实在看不过眼。”

“但是,这是社团注册局的指示,而社团注册局指出,2013年那一次的重选,使用的不是2012年的中央代表名单,不符合法律规定啊!”

我引用报纸上刊登的资料。

广告

“甚麽名单不名单的,都是政治操作啦,实情就是打压行动党。”他一口咬定。

“社团注册局为甚麽要打压行动党呢?”我有点刻意的问。

“当然是上面的指示。”

“上面是谁?”

广告

“上面还有谁?就是巫统罗!”他说得理所当然。

“哦……,我能够理解你的想法,但是,如果真的是巫统在操作,那麽,巫统又为甚麽这麽做?”

“就是给行动党制造麻烦啊。”

“重选真的有那麽麻烦吗?”这是我打从心里的问题。

“是啊,劳民伤财。”他用4个字做了总结。

我们草草结束了传讯。

说真的,我并不反对他的看法。这些看法,也代表了多数行动党支持者,以及中间人民的意见;包括说,重选或许带有政治干预的味道。

但是,我心里有更多的问题。

如果这是一次干预,或是多数人认为的政治迫害,那麽,是谁遭到迫害?

表面上,行动党是受害者。

实际上,并非如此。

因为这事件,激起火箭党员和支持者产生向心力,也激发了民众对行动党的同情。

就像我这位朋友,原本已经对政治逐渐冷感,突然间,又燃起他的不满情绪。

人们对行动党的同情增加了,相对的,对国阵的不满和怨恨又提升了。当然,马华和民政,躺着又中枪,成为代罪羔羊。

这彷佛是上天赐给行动党的大礼物,而且得来全不费工夫。

只要阿末扎希和巫统人继续开腔,报章继续报道,社交网络继续炒作,行动党就一直在加分。人们不会去研究社团注册法,也不会有兴趣听另一方面的解释,早就盖棺定论。

那麽,为甚麽社团注册局,或是巫统要传出这个球,让行动党漂亮射网?

除了愚蠢,可能还有其它答案吧!

至於行动党领导层,他们根本不需要为重选担心。自2013年选举之後,以林冠英为核心的领导层,已经把其它派系阵营,以及异议者排除得八八九九。

一旦重选,阵容肯定更多自己人,不是更合心合意吗?

况且,如果2013年选举无效,那麽,秘书长只能两任的期限,是否重新计算,又可以多任一届呢?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Persecution or godsend?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