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诚‧社团注册局重选决定需透明

2017-07-12 13:15

惟诚‧社团注册局重选决定需透明

换句话说,就是大选已经越来越靠近。有多近?8月东运会结束後,到10月财案提呈前,是很多政治观察家最看好的选举期,若是有幸被言中,那麽大选也是未来三个月内的事,所以筹备大选,已是国内目前所有政党的重中之重。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社团注册局突然对在野的行动党发出重选要求,并表明该党若不重选将影响其在来届大选的参选机会,消息一出迅即引发党内哗然,令坊间议论纷纷。

第14届大选已进入倒数计时的阶段。

广告

换句话说,就是大选已经越来越靠近。有多近?8月东运会结束後,到10月财案提呈前,是很多政治观察家最看好的选举期,若是有幸被言中,那麽大选也是未来三个月内的事,所以筹备大选,已是国内目前所有政党的重中之重。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社团注册局突然对在野的行动党发出重选要求,并表明该党若不重选将影响其在来届大选的参选机会,消息一出迅即引发党内哗然,令坊间议论纷纷。

对行动党而言,重选已在2013年9月完成,而该党从2014年开始,就有一直在国会下议院要求内政部和社团注册局尽速承认重选後的中委名单,但每次都被政府以“仍在调查中”含糊带过,所以社团注册局的决定,很快就被坊间质疑。当然,政府自上周发出指示後,已不只一次强调当中不含任何政治动机,副首相兼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在之後更是表明,重选是保障行动党权益,没有政治干预成份,听起来也好像很义正言辞。

不过在继续谈下去之前,按惯例,我想先分享一件故事。晚清时代,有一位在当时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着名商人。其所从事的业务多元,无论是钱庄丶丝绸丶茶叶,还是军火,只要有赚头的都会涉足,而且他除了是省级高官,更是晚清湘军名臣左宗棠的心腹丶金主,他,即是红顶商人胡雪岩。由於胡雪岩的本业是金融,所以钱庄的业务办得最好,其名下的“阜康钱庄”已具有现代商业银行的特质,除了遍布全国各地,还能够为政府部门丶工程提供融资,甚至有能力办外债。

当时,朝廷还有另一位名臣,即淮军首领李鸿章。他本来就不爽左宗棠,想铲除後者的势力很久了,所以决定要先搞垮胡雪岩。李鸿章记起,胡雪岩在1872年曾代表左宗棠向外国银行举债,以取得西征新疆的军费,而朝廷则以分期付款的方式,每年将钱以“协饷”的名义汇给胡雪岩,协助後者摊还这笔外债。这笔款项,刚好在当时,即1882年到期,所以李鸿章再透过手下盛宣怀,向负责发放协饷的道台邵友濂游说,要他20天後才释出现金给胡雪岩。

邵友濂虽是李鸿章部属,但他也不敢得罪左宗棠,所以刚开始时不懂是否要遵令。不过想想也是迟个20天,所以最後也是照办。结果,一招使得胡雪岩周转不灵,盛宣怀再向胡氏钱庄的存户发放谣言,令钱庄出现挤兑,使得胡雪岩狼狈破产。由於邵友濂莫名其妙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後一棵稻草,为免招来左宗棠报复,邵友濂在1883年暂被调离原职,协助处理中法战争期间的台湾防务,直至1887年才升任台湾布政使。

从以上的故事中,我们虽然不能说邵友濂是被利用的,因为他是李鸿章的亲家,两家来往频繁,只是没想过自己真能贡献一招半式,搞跨一度权倾天下的胡雪岩,而当时他本来也是想给盛宣怀一个顺水人情,再加上整跨胡雪岩的时间点,令他自己反变湘部的仇视对象,就算他解释说无意卷入淮丶湘派系的内斗,也已没人相信。此时此刻的社团注册局,对行动党和国人而言,就是协助李鸿章整垮胡雪岩的邵友濂,就算社团注册局真的无意进行政治打压,但已无人相信。

广告

我们感受到政府“出手”的时间点,与不利在野党竞选元素的契合度极高,再加上政府无法解释为何需用4年时间来决定重选,坊间肯定会觉得这是大选前政治打压的前奏,而这必将冲击社团注册局的公信力,进而令国人对政府和选举机制失去信任。因此,社团注册局有必要就此敏感时期向行动党提出重选,对大众作出进一步解释,并公布过去4年针对行动党党选的调查内容,先将指示重选的决定丶资料和报告内容透明化,再会晤行动党领袖协商配合情况。

如此,才能显得不偏不倚,不然,无论副首相还是社团注册局怎麽解释,都难逃打压民主选举的指责。


广告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