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欣颖 ‧ 年轻真好

2017-07-14 16:25

石欣颖 ‧ 年轻真好

区区4字所构成的一句话,恰巧让我在日复一日行进的生活中驻足思考,也让我庆幸自己正还算用心努力地逐步前行。

“你多大?”“上个月刚满20。”“啊……真好。年轻真好。”

广告

期末大考结束的这一天,走出考场就拥入满怀晃眼的阳光。好不容易,伦敦抓上5月的尾巴,辐射出春末夏初应有的灿烂天色与和煦暖意。加上步步推迟的日落时间,让这座城市像是有用不尽的白昼。考场大门外熙攘着不愿散去的学生,兴奋的话语声嗡嗡萦绕;即将迎来的是没有书本作业论文考试的悠长夏日,一切都美好得太值得期待。

我静静地拨开人群,随一小股人流移向巴士站。法律考试让手指关节都还残留奋笔疾书的麻痹酸痛,脑袋也隐隐有思考力透支的空虚感。素来内心其实并不热衷于考试后讨论题目,今天更不想逢场作戏地配合,只想好好放空休息,享受独处空间。

公车,再到地铁,恰逢下班高峰时间,都拥挤得不行。挤着挤着终是到了市中心的中国城,直奔一家台式鸡排店。

店铺不大,仅有一排面窗的座位。食客进进出出,我背对柜台坐着,用竹签叉起纸袋里的鸡米花一块块往嘴里送,偶尔吸一口珍珠奶霜红茶,安静地看窗外的街道。

“你点的这是什么?好吃吗?”一把清朗的女声将我从云游的状态拉回现实,撇头一看——圆脸、大眼、肤白、略显丰腴,第一眼便觉和善可亲。我说是鸡米花,一边很自然地用袋子里多余的一根竹签叉起一块,邀她浅尝。

或许是这般温和大方与不加作态的直率在这座大都市里甚为难得,又或许是她坦荡的目光、亲和的形象使然,我竟也没在心中拉起对于陌生人应有且惯有的警戒线。边吃边聊,大部份还是她问我答;一来一往间得知她是来自中国牡丹江的朝鲜族,10年前来到英国上大学,毕业后找到工作,就定居下来了。

广告

“三十多岁啦!想想当初刚来上学,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哦?看你挺年轻的,不像年过30。”我笑答,并不掺杂任何虚假客套的成份。素昧平生,却能诚恳对谈,感受确实不同一般。

然而,却是后来那一句“年轻真好”,真真正正让我被打动。有多久没听见这样一句话了呢?从前在国内上高中时,正值青春叛逆期,父母老师、叔叔阿姨都没少说过类似的话。唠叨说教的、语重心长的、苦口劝谏的,皆有过。他们站在生命时光轴上被划分为“人到中年”的彼岸,向着这一端坐拥璀璨光华的我们用力喊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机不可失,时不待我,再不努力年少就要被白白挥霍殆尽了!但在这个深春的黄昏,这位生命过客说出的这句“年轻真好”,和我过往听过的每一句“年轻真好”,是那么地不同。

那是纯粹之至的感慨,不含任何鞭策、劝诫的意味。像是灵魂轻轻的叹息,是一个茫茫人海中不再年轻的平凡身影在回首之际,发自内心的慨叹。无关后悔遗憾,亦无关任何“早知道”。而正是这样的纯粹,叹进我心深处。

尔后的闲话连篇,就如同开至荼靡的花在记忆中飘散、坠落、掩埋,徒余那句叹息,在心田深耕。言犹在耳,提笔写下这段相遇,思绪仍被掀起层层涟漪。十余年后的我,将身在何方,又将在回望年少之时有怎样的叹息?又或者,无需叹息,而是能被扑面而至的充盈回忆,勾起满足的微笑?

广告

再多的心灵鸡汤和网络文章,都抵不过听君一席话。我却也有感,听君一席话,有时未见得胜过偶然的听君一句话。区区4字所构成的一句话,恰巧让我在日复一日行进的生活中驻足思考,也让我庆幸自己正还算用心努力地逐步前行。可能有时走得很慢,也可能依然不够优秀,但至少不曾在这场追逐自我的战役中丢盔弃甲。或许吧,这样踏实的活法,也能让我在未来的某一天,说出“年轻真好”时,少一些叹息,多一些笑意。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