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慧子 ‧ 跨越害羞与敏感

2017-07-14 16:27

杨慧子 ‧ 跨越害羞与敏感

在这种关乎性命,大难将至的紧要关头,我还在乎那些礼数小节有何用?保守害羞的礼节根本就是沙漠中的一颗沙子,颜面在生命里似乎不再那么重要了。

一个尿布意外露馅儿的小女孩把裙子拉下,把那白色的部份遮盖起来。她这个举动是有意识的,似乎怕羞,小小年纪还懂得顾及形象。这个小女孩长大了,依然地保守,也怕羞。她一般上的穿着得体,最开放的极限去到吊带热裤短裙,甚至贴身泳衣。对于一个华裔女生的穿着,这属正常不为过。至于低胸比基尼三角裤,根本就是不可触碰的底线,街上任何的路人甲女生,十个里面最多可能只有一个有这样的自信和勇气吧?

广告

我就是上述那位已经长大的小女孩。虽然身形修长,但身材平平。一直以来,对于胸部的课题稍微敏感。追究起来,就是曾被人嘲笑“飞机场”的原故吧!被取笑是一个很巨大的伤害,严重的话致使受害者留下无法磨灭的阴影,一辈子走不出来。庆幸的是,我释怀了,不再抗拒或回避一切有关胸部的课题。

妈妈是那位助我走出敏感区的伟大功臣。我来不及感谢她也没有关系,因为她从来不知道我患有这个无伤大雅无致命伤的敏感症,更何况我不曾向她透露。后来,一向注重健康的她竟患上了乳癌,让我不得不正视胸部的课题。

右胸口上的那一片黑红,赤裸裸地袒露在我眼前。前所未有的揪心。如此画面的呈现绝非自然现象,而是让医生们抽取细胞样本,进行化验以鉴定是否属于癌细胞的手术祸害。难以接受几个男性医生直视那被解开衣扣部位的尴尬,也难以想像锋利的手术刀在乳房上刮下皮肉的血腥,更难以忍受那皮裂血流的痛楚。在这种关乎性命,大难将至的紧要关头,我还在乎那些礼数小节有何用?保守害羞的礼节根本就是沙漠中的一颗沙子,颜面在生命里似乎不再那么重要了。

看着妈妈日益渐瘦至皮包骨的身躯,胸前凸显的筋骨实在叫人心疼。那血淋淋的伤口,用棉花沾上消毒药水,蜻蜓点水式地清洁。然后撒上药粉,敷上网状药贴,再以网纱覆盖,白色的胶布固定,完成清洗伤口的步骤。偶尔,喜见伤口渐愈结成的死皮,忽又惊见死皮脱落后鲜血涌出的惊心动魄。起初,接妈妈出院后对伤口处理的手忙脚乱,到后来因长时间实践有术的熟能生巧,处惊而不动容,依旧镇定的最高境界。

这4个月安宁疗护的日子足以悄悄地在我的意识里删除对胸部害羞又敏感的症状。在打点妈妈葬礼的当儿,我毅然签下大体捐献的契约,盼望往生后能有福报成为无语良师一员。当时,爸爸很是惊讶,因为早前的我迟疑后便推辞拒绝,没有随他和姐姐一同签署。现在,我的这番举动让他感到欣慰,终于看破红尘。确实如此,先前的我认为器官捐献比大体捐献更有意义,让器官为能够继续活着的人操作。然而,我却欠缺了那个签下器官捐献卡的机缘。直至此,我不再害羞于自己以后的大体被学者看光光,更不会为进行切割等模拟手术而感到恐惧。

除了跨越害羞与敏感,我甚至觉得自己也不会在面对肉体疼痛、伤口流血时感到恐慌无助。也许就像外科医生或护士一样麻木了,不知多年以后的我是否也如此坦然与勇敢呢?且静观其变。

广告

妈妈,感恩您让我释怀,让我成长,但愿您在经历抗癌路上,那份坚韧的精神永远烙印在我心中,给我注入面对未来的正能量。


广告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