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父母没办领养手续.红转蓝苦了十余年

2017-07-15 12:37

养父母没办领养手续.红转蓝苦了十余年

如果自己的身份都无法得到认可,你的人生还谈何成功!
为了手上的那一张蓝登记及红色护照,龚世明苦苦奋斗了10余年。(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14日讯)如果自己的身份都无法得到认可,你的人生还谈何成功!

广告

每个拿到红登记的孩子都有不同的原因,如报生纸不对、程序出错等。

来自马六甲的龚世明(37岁)直到29岁才拿到人生中的第一张蓝登记,可谓苦尽甘来。

1980年出世的龚世明,在12岁那年无法获得大马卡,其后的10余年里,为了得到马来西亚公民这一个身份而到处奔波,奋斗了10余年才拿到了蓝登记,当下的情绪可说是十分复杂。

华裔养父母领养

刚出世没多久的龚世明就被印裔亲生父母送走,来到了华裔养父母手上。

当时养父母亲自到医院接他,由于不清楚领养孩子的手续,因此当下并没有多想,直接在报生纸上填写所有资料,而没有办理领养手续。

广告

直到他12岁欲申请大马卡时,国民登记局(JPN)官员看到报生纸的资料,对比他与养父母的肤色及样貌,怀疑他并非父母亲生,他的养父母这才发现问题所在,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

系统电脑化重新排队

龚世明透露,办理好领养手续后,接下来就要申请公民权及大马卡,但没人可以证明他是在马来西亚出世的。

如无头苍蝇的他们,直到过了2年才通过马六甲政党的帮助下,根据联邦宪法第15A条文下,以外籍小孩的方式向国民登记局申请公民权。

广告

在龚世明申请公民权的那个年代,政府部门的系统还未电脑格式化,全部资料都是手抄的。每隔一段时间,他都要打电话到有关部门去询问进展。然而,在他21岁、就快获得公民权之际,政府部门的所有系统更换成电脑格式化,他又需要重新排队等候。

他表示,这个消息真是晴天霹雳,因在这之后他又等了好几年,直到接近28岁,他才获得公民权。

褐色护照险无法留学

拿到红登记后,他去申请护照,惟却接获褐色护照;当时龚世明急着出国深造,因此他处理好护照的相关事宜后,立即启程前往加拿大,没想到他在加拿大差点无法入境。

“褐色护照并不是每个国家都接受的,尤其我抵达加拿大并要办理学生签证;当时我差点无法办理学生签证,幸好加拿大移民署最后网开一面,让我顺利入境。”

但是,幸运之神并没有一直眷顾着他。2008年,他欲跟随同事一起参与公司旅游团,到泰国普吉岛游玩,没想到却被泰国移民官拒绝入境!

当时,心有不甘的他,想要得到蓝登记的欲望是最强烈的;回国后,他积极去争取、催促及询问,务必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得到蓝登记。

催促增申请成功率

龚世明认为,就算有别人帮忙,申请者还是需要了解所有的进展,并且每隔一小段时间就去催促及询问,成功的几率才会更高。

“我来到赛城后,也经常跑到相关单位去跟进,尤其到了最后一个阶段时,奔波的次数更是频繁。”

他说,当年光是等内政部长的签名,就等了4、5年,但其实公民权并不难申请,就看申请者有没有恒心去完成整个过程。

上届大选投票圆梦

谈及最后,龚世明回想起“红转蓝”这些年的点点滴滴,他也笑说,当他拿到大马卡的时候,最想做的事就是登记成为选民,在我国大选时投出神圣的一票,而这个愿望终于在上一届大选(2013年)时完成了!

他希望透过他分享出来的亲身经历,能够鼓励更多红登记者,不要放弃争取自己的身份,因为蓝登记是证明自己身份最基本的物件。

麦嘉强:需长时间审核

民政党全国公共投诉局法律顾问麦嘉强表示,在申请公民权的这件事上,无论申请者是否为永久居民,在我国都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去审核。

他说,许多人民不解为何在我国申请公民权难如登天,其实并非申请手续太难,而是大部份原因出现在申请者的态度上。

“外人太容易申请到我国的公民权,人民也会出现反弹现象,因此申请者须通过多阶段的审核,而大部份申请者交给政党帮忙处理后,就采取不理不睬的态度。”

他也指出,许多孩子无法获得公民权,问题都出现在父母身上,譬如外籍妈妈及未婚生子的情况。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