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廷‧为甚麽我们喜欢流行事物?

2017-07-15 13:11

曹建廷‧为甚麽我们喜欢流行事物?

今天发行内容的门槛给互联网拉低了。阿猫阿狗都可以在网上直播弹吉他,可以写意见放脸书,卖电子书,拍戏放上网赚广告钱。这些人很多滥竽充数,但有些有实力才华。他们今天有机会跳过经纪公司丶制片公司和出版社,直接把作品呈现在知音的手机萤幕上。

我每天挤点时间出来看电子书,周末偶尔看戏听歌。时间不多,为了好好利用时间,通常只选热门评价又好的作品。

广告

这只是我啦。但相信你也同意人生不长,消费选择太多。

今天发行内容的门槛给互联网拉低了。阿猫阿狗都可以在网上直播弹吉他,可以写意见放脸书,卖电子书,拍戏放上网赚广告钱。这些人很多滥竽充数,但有些有实力才华。他们今天有机会跳过经纪公司丶制片公司和出版社,直接把作品呈现在知音的手机萤幕上。

从大众品味的角度来看,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有人讲,经纪公司制片公司出版社那些负责把关,确保市面上内容有起码的水准。没了门槛,市面就充斥垃圾作品,大众的整体品味就会堕落。

也有人讲,商家需要投资大笔资金来宣传和发行作品,所以不太冒险。他们筛选标准保守,甚至努力迎合主流市场庸俗的口味。流行通常不因为内涵,只是商家肯花钱包装。

根据第二种讲法,互联网改变了一切。今天我们都可以自己来上网发行作品,慧眼识珠的消费者可以发掘非主流但有内涵的创作,市场口味因此变得多元。

广告

更有人讲,互联网让我们可以接触有水准的作品,提升整个市场的品味。

一个少年如果只接触同学听的音乐电影,那他可能听贾斯丁比伯的歌,看的电影是《变形金刚》第N集。

现在不同了。他可以在Spotify发现李安纳柯翰的音乐,下载史柯西斯的电影来看。中国一个移民工可以用廉价手机读《哈姆雷特》,以前只有菁英读这些文学。今天,任何作品都可能在地球另一端某个角落找到知音。

口味因人而异,很多人选择再多也还是最爱好莱坞大片。非主流作品或许终究只有小众欣赏。但小众市场也有需求。现在他们能轻易满足自己有别於众的口味,这是好事吧。

广告

所以市场的品味庸俗了吗?还是小众取代了流行,人人在发掘有意思但不多人知道的作品?

也许两边看法都不完全对。

今年2月《经济学人》杂志的特别报道说,科技没有让市场口味多元,它反而促进流行者通吃的局面。

当所有作品都有机会找到消费者,在无限的选择前,消费者找到小众作品的机率反而更渺茫。今天我们都是脸书上别人分享甚麽就看甚麽,《江南style》就是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红了起来,但同时有成千上万部影片因为没人分享就没更多人看到。

《热点制造者》的作者德里克普森(Derek Thompson)就说,越流行就越多人想看。《经济学人》举例,2016年全球发布的几千部电影里,票房最高的5部都来自迪斯尼影业,包括迪斯尼旗下的Pixar丶Marvel和拍《星球大战》的卢卡斯影业。迪斯尼过去一年发布了13部戏,占全球电影收入五分一。由此可见大众口味没有因为选择多了而变得多元,大家都看同几部戏,而且都是面向主流市场的大制作。

为甚麽这样?我们时间和注意力有限,不可能知道每一部戏。只有热门内容能争取到我们浮躁的注意力。

如果看了很烂的大片,至少可以跟朋友讨论戏有多烂。如果看了不好看又没人听过的独立电影,就真是浪费时间了啊。

我觉得从品味或口味角度来诠释大众喜好的人,也许不懂人们的选择有时不只因为口味庸俗或有内涵。

人们也追求大家看同一部戏唱同一首歌的共同体验。就算是爱非主流作品的人,也会找气味相投的圈子互相取暖,对吧。

所以在听歌不花钱的年代,开演唱会反而很赚钱。歌用手机可以播,但在现场就是不同。我们掏出几百甚至上千块血汗钱排队抢票,不只为亲眼目睹偶像风采,也为了和成千上万名粉丝站在一起。也因为这样在YouTube和Netflix的年代,电视台最後的堡垒是体育频道,这全靠直播版权。YouTube还不能带来跟千万名球迷同步欢呼同步沮丧的体验,在嘛嘛档看球跟在电脑前看就是不一样。

回到大众品味的话题。今天多数人只看流行电影听流行歌看热门书,当红者占市场大部份收入。但市场这块饼也在变大,非主流亦能靠小众生存。他们有时甚至走红,把边缘口味带进主流市场。

例如说韩流,经纪公司如SM和YG花大笔钱培训从头到脚符合主流口味的艺人。但他们没想到,首个红遍东西的韩国艺人竟是音乐在韩国屡遭禁播的PSY大叔。市场口味无法预料,一味迎合主流就只能处於被动。非凡的人和作品反而有机会引起大家注意,甚至改变流行的面貌。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