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小说家高翊峰:我抽卷烟,纪念袁哲生

2017-07-17 11:04

台湾小说家高翊峰:我抽卷烟,纪念袁哲生

高翊峰是台湾文坛近年表现亮眼的70后小说家之一。在时尚杂志浸淫多年之后,他在一年前终于决定辞去杂志工作,专心以写小说与创作为业。当我们向高翊峰征求同意进行【随身物】采访,他马上就愉悦地在眼前玻璃桌上一一陈列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物件。于是,这位前时尚杂志总编辑开始娓娓道来他每个物件的故事。
台湾小说家高翊峰(图:星洲日报)

高翊峰是台湾文坛近年表现亮眼的70后小说家之一。在时尚杂志浸淫多年之后,他在一年前终于决定辞去杂志工作,专心以写小说与创作为业。当我们向高翊峰征求同意进行【随身物】采访,他马上就愉悦地在眼前玻璃桌上一一陈列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物件。于是,这位前时尚杂志总编辑开始娓娓道来他每个物件的故事。

广告

高翊峰简介:

专职写作。小说家、编剧、学习中的导演。编辑过生活时尚杂志,努力成为一位不让小孩讨厌的奶爸。出版过《泡沫战争》《幻舱》《乌鸦烧》《奔驰在美丽的光里》《伤疤引子》《肉身蛾》等等。

1. 翡翠绿挂包

“这个挂包是参加法兰克福书展时,在柏林一家小小的家族皮革包包制造工厂买的。他们的皮革产品都是用手工和机器做成的。我本来就很喜欢皮革的东西。一般皮革制的物品,须要常常上油保养,老板就说这个不用上油,你只要用手擦擦就好;如果它表面变得有些粗砺有点旧旧的,这样子才好看,那正是他们做的包包追求的质感。至于这个包包的内在,老板也说你出门也不会看那么多书,那这包包可以放两本书,还可以再放个电子产品就够了。”

2. 帽子

广告

“我数不清自己有几顶帽子。

戴帽子的原因只是因为不喜欢整理头发。当你戴上帽子之后,就能够遮住头发,不会给人看来觉得不整齐;而当脱下了帽子,即使头发显乱,别人也只会觉得这很合理,可能就认为是因为戴帽子的关系,头发很顺理成章地变成那样。”

3. 黑框眼镜

“不同季节的帽子、领巾或不同材质的眼镜,男生一旦加上一些小东西,这些微小的细节变化,会让你看起来很舒服,当别人看你觉得舒服的时候,他们就会觉得你的穿着是很适切的。”舒服、舒适、适切感是高翊峰个人的时尚原则,“让人觉得舒服”

广告

是一种最日常的礼仪,也能够使人与人之间相处顺遂。

4. 钢笔

“我喜欢钢笔手写字的质感。

我和太太的钢笔加起来大概有十几支。我会用钢笔在笔记本上注记创作上的破碎想法或画面,这个习惯维持了很多年。我没办法在稿纸上写东西,过去由于工作长期处于跳动的型态,无法固定坐在书桌前好好写东西,所以就先把一些初想记在笔记本里。”

5. 绿色小钱袋

“这是太太送给我的小物,她只是要告诉我:‘你要好好管理你的零钱。’以前我会有很多零钱,包包或口袋里到处放,她说:‘你只要把你的零钱管好,你就不会用到你的纸钞。’”

6. 无印良品黑色万用皮夹

“这个皮夹虽然貌不起眼,但其实很好用,功能性很强。我现在到哪里都带着它,因为它实在太好用了!日本人对于收纳真的很厉害,他们在设计一件东西的时候,很多细节的需求都会考量到。我最近都带着它,是因为觉得自己必须思考‘设计物件’的功能性,比如小说创作、身为父亲、合宜的写作者的功能性,我甚至会延伸去想小说的社会功能是不是很重要的。”

7. 口香糖

维持口气清新。

8. 卷烟

已故小说家袁哲生对高翊峰的影响深远,他说:“会开始抽卷烟是跟袁哲生学的,是他教会我们抽卷烟。这个烟草牌子是袁哲生以前会抽的牌子。我和同辈小说家王聪威到现在都还抽卷烟,这有纪念哲生的意味,我们也没打算要换抽别的。在一些社交场合当中,常有人会递烟过来,像是长辈的烟,基于礼貌我们就不能拒绝。我们通常会礼貌性地点开抽个两口就摁熄,然后交换自己的烟。既然抽烟这种不健康的行为要继续做,那至少要跟重要的记忆有关。我太太不喜欢我抽烟,但她知道这烟跟袁哲生有关,就会叫我到一边去抽。而我就会在小书房里抽烟。”(温馨提醒:吸烟有害健康。)

9. 小雪茄

为什么会有两包小雪茄?是要交换抽吗?高翊峰直言是“焦虑”。“这有两包小雪茄,其中一包还是没开过的。那天到咖啡厅想把专栏写一写。发现身上没有烟草。原本想说试试只喝咖啡看能不能不去在意抽烟的事,后来还是不行,于是就跑去便利商店买小雪茄。我又不想抽一般的烟,为了买到这我要的小雪茄品牌,跑了两家便利商店。夸张的是,后来回到咖啡厅一翻,竟把原来还没抽完的那包小雪茄给翻找出来了。说穿了,这就是我写作时遇到焦虑的一种情况。”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