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殖鸣:让艺术给你惊叹号!

2017-07-17 11:25

黄殖鸣:让艺术给你惊叹号!

对一名画家而言,观察力非常重要。他年轻时发生一场交通意外,导致其中一只眼睛视力锐减,一度觉得很自卑,直至投身绘画世界才找回自信,找到遗失的自己。他坦言,当时想用艺术画作化成自己的脸孔,后来深思如果没有那场意外,可能没有今天的成就。
黄殖鸣用了60个小时完成这幅名为“Magical Wonderland”(魔法乐园)的3D作品。(图:星洲日报)

艺术包含无限想像和解读方式,有人用繁茂的创意素材构造一个花样世界,有人用简单线条去呈现内心的想法。“艺术更是一个社会记录”,马来西亚资深画家黄殖鸣认为,要看懂一幅画必须了解画家的背景故事,对方以什么角度去将内心所思,眼睛所观察的事物画出来。

广告

对一名画家而言,观察力非常重要。他年轻时发生一场交通意外,导致其中一只眼睛视力锐减,一度觉得很自卑,直至投身绘画世界才找回自信,找到遗失的自己。他坦言,当时想用艺术画作化成自己的脸孔,后来深思如果没有那场意外,可能没有今天的成就。

“我觉得这是一种‘礼物’,老天给我这样的考验一定有原因。”黄殖鸣在马来西亚艺术学院修读纯美术系,毕业后却不曾停止尝试新事物,并自豪的说,本身就是跟着时代走。他从传统绘画跨界到平面设计,现在走进3D世界,用科技媒介绘画。当问及身为一位画家必须具备什么特质时,答案就是好玩。

艺术改变了黄殖鸣的未来。他认为艺术是一种文化营养,如果没有了艺术整个城市会变得干涸。(图:星洲日报)

让创意从画纸跳进三维空间

常人认为艺术晦涩难懂,黄殖鸣认为最大的原因是没学会如何与作品“沟通”。他说,艺术是一种语言和沟通方式,以毕卡索为例,一开始并没有画抽象画,而是经过很长时间沉淀思考才踏入这个领域。若要读懂他的作品就要知道其生活背景及一些艺术知识。

“当你看回他的研究和日记,可以学到他的美学和看法,怎样运用色彩和对环境的认识。”另外还有梵谷的作品,可以进一步思索,那个时代的画家如何作画,在思考什么议题。“当你在跟画作‘沟通’时,你要知道画家怎样作画,当时环境如何,这样你就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他强调,自己时时刻刻都要接收新事物,打开各种可能性。1996年自马来西亚艺术学院毕业后,他曾参与舞台设计和搭建、艺术表演、儿童剧等,将收集到的素材融进创作里。

广告

“我一直想要学习新的东西,从学院出来的时候,你会发觉很多东西都不懂和模糊。我就认识多一点画家朋友,汲取他们的知识。”

用Google Tilt Brush技术绘制3D作品之前,必须准备一个固定空间,设置好两个感应器和电脑。使用者需戴上VR显示器,双手各自握着控制器,就能进到虚拟实境的作画空间。旁人能透过电脑荧幕看见使用者在画什么题材。

感应器(图:星洲日报)
高端电脑(图:星洲日报)
VR显示器和控制器(图:星洲日报)

视力受损无阻创作

中学时期,黄殖鸣很喜欢绘画,常与朋友到太平的一些河边写生,用水彩绘画石头瀑布。中四那年,发生了一场交通意外,令他一只眼睛的视力受损。“眼睛复原后,我看东西都是模糊的,眼前都是重叠的画面。”意外后,他陷入低潮而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所幸心理素质很强,一个念头转变了自身负面情绪,“还好上天留了一只眼睛给我,如果一双眼都遭殃,我还能怎么办?”

广告

由于正面乐观的态度,令他觉得意外让生活变成一种冒险,不断适应新画面和事物。自此,他开始想,还有什么东西不敢尝试。他就决定走向艺术这条路,独自从太平来到吉隆坡修读艺术系。要在大城市里存活并不简单,艺术家收入也不优渥。为了生活,他积极参与艺术工作,平均一年筹办三四个画展,一直参加比赛做展览。直至获得一个机缘,踏入教育领域,担任一名老师的助教。

直至2001年,他在一间大学担任全职讲师。翌年获得该大学奖学金,从纯美术的底子转向平面设计。“当时我都不会用Photoshop,只能慢慢磨。毕业后我再决定继续攻读硕士,专攻艺术制作。”

幸运和机缘为他带来很多转机,也让他有机会担任大学艺术与设计系讲师。

“当你学会很多东西,会想要找一个方法分享给更多人知道。同时,你通过教育,也会知道自己缺少什么。”

艺术是一种记录

艺术与社会并不是隔着一条鸿沟,反而可以改变和记录社会的发展。过去两年,社会局势不断更迭,让群众产生各种情绪反应,有些人觉得糟糕,有些完全没知觉。他直截了当的说,如果社会每个人这么想,就会很灰了。“怎样用艺术回应在于画家本身,你看到社会的好,那就会有正面的东西。如果坏事已发生,我们只能改正而不能改变。”

去年,他创作了一系列的作品,当中借用“球”来表达心中对美好的追求。“这个球很简单,让你可以联想很多东西,可以是童年、游戏或海边。从而让人联想以前的美好,一种简单的生活。球对我而言也是一个机会,在这么纷乱的时局,到处都有机会。”

每个年代的艺术家都为当时社会留下记录,环境改变也会影响艺术家关心的议题。当看回不同年代的作品,就能读取艺术家借由作品对社会议题做出的回应和看法。

审美观是一件很主观的事,对他而言,艺术并不是一种封闭式交流,反而需要接地气,与民众产生共鸣。他就会告诉对方如何鉴赏,至于有艺术底子的人自然有自己的欣赏角度。“人家需要知道你在画什么,如果太玄,会觉得你在炫技或玩弄些什么东西。”

共鸣非常重要,黄殖鸣说,要为观众创造共鸣的管道,让对方走入艺术的世界。(图:星洲日报)

艺术是学无止境

谈到从事艺术行业前景,黄殖鸣缓缓的说,艺术是一条很长的路,世界变得太快,如今不想用智能手机都不行。“新东西一直推着你走,我一直在跟我学生学习,会学到很多新事物。我不尝试的话就会很糟糕。尝试多了,这些经验就成为你的养分。”

去年掀起热潮的精灵宝可梦掌上游戏采用扩充实境(AR)技术,让很多人为之着迷,黄殖鸣也是其中一个玩家。近期,他成为Google Tilt Brush技术的其中一名试用者。头戴虚拟实境(VR)显示器,手握两个控制器,在虚拟空间里绘制3D立体作品,这个技术也将平面绘图设计推去另一个层次。

“亲身体验后才发现这世界已经去到另一个境界。”他不认为这是一件电子产品,反而是一种艺术进化,挑战不同的绘画媒介去激发更多创作灵感。“以往是用画笔将想像画在纸上变成2D画面,有了作品才能化成3D。这个技术却挑战我把想像直接变成3D立体画面。这是最大冲击。”绘制3D立体作品讲究空间感,画家本身就在创造一个立体世界。“Google Tilt Brush每天让我有新东西学。当你玩一样东西会觉得闷,是因为那样东西有局限。如果没有局限,你就会永远在往前走。你不能让‘局限’控制你,只有你控制它。”

黄殖鸣用了两周了解控制器里的笔刷选项,每天不断实验,每次都会发觉不同色彩和体验。“它是采用图层(layer)形式,每次画上去就是一个新图层。当你习惯在虚拟空间就很容易上手。”

生活就是灵感栖息之处

这项科技推开了一扇新创作之门,不过他却不想把这个技术局限在绘画、服装设计或室内设计等功能。“如果你视它为一幅画,那么就不会有其他可能性。”他计划将创作长达数十小时的作品打印成3D作品。如果成型,未来甚至创造自己的家具或艺术品,人人都可以成为一个艺术家。

至于会不会碰到没有创作灵感,他劈头就说,不会没有灵感,生活环境就是灵感栖息之处。“因为没有目标和方向,才会找不到灵感。如果清楚自己的东西,所有东西都是机会和灵感。生活在这里,每样事物都存有我们的故事和回忆。例如椅子,除了给我坐,我会联想到妈妈,进一步会想到生产,为何采用塑料制作椅子。我们要连贯很多东西,就要靠联想力,去尝试和开拓不同领域才会有养分。”

他说,世界瞬息万变,不一定要拥有每样事物,但一定要去认识它。

资讯

欲知更多关于Google Tilt Brush技术的资讯,可以浏览:https://www.tiltbrush.com/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